首頁 > 正文
瞭望 | 長江黃金水道、中歐班列和西部陸海新通道如何暢通暢聯
2023年07月17日 22:08 來源: 瞭望

  “長江黃金水道、中歐班列、西部陸海新通道構建了向東向西、雙向開放的局面,對推動西部地區高品質發展意義重大。”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韓振 董雪 李思遠 鹿澤新

  近日,一批從重慶發出,通過鐵鐵聯運線路直達馬來西亞巴東勿剎的貨物順利運抵,標誌著中國與東盟國家、中南半島的運輸大通道輻射范圍進一步延伸,為重慶加快建設內陸開放高地提供有力支撐。

  此次鐵鐵聯運線路的開通,是中歐班列、西部陸海新通道和長江黃金水道強化協同銜接的縮影。近年來,有關部門、西部各省區市緊密協作,推動三條物流通道協同銜接,助力西部地區向高品質發展邁進。

  三大通道構建西部開放新局面

  長江是我國物流運輸的重要通道之一。三峽成庫以來,川江的急流險灘得到有效治理,長江黃金水道的作用不斷凸顯。

  2011年,中歐班列前身“渝新歐”國際鐵路聯運大通道正式運作,從重慶出發,途經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最終到達德國的杜伊斯堡。一端連著長江黃金水道,一端連著歐洲大陸,構建了一條橫貫東西、全長11000多公里的陸上國際物流大通道,節約了我國與歐洲大陸貨物運輸的成本。

  6年後,西部陸海新通道前身“渝桂新”國際聯運通道開通運作,全長4000多公里,利用鐵路運輸,從重慶出發,經貴陽、南寧到廣西北部灣港,向南經海運至新加坡及全球。這條國際聯運通道,和長江黃金水道相連,與中歐班列銜接,進一步改變了我國西部的物流條件和國際貿易格局。

  “長江黃金水道是貫穿我國東、中、西部的水路交通大通道,是長江經濟帶的重要支撐;中歐班列貫通‘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西部陸海新通道是‘一帶一路’與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有機銜接的重要紐帶。三條物流通道構建了向東向西、雙向開放的局面,對推動西部高品質發展意義重大。”西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黃慶華説。

  “中歐班列和西部陸海新通道將西部地區串聯起來,形成一條完整的環線。依托該環線,不少西部省份一改過去封閉落後的區位劣勢,成為對外開放的橋頭堡,現代物流、出口貿易等産業加速發展,經濟增長呈現強勁勢頭。”重慶交通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任曉紅説。

  “歐洲、中國、東南亞三者的産業互補性很強,順暢的物流通道將成為我國産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器。”陸海新通道運營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劉義真説。

  劉義真表示,在中歐班列和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帶動下,關中平原城市群、成渝城市群、北部灣城市群等相互銜接,西藏、新疆、雲南、廣西、四川、重慶等省區市相互帶動,再經長江黃金水道橫向協同聯動,增強了西部地區全面發展的內生動力。

  通道銜接仍存梗阻

  多位受訪專家表示,近年來三大物流通道銜接日益緊密,但在確保自身暢通和彼此暢聯方面仍存梗阻。

  長江黃金水道過閘時間較長。交通運輸部長江航務管理局副局長李江介紹,2022年三峽船閘過閘貨運量約1.56億噸,貨船平均待閘時間超過200個小時。大量船舶在上下遊港口積壓,過千艘船舶和過萬名船員長時間滯留在三峽壩區以及重慶市奉節、萬州等港口,港口錨地停泊緊張。同時,燃油、原材料等過閘貨物不能及時運達,對上游地區經濟和群眾生活産生較大影響。

  中歐班列通行效率有提升空間。首先,目前中歐班列在單程運輸過程中,通常要經過兩次以上換軌、換裝,增加時間成本;其次,中歐班列經過的部分國家基礎設施陳舊落後,減緩了換裝速度;最後,中歐班列通關手續較為繁瑣,在途經國需要進行多方面協調,致使檢疫和通關進度放緩。

  西部陸海新通道基礎設施建設待提速。西南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副院長周江表示,目前我國同東盟國家的陸海新通道建設項目只有中老高速公路、雅萬高鐵、中老鐵路等實現完工投用,其余合作項目受疫情等因素影響,出現推遲和建設停滯的情況,尤其擁有較好出海口區位條件的國家,例如越南、泰國、緬甸等,新通道基礎設施項目完工數量較少,影響陸海新通道通暢運轉。

  三大通道銜接聯運不夠通暢。專家介紹,自東南亞去往歐洲方向的常態化班列線路只有“北部灣港—成都—波蘭/德國”一條,從歐洲到東南亞方向,目前暫未形成穩定的班列線路。同時,由于運營體制和物流資訊暫未打通,三大通道之間的銜接效率不高。據統計,截至今年一季度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與長江黃金水道累計實現聯運4.5萬標箱,與中歐班列(成渝)聯運貨物7500標箱。與西部陸海新通道累計發送貨物75萬標箱的數量相比,佔比相對較低。

廣西欽州港集裝箱碼頭(2023年2月25日攝)    張愛林攝/本刊

  多措並舉釋放西部發展新活力

  多位受訪專家建議,需要採取多種措施強化長江黃金水道、中歐班列與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銜接,實施跨國多式聯運,形成有利于經濟要素流動的國際運輸通道格局。

  以新通道建設提升黃金水道運輸支撐力。任曉紅建議,應盡快實施三峽水運新通道和葛洲壩航運擴能工程,以此提高三峽樞紐通航能力,進一步發揮長江黃金水道的功能和效益,促進長江經濟帶發展。

  與中歐班列沿線國家加強互惠合作。黃慶華、周江等專家建議,加強中歐班列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間的合作,把推動沿線國家邊境口岸基礎設施建設作為促進中歐班列發展的優先舉措,特別是換裝設備的更新和增補、倉儲堆場的新修和擴建以及境外分撥中心的建設等,緩解當前中歐班列面臨的境內外“堵車”等情況,提升班列運作效率。

  加快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擴能工程。受訪專家建議,首先,加快推進貴陽至南寧高速鐵路建設,打通幹線鐵路缺失路段,開工建設黃桶至百色鐵路,提升鐵路貨運能力;其次,加快國省幹線省際段連通及瓶頸路段建設,強化幹線公路與城市道路銜接;最後,穩步擴大中越、中泰、中緬等國際班列的開行規模,推動中國—中南半島跨境公路運輸發展,與東盟國家港口城市、內陸港加強合作。

  強化通道之間的機制和資訊聯動。專家建議,一方面,應構建三大通道運作主體的常態化協作機制,推動線路、班列資源有效整合,避免惡性競爭和重復建設;另一方面,應強化資訊對接,整合港口、鐵路、倉儲等要素資訊,以平臺化、數字化、智能化等手段提升三大通道銜接時效。

編輯: 陳雨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