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人民日報點讚重慶這些區縣:鄉村善治氣象新

  治理有效是鄉村振興的重要保障。近年來,重慶市探索推行“積分制”“清單制”“院落制”等鄉村治理形式,把農民組織起來,有效提升基層治理能力,農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越來越強。

  春耕時節,璧山區福祿鎮斑竹村村民黃學元到鎮上趕集,他走進鎮中心積分超市,掏出積分卡,張口就問:“我用積分換點種子,行不?”

  “你積分卡裏有40分,可以兌1斤稻種。”

  黃學元樂呵呵地接過稻種,“我要再努力點,多賺點積分!”

  黃學元的積分來自人居環境評選,他不僅注重保持自家環境衛生,還時常當志願者宣傳垃圾分類。他對自己的努力感到很驕傲。

  小積分帶來大變化。斑竹村黨委書記羅亞倩説:“‘積分制’推行以來,村裏形成了‘積分可貴,積分光榮’的良好氛圍,大家比學趕超、共同進步。”

  “我們的‘積分制’與村集體經濟有機聯結,村民和村幹部發展産業的動力更足了。”福祿鎮黨委書記何齊柏介紹,村級組織每年拿出集體經濟上年純收入結余的30%,作為積分獎池資金,按積分多少分配給村民。

  在重慶,“積分制”創新遍地開花:銅梁區用積分“攢”出鄉村文明新風尚;石柱縣把積分延伸到發展産業、助力公益等各領域,璧山區正興鎮在“積分制”基礎上獎優罰劣……目前重慶市已有6883個村推行“積分制”,佔行政村總數的78.5%。

  渝北區統景鎮遠景村柑橘基地裏,果樹成行。“今年,第一批柑橘將要挂果,預計能增加60萬元村集體經濟收入。”村支書遊小峰介紹。

  曾經,村幹部忙于應付各種事務性工作,對發展經濟投入精力不夠。

  2018年,渝北區推行“清單制”,明確工作責任。其中,自治清單梳理確定村級組織發展集體經濟、調解糾紛、整治人居環境等23項自治事項,強調要明確主責,帶動群眾共同發展。

  明主業,減負擔,幹部更能聚精會神謀發展。遠景村“兩委”組織召開院壩會,商議如何發展産業。村民們充分討論後,決定種植柑橘,套種油菜、大豆。“‘清單制’實施後,村幹部牽絆少了,有更多精力琢磨産業。”遊小峰説,接下來要謀劃如何優化産業結構、提高産業附加值。

  “清單制”在重慶各地生根發芽,村級組織減負近三成。農村基層組織“松綁減壓”,聚力謀發展。去年,渝北區村級集體經濟組織實現村均經營性收入185.6萬元。

  “走,就從東邊袁鐮銀家開始吧。”一早,鄭伯楊拿著冊子,拎起喇叭,約上院子裏負責評議的幾個村民,挨家挨戶給環境衛生打分。

  鄭伯楊是江津區李市鎮黃桷村王家岩院子的“院長”。黃桷村被分成28個院落,每個院落都推選出了一位熱心的“老鄭”,負責衛生監督、政策宣傳、矛盾調解、社情民意反饋等工作。“‘院落制’把鄉村治理半徑縮小到村民熟悉的院落中來,服務前移,也能更好凝聚群眾力量。”李市鎮黨委書記王忠彬説。

  王家岩院子是個縮影。重慶市鼓勵探索“院落制”,以自然村落為基點,每30戶左右設立“大院”,推選鄉村“五老”、新鄉賢等任“院長”,細化治理單元,破解村大面廣治理難題,有效促進鄉村發展、鄉風文明。目前,重慶已有32%的行政村實施了“院落制”。(記者 劉新吾)

編輯: 曹妤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81129463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