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智慧財産權糾紛引發法律大戰 這起案件為什麼沒有“一訴了之”

  漫畫/喬宇

  長壽區化工園區化南路,兩家制藥企業隔路相望。

  化南路北側,重慶博騰制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騰公司)2021年利潤總額比2019年增長了100%以上,在重慶A股上市企業中,市值排名第四。

  化南路南側,原重慶安格龍翔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格公司)憑借著2021年營業收入比2019年增長322%的驚人業績,引來資本注入,順利完成公司更名。

  鮮為人知的是,就在3年前,這兩家民營制藥企業曾因為一樁侵犯商業秘密案鬥得勢同水火,一度雙雙陷入絕境。

  3月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全面加強新時代智慧財産權檢察工作的意見》發布。為發揮好典型案例“辦理一案,治理一片”的引領示范意義,市檢察院同日發布了一批體現《意見》精神的典型案例,該案名列其中。

  “明星”産品遭遇倣制

  “如果沒有重慶檢察機關的介入,我們公司可能已經不存在了。”1月12日,安格公司法務總監夏娟一聲嘆息,將時間拉回公司歷史上的“至暗時刻”。

  2018年4月2日,博騰公司報案稱安格公司侵犯其商業秘密。一場持續數年的法律大戰就此打響。

  原來,安格公司與博騰公司不僅是隔路相望的鄰居,更是合作夥伴,前者為後者代工生産多種醫藥中間體産品。

  2015年9月,博騰公司將一款治療高血壓的醫藥中間體(研發代號MT11)交由安格公司代工。為研發MT11,博騰公司投入2000萬余元,耗時兩年才成功。

  該産品一上市,就打破國外公司壟斷,將其國際價格由每噸2萬元降低至2200元。

  憑借著巨大的價格優勢,博騰公司迅速佔領該産品90%的全球市場份額,同時還能保證這款産品的毛利率達到50%以上。

  全球訂單雪片般飛來,讓博騰公司應接不暇。為迅速出貨,博騰公司找到曾多次合作的安格公司,將MT11的生産工藝全部交給安格公司,讓其為自己代工。

  對博騰公司來説,MT11是企業主要利潤來源;對安格公司來説,MT11猶如一座矗立眼前的金山,充滿誘惑。

  盡管博騰公司已為MT11申請了專利和商業秘密雙重保護。安格公司還是在2016年9月跨越紅線,倣造MT11生産同種類産品,並以其他産品代號和更低的價格對外銷售。

  低價倣制品的出現,讓MT11銷量斷崖式下跌。2017年,受MT11銷量銳減困擾已久的博騰公司從海關出口數據中發現:當年1月至4月該産品出口量高達10.5噸。而博騰公司期間僅向經銷商提供2噸産品,其余8.5噸産品均來自安格公司。

  東窗事發後,安格公司電腦、原材料、成品被扣押,數名高管被刑事拘留,整個研發生産鏈條的數十名員工被警方詢問取證,一時間人心惶惶。

  極短時間內,安格公司人員流失近一半,且大多數為管理人員,企業生産經營難以為繼,公司産值從之前的7000萬余元驟降至4000萬元。

  安格公司近乎癱瘓,而博騰公司也遭遇著前所未有的劇烈震蕩。

  兩家公司從2013年開始合作,直到案發時安格公司仍在為博騰公司代工生産多種産品。安格公司的停擺,也徹底打亂了博騰公司的生産銷售。醫藥産品的極端特殊性,使得博騰公司很難在短時間內尋找到合適的替代方。因為産量減少,作為上市公司的博騰公司股價出現劇烈波動。

  與此同時,因兩家公司合作多年,彼此了解頗深,安格公司還在專利權歸屬等各個領域對博騰公司展開訴訟,以此展開法律“對攻”。

  一時間,商場變戰場,兩傢夥伴企業陷入了事關企業生死的法律大戰。

  “不能辦了一個案子,垮了兩個廠子”

  由于兩家企業竭力“拼殺”,該案走向了幾乎無可逆轉的“死局”。

  2019年8月15日,該案偵查終結並以侵犯商業秘密罪正式向渝北區檢察院移送起訴。

  “因為案情重大,市檢察院還抽調3名智慧財産權辦案團隊成員充實辦案團隊。”渝北區檢察院辦案檢察官、智慧財産權辦案團隊成員樊鵬飛介紹,最終該案形成了市檢察院、市檢察院第一分院、渝北區檢察院三級聯動辦案模式。

  然而,該案實際情況錯綜復雜,經歷了兩次重新移送審查起訴。該案引起市檢察院領導高度重視。

  一方面,檢方認定博騰公司MT11的生産工藝屬商業秘密,安格公司侵犯該商業秘密並給博騰公司造成了損失,涉嫌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

  另一方面,安格公司同時侵犯了MT11已公開的專利資訊和未公開的商業秘密資訊,其中專利資訊佔生産工藝路線的絕大部分,商業秘密資訊只佔極少數且很難準確判定比例。

  “該案事關數千人就業,還涉及上億元的藥品外貿,這並不是一起簡單的案件。”面對復雜敏感的案情,市檢察院檢察長賀恒揚心中有著更深的考量,彼時恰逢中央強調以“六穩”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而重慶這兩家企業的穩定屬于“穩就業”和“穩外貿”范疇。

  檢方試圖通過刑事和解來化解雙方矛盾,但纏戰日久的兩家公司都不肯善罷甘休。

  “6次面對面調解,外加200多通電話、1000多條微信對話,但雙方都不讓步。”渝北區檢察院檢察長戴萍一度表示自己“要崩潰了”。

  博騰公司強硬表示,既然對方構成犯罪,那就該“抓人、判刑、賠償”;安格公司認為,法律平等,就算被起訴,己方也有權“上訴、起訴、反訴”。

  強硬對峙之下,此事被逐級推到市檢察院層面。

  對檢察機關來説,該案最簡單的操作就是“一訴了之”。不過一旦起訴,安格公司實際控制人和相應高管要承擔法律責任,企業將很難存續;博騰公司則會因安格公司喪失生産經營能力,損失很難挽回,且因安格公司的法律“對攻”,勢必長期淪為涉訴公司,最後被拖垮。

  “不能辦了一個案子,垮了兩個廠子!”按照賀恒揚的理解,司法辦案的要義是在“明辨是非,定分止爭”基礎上,努力實現“息訴罷訪、案結事了”。

  “對方雖涉嫌侵權,但絕大部分還是屬于侵犯專利資訊的民事侵權范疇。”檢方辦案組語重心長地對博騰公司方説,這種性質的侵權判罰極有可能是緩刑,賠償也可能不足以彌補損失。

  另一邊,檢方辦案組嚴肅指出安格公司的問題:“先不論嚴重程度,但現有證據足以證明你們公司涉嫌侵犯商業秘密。一旦承擔刑責,你們企業後續經營怎麼辦?”

  持續“背靠背”式的釋法説理,讓兩家企業的商業理性開始回歸。檢察機關趁熱打鐵,于2020年5月18日組織雙方再次面對面調解,並達成了諒解協議。

  諒解協議規定:安格公司應賠付博騰公司3600萬元,但先行賠付1600萬元,並無償交付6.3噸侵權産品。若未來10年內無侵犯商業秘密行為,則博騰公司放棄追索剩余2000萬元。同時,安格公司放棄對博騰公司專利無效等所有訴訟。

  2020年5月29日,渝北區檢察院簽發《不起訴決定書》,對安格公司及相關犯罪嫌疑人作出微罪不起訴決定。

  一場曠日持久且兩敗俱傷的案件就此終結,雙方陣前言和。

  讓企業“損失更少、收獲更多”

  “當一切塵埃落定後,我們突然意識到,與對簿公堂相比,現在這種處理方式讓我們損失得更少,收獲得更多。”博騰公司實際控制人陶榮這樣説。

  陶榮表示,從獲賠金額看,諒解協議規定安格公司賠償3600萬元,加上無償交付的價值1020萬元的6.3噸侵權産品,總賠償額高達4620萬元。而司法鑒定機構鑒定博騰公司損失金額為2456萬余元,這就相當于得到了近兩倍的賠償。更重要的是,安格公司放棄所有“對攻”性訴訟,徹底讓博騰公司得到了解脫。

  瀕臨倒閉的安格公司也因刑事程式終結起死回生。

  卸掉沉重的包袱後,兩家企業雙雙步入發展快車道,在國際國內市場環境較為低迷的背景下逆勢上揚,拉出一道極為亮眼的上升曲線:博騰公司目前的股價相較于2019年漲幅高達462%,市值已從當年的50億元暴增至500億元;安格公司也毫不遜色,2021年營業收入比2019年增長322%,並引發資本市場熱捧,某知名藥企注入資本成為企業新的大股東。

  與此同時,冰釋前嫌的兩家公司,不僅重建了良好的合作關係,還各自加大了研發力度和對智慧財産權的保護。

  重慶檢察機關對智慧財産權保護的力度和對民營企業的保護,讓博騰公司堅定了加大研發投入的信心。截至目前,博騰公司研發人員已達1138名,是2019年482名的2.36倍。

  安格公司則在重慶檢察機關的建議和幫扶下,提升合規經營意識,從原來只抓生産到現在合規審查、技能培訓、商務洽談同步抓,並嚴格遵守案件處理時簽訂的所有協議,大力推動公司全面合規發展。安格公司還重新制定了公司發展戰略,傾斜資源加大研發力度,努力由單一代工企業轉變為集研發、制造、銷售為一體的綜合企業。

  中國智慧財産權法學研究會副會長、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智慧財産權學院)院長李雨峰認為,重慶檢察機關辦理的這起侵犯商業秘密案件法律適用精準、打擊與保護兼顧、證據審查細致,具有較強的案例引導性。同時重慶檢察機關既依法保護了企業權利,又避免了因機械司法而影響企業發展,還激發了企業的創新熱情,體現了檢察機關在服務經濟社會高品質發展大局上的責任擔當,體現出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會效果的統一,收獲了最完美的結局。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843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