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特稿:百年大變局之中東圖治
2019-08-28 11:43: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北京8月28日電 特稿:百年大變局之中東圖治

  新華社記者邵傑

  “中東是一塊富饒的土地。讓我們感到痛心的是,這裏迄今仍未擺脫戰爭和衝突。中東向何處去?這是世界屢屢提及的‘中東之問’。少一些衝突和苦難,多一點安寧和尊嚴,這是中東人民的向往。”

  三年多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開羅阿拉伯國家聯盟總部這番振聾發聵的演講,既飽含對中東人民苦難經歷的同情和關切,更寄托對中東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實現穩定和發展的期待。

  中東亂局 禍起西方

  1919年開春,來自埃及和敘利亞兩地的代表現身巴黎和會,要求西方列強承認兩地為獨立主權國家,但英法等國此前已就瓜分中東達成協議。西方大國肆意劃分勢力范圍,禍根由此埋下,亂局延續至今。

  大國幹涉引發對抗,成為中東百年來難以擺脫的厄運。一戰後,中東各國人民艱難尋求擺脫殖民統治實現民族獨立;二戰後,美蘇爭霸背景下爆發五次中東戰爭等。冷戰結束後,美國企圖獨霸中東,而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則成為中東各國人民的共同訴求。

  當前中東,武裝衝突持續不斷,恐怖主義肆虐橫行,一些域外力量繼續爭奪在中東的影響力,土耳其、沙特、伊朗、以色列等域內國家群雄並起。中東地緣政治板塊正在發生前所未有的調整和重組,力量博弈、戰略對衝、利益交換成為中東政治的基本形態。

  中東局勢短期內難以穩定原因有三: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雖已潰敗,但其他極端組織依然存在,其背後還有一些地區國家和域外大國的支持;戰亂導致的難民問題至今沒有有效解決;中東諸多舊有問題,包括巴以衝突、教派矛盾、水資源分配和其他恩恩怨怨,也在繼續發酵,並可能在特定情況下激化。

  大國角力 影響未來

  持續多年的敘利亞內戰是中東動蕩局勢的一個縮影,導致人民流離失所、國力耗費嚴重。其中既有宗教和歷史原因,也有政治、經濟和腐敗等因素,而美國等域外大國的幹預更是有目共睹。

  美國因素長期影響中東格局。2003年3月20日,美英等國在未獲聯合國授權的情況下悍然發動伊拉克戰爭,不僅沒能在中東建立“民主樣板”,反而令伊拉克深陷戰亂泥潭,以“伊斯蘭國”為代表的極端組織由此興起,讓地區國家陷入不安全境地。

  特朗普政府上任以來,大幅調整美中東政策,一方面提出從敘利亞撤軍,試圖擺脫中東戰亂泥潭;一方面又無視聯合國有關決議,將美國駐以色列使館遷往耶路撒冷,承認敘利亞戈蘭高地為以色列領土,在經濟和核協議問題上極力打壓伊朗,進一步攪起地區矛盾衝突,使中東局勢增加更多不確定性。

  與此同時,俄羅斯于2015年9月開始對敘極端勢力進行軍事打擊,不僅幫助敘政府軍扭轉了戰場不利局面,而且增強了俄在中東的影響力和話語權,為其進一步嵌入中東、牽制美國創造了條件。

  沙特智庫知識研究與交流中心研究員穆罕默德·薩迪克認為,雖然中東局勢在很大程度上仍取決于美國的行動,但美國在中東的地位和作用正在下降。

  平亂圖治 漸成共識

  今後相當長時期內,中東地區仍將是各方激烈博弈的主戰場之一。但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革命的推動下,世界正在經歷大變革、大調整,不確定、不穩定因素明顯增加。如何平息動亂、恢復和平,進而振興經濟、發展民生,乃至在世界大變局中佔據主動,已成為中東各國人民思考的重要命題。

  2016年,沙特提出“2030願景”,旨在通過多種手段促進經濟轉型和多元發展,減輕對石油經濟的依賴。此外,沙特還在文化、宗教等領域採取了一係列改革措施。與此同時,阿聯酋、卡塔爾、土耳其等也紛紛提出各自發展戰略,並在經濟、外交等方面表現出越來越強的獨立性,不斷發出自己的聲音。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中東各國把平亂圖治的共識化為一致行動,加強團結、擱置分歧,將為實現地區和平與發展的前景增添亮色。

  在此背景下,中國所倡導的和平發展、互利共贏原則得到越來越多中東國家的歡迎。從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到同阿盟簽署共建“一帶一路”行動宣言等合作文件,中國“不找代理人,不搞勢力范圍,不填補權力真空”,得到越來越多中東國家的認同。中東國家向東看、向中國看已成為地區新趨勢。

  正如埃及外交事務委員會秘書長希沙姆·齊邁提所説,中國始終致力于成為中東和平的建設者、中東發展的推動者以及中東民心交融的合作夥伴,中國所倡導的互利共贏理念在雙方往來中貫穿始終。(參與記者:涂一帆、吳丹妮、施春、王波、劉學)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特稿:百年大變局之中東圖治-新華網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931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