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藝五代演員匯聚《甲子園》
發布時間:2012-08-31

  經過兩個月的緊張排練,北京人藝年度原創大戲《甲子園》于8月28日對媒體開放探班。該劇因雲集了北京人藝老藝術家藍天野、鄭榕、朱旭、朱琳、呂中、徐秀林和中青年演員王姬等備受關注,在開票第一天就創下了296萬元的票房成績。9月15日,《甲子園》將登陸首都劇場。“有了老藝術家們,我們心裏就有底。”導演任鳴坦言。幾個月來,年齡跨度達一個甲子的幾代演員之間,除了默契,更培養出了一種戲裏戲外的親情。而觀看老藝術家們排練,也成了年輕演員們難得的學習機會。

  當天的兩個排演片段並非高潮戲,卻是演員們集中出場的兩場戲。片段一可以管窺整部戲的主要戲劇衝突,藍天野飾演的建築師代表老人院裏的老人多次想和“海歸”王姬談談,請她保留老人院,卻一直吃閉門羹,同時,與呂中飾演的角色似乎還有一份夕陽戀情;王姬飾演一位“70後”“海歸”,想要把老人院所佔的土地賣掉,但又擔心老人們將來無處棲身;朱旭則蓄起了胡須,飾演一位酷愛《易經》的“半仙兒”;鄭榕則飾演一位坐輪椅的老紅軍,當過旅長,現在有些老年癡呆,經常半醒半糊涂,卻給其他老人帶來很多歡樂……片段二則重點交待了整部戲的戲劇衝突即“老人院即將要拍賣”,以及王姬飾演的“海歸”的情感世界。

  老藝術家表演給力

  當天的演出以藍天野的戲份居多,盡管藍天野給自己的表演評價只是“及格線以上”,但他其實付出了很多。藍天野説,“我答應演《甲子園》時,便決定排練、演出期間只做這一件事,以求達到最好的效果。我為《甲子園》推掉了很多事,比如我的恩師李苦禪先生的展覽,之前的很多工作我都曾參與,但在開幕時我正好在排這部戲,因此沒去。還有好朋友黃永玉的生日聚會我也沒去,本來這次聚會是個機會去見見很久沒見的老朋友,我只好托人捎話給他,等10月份演出完畢,我一定親自去。”據任鳴説,這次在戲中扮演王奶奶的老藝術家朱琳,戲份盡管不重,表演功力卻絲毫未減,在之前的聯排中,當王奶奶要搬離老人院時,她衝著遠方來了一句,“哎,你們看,火葬場怎麼還排隊呀,老伴兒唉,你別忘,我穿上小牛皮鞋好來陪你。”這段詞竟是朱琳自己要求加上的,她説,這是自己的老伴刁光覃去世前對她説的話,編劇何冀平也被感動得落淚。

  王姬身為“海歸”演“海歸”

  25年未演出話劇,王姬此番回歸話劇舞臺也別有一番心得,在劇中,她有這樣一段臺詞,“我在國外擺過地攤、幹過餐館、認過幹爹……”這個人物的豐富經歷可見一斑。“出演這部戲是我對娘家——北京人藝的一次反哺,我本身是‘海歸’,在戲裏也演一個‘海歸’,她回到國內,父親突然去世了,留下這筆遺産,她在處理遺産的過程中,與老人們的來往改變了她,也讓她從老人那裏獲得了精神力量。”任鳴談到王姬時説,“每天排練後她都問我們她演得怎麼樣,包括剛入院的年輕演員,她也希望大家能給予她一些意見。”

  在被問及與老藝術家們對戲時的感受,王姬説,“朱琳老師90歲高齡,戴著助聽器,臺詞卻能輕松地説出來,就一場戲,只在半個小時排完,讓我很感嘆這種老戲骨的魅力和功力。能與這幫老藝術家們對戲,會是我的美好回憶。”同時,她還笑侃這次演的戲份還不夠,不過癮,下次有機會還要再次登上話劇舞臺。

  新生代演員有信心

  北京人藝青年演員雷佳在劇中飾演戴維,與王姬演對手戲,並在劇中上演了“姐弟戀”。作為學生輩兒的年輕演員,雷佳説,“和老藝術家們對戲有壓力,但壓力沒有那麼大,因為在老藝術家們面前,我們都是學生,跟自己的老師一起演戲,本來就是學習,反倒沒有那麼多負擔。真正的壓力在于我怕拖大家後腿。因為建組的時候,我正好有3個戲在上海巡演,在上海一待就將近一個月,所以進組後,我得努力地追趕大家的步伐。至于我演的這個角色,他代表了‘80後’中的某一類人,他在香港打工,耳濡目染了一些價值觀,以自我為中心,只要能帶來利益,他可以放棄很多他認為不重要的東西。但我們這部戲看完你會發現,沒有一個真正的壞人。這部戲是講大愛的,要傳遞正能量,尤其是告訴年輕人要多關注身邊的老人,多關注他們的精神世界。”

欄目介紹
“藝壇大家”是中國文聯的品牌項目之一,起始于2004年,至今已拍攝老一輩著名文藝家100余人,涉及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多個藝術門類,部分專題片先後在中央電視臺、地方電視臺播出,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這次通過中國文藝網的網絡新媒體平臺集中發布推送,是適應網絡時代傳播發展趨勢,充分利用網絡新媒體優勢開展宣傳推介的一次重要探索。這一品牌項目致力于回顧總結我國當代藝壇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的藝術成就和人生歷程,搜集搶救他們的珍貴音像資料,既努力為文藝工作的後來者打造一部生動教材,也力爭為中華文藝保存一批寶貴的藝術人文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