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美國雜志《新聞周刊》黯然退出紙媒

時間:2012年10月25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

  79歲的美國著名雜志《新聞周刊》日前宣布,它將在2012年12月31日發行最後一期印刷版本,隨後以“全球新聞周刊”的新名字,全面轉為網絡數字化期刊。在兩年前以1美元價格賤賣之後,《新聞周刊》一路掙扎求新生,似仍難敵時代之變,終于黯然退出紙媒。

  《新聞周刊》總編蒂娜·布朗表示,“這一決定與《新聞周刊》這個品牌或刊物的質量無關,《新聞周刊》仍像以前一樣強大。作出這樣的決定,主要與出版發行業面臨著艱難的經濟形勢有關。”

  《新聞周刊》的品牌價值毋庸置疑。作為美國唯一能與《時代》爭鋒的新聞類期刊,其發行量最高時曾突破400萬份。然而,在網絡與數字化技術已經改變人類閱讀和生活方式的今天,新聞類紙媒如何才能成功應對網絡時代的挑戰?從《新聞周刊》這兩年的經歷,人們很難樂觀以對。

  兩年前,音響業巨頭西德尼·哈曼以1美元收購《新聞周刊》後,將其與IAC集團新聞網站“每日野獸”合並。哈曼去年辭世後,《新聞周刊》又發生重大變故。2011年6月,哈曼家族撤資,留下IAC集團獨撐局面。換了東家的《新聞周刊》仍無法阻止讀者和廣告商的流失,其出版與發行面臨嚴峻的財政挑戰。自2005年以來,《新聞周刊》的發行量下降了一半,降至150萬份,廣告數量減少了80%,年虧損額達到了4000萬美元。蒂娜·布朗表示,雖然他們竭盡全力地試圖保住發行量,但無奈行業大潮不可逆轉,向網絡版轉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不是會不會的問題”,哈曼家族的撤資決定並非主要原因。

  轉型為“網刊”之後,“全球新聞周刊”將削減數千萬美元的印刷與發行成本,現規模為270人的採編隊伍也要面臨裁減。未來幾周,布朗領導的管理團隊將確定裁減人員的規模。

  《新聞周刊》退出紙媒,將給予《時代》雜志更大的生存發展空間。《時代》發行量現為330萬份,其管理層目前仍將傳統印刷版視為“品牌核心”,但他們也承認,這是“成本最高的一項業務”。

  《新聞周刊》期待轉型後的新版本“具有唯一性和全球性特色,主要面向流動性很強的讀者群,這類讀者希望詳盡地了解全球大事”。此間媒體分析認為,《新聞周刊》的轉型仍是一場賭博。

  首先,如果傳統讀者不跟隨《新聞周刊》轉型為“網絡讀者”,轉型後印刷與發行成本的削減則會被廣告的進一步縮水而抵銷。《新聞周刊》目前的網上訂戶僅為27000人,管理層預計明年會有數十萬的增幅,這一預計可能過于樂觀。《新聞周刊》數字化後,將得到同門兄弟“每日野獸”的幫助,“全球新聞周刊”的訂戶將免費獲贈“每日野獸”網報。“每日野獸”本身的業務不錯,過去一年中閱讀量增長了36%。

  其次,《新聞周刊》轉型後將不再向廣告客戶提供“最低讀者數量保證”,也就是不再依賴廣告收入。業內人士預計,《新聞周刊》轉型後頭一年肯定將進行一係列“價格試驗”。按照目前規劃,數字化後的“全球新聞周刊”零售價4.99美元,與現印刷版價格相同。其年訂閱費為24.99美元,低于印刷版39美元的年訂閱費。《新聞周刊》的這一思路正受到業內廣泛關注。美國多家新聞類周刊也在考慮提高訂閱價格,減少對廣告收入的依賴。

  從其他媒體的網絡化經歷來看,《新聞周刊》的轉型必將充滿挑戰。目前,美國收費網絡報刊的財政狀況普遍不好。今年7月,剛剛創立一年半的新聞集團《日報》,一次性裁減了三分之一的員工。實際上,盡管付費網絡報刊的長期前景被業界看好,但目前美國擁有一定訂閱量的網報網刊並不多。相對成功的范例是《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該報2008年就變成純“網報”,編輯隊伍壓縮至180人,現在每月讀者590萬,能夠贏利。不過,該報內容基本免費。

  過去79年中,數千期《新聞周刊》的紙質封面曾留下許多引人深思的歷史性畫面:如陰霾般籠罩德國的納粹群像,扳倒尼克松的“竊聽風雲”,風華正茂的“芯片先生”喬布斯等等。令傳統讀者略感欣慰的是,轉型之後,《新聞周刊》仍將保留“封面”,並將其作為在數字化閱讀世界生存的靈魂。

  (光明日報駐華盛頓記者 余曉葵 光明日報華盛頓10月24日電)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