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05 / 20 10:02:57
來源:新華網

新華視點|縣域旅遊火了!透視小地方的“出圈秘籍”

字體:

  縣域旅遊火了!在“隴上江南”品西北美食、在西南邊陲打卡“中國最大鄉村圖書館”……近來,每逢節假日,原先靜謐、安逸的縣城常常變得熱鬧喧嘩,成為社交媒體的“網紅”打卡地。縣域旅遊緣何崛起?

  越來越多遊客把假期交給一個“小地方”

  “沒想到這裡早茶如此豐富,而且既美味又平價。”近期出遊的葉女士在被蘇州、揚州的“人從眾”勸退後,選擇將名氣沒那麼響亮的泰州興化市作為目的地。葉女士説,她在小縣城裏發現了更大的驚喜。

  茶園採茶、吃農家特色飯菜、體驗白馬民俗文化……“五一”假期,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在甘肅文縣感受到別樣的江南風情。數據顯示,文縣共接待遊客5.96萬次,其中過夜遊客超過1萬人次,旅遊綜合收入較2022年同比增長336%。“景色美得分分鐘拍出雜誌大片,顛覆我對甘肅的原有認知。”廣東遊客小浩感慨,景美、體驗好,這次旅遊選對了地方。

  越來越多人把旅行體驗交給一個“小地方”。一方面,這些“小地方”正在努力消解大都市消費的虹吸效應,另一方面也試圖借助差異化的資源稟賦和區域特色,創造縣域獨特的消費場景和需求,激發遠超本地輻射範圍的消費動能。

  磨豆、壓粉、萃取……5月的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空氣中瀰漫著咖啡香氣。“一口咖啡,消弭了大城市和小縣城之間的距離。”利用周末暫時“逃離”大城市的上海遊客韓傑感嘆道。

  作為都市人的“精神充電站”,咖啡館可以下沉到哪?在安吉,答案是山、田、湖、瀑、林、礦。這個常住人口約59萬人的山區小縣城,藏著300多家咖啡館,按人口密度計算已超過上海。

  5月2日,浙江安吉,依託廢棄礦坑打造的一家咖啡館吸引了不少遊客。 新華社記者段菁菁 攝

  位於當地紅廟村的一家咖啡館坐落在湛藍的天然湖水和冷冽的岩石之間,被網友稱為“小冰島”,其前身是處廢棄十幾年的礦山。經過一個年輕團隊的改造,在優越的自然風光中變身“網紅”打卡地,不到一年內累計接待遊客35萬人次,最高單日接待量達8000人次,為紅廟村帶來600余萬元經濟收益。

  縣域正迸發出強勁的旅遊發展動力。《全國縣域旅遊研究報告2022》顯示,2022年全國縣域旅遊綜合實力百強縣平均實現旅遊總收入145.3億元,平均接待遊客總人數為1326.27萬。在攜程發布的《2023年五一假期旅遊預測報告》中,浙江長興、雲南芒市、福建平潭等地成為“熱門黑馬地”,旅遊訂單較2019年增長了157%。

  火爆背後的厚積薄發

  中國旅遊研究院副研究員李雪説,盤點這些“小地方”的共性,就是不僅資源富集、環境優美,且綜合配套完善、商業氛圍濃厚。“縣域旅遊指向的並不只是美麗的鄉村風景,而是其中蘊含的高品質生活空間,這恰恰構成縣域旅遊競爭力的內核要素。”

  受訪人士認為,縣域旅遊火爆看似偶然,實則是厚積薄發,在做好市場需求調研、消費熱點跟蹤、消費心理探測的基礎上,將自身優勢放大、拓展的結果。

  圖為2023年“五一”期間遊客遊覽甘肅文縣碧口鎮馬家山茶園。 (受訪者供圖)

  ——旅遊配套服務體系日漸成熟。甘肅省旅遊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西北師範大學旅遊學院教授把多勳認為,近年來一些縣城持續從基礎設施建設、數字科技賦能等方面進行建設,旅遊配套服務體系日益成熟,為縣域旅遊熱提供基礎。

  “遊客的消費需求更理性,更看重旅遊過程中的舒適度和體驗感。”把多勳説,一些傳統熱門旅遊城市在性價比和新鮮度上不及縣城,加上遊客對個性化和參與度的要求越來越高,文化、生態等資源豐富的縣城便分走一部分客量。

  ——業態升級全方位激發消費活力。今年以來,江西婺源不斷創新産品和業態,音樂節的火熱現場與婺源油菜花季旖旎的田園風光相逢,給這座以“靜謐幽美”聞名的縣城增添了一份熱絡動感。

  不僅如此,婺源還著力推動鄉村度假旅遊提質升級,打造一批小而精的民宿和一批小而美的網紅場景,形成白+黑、旅+居、遊+學、動+靜、土+洋等新業態,成為當地旅遊新熱點。

  ——借力輿論“熱點”&&持續引流。電視劇《去有風的地方》熱播後,雲南大理乘勢而上,深化“有一種生活叫大理”“中國最佳愛情表白地”“去有風的地方”等頂流IP,提前研判市場趨勢和遊客需求,開展系列主題宣傳引流活動;浙江衢州開化則充分挖掘“百萬年薪聘導遊”的社會效應,推動“衢州有禮·根源開化——開化是個好地方”城市品牌迅速“出圈”。

  未來如何化流量為能量?

  縣域旅遊“被看見”只是走出第一步。從供需角度來看,發展還存在諸多制約因素。

  一是交通建設相對滯後。受訪人士認為,部分縣還未進入“高鐵時代”,交通便利度不高,未實現交通圈對旅遊圈的激活作用。尤其對於一些山區縣,旅遊交通建設相對困難,通達能力較弱,自駕遊營地、汽車租賃網點、集散中心、客運樞紐“運遊一體化”建設滯後,影響遊客旅行意願。

  二是承載壓力能力不足。記者了解到,一些西部欠發達地區的縣城配套設施不夠完善,無法完全滿足小長假爆髮式增長後的旅客需求。部分西部區縣幹部反映,停車場、衛生間日常承接遊客“綽綽有餘”,但節日期間面臨“爆滿”壓力。

  三是旅遊營銷不夠精準。開化縣文化和廣電旅遊體育局黨委書記張國友説,一些政府主導的惠民活動具有讓利性,部分商家參與度不高。同時,“免費遊”等政策易導致主要景點景區成為周邊旅行社的“過客”,甚至帶來低價旅遊購物亂象、景區環境污染、設施破壞等不良反應。

  “縣域單元數量多、分佈散、類型廣,相關部門應進一步加強對縣域旅遊的宏觀分類指導。”李雪建議。受訪人士認為,各縣市既要著眼長遠,科學規劃縣域旅遊産業發展,又要根據縣域經濟實力量力而行。既不能揠苗助長、也不能止步不前,錯失打出個性化、差異化縣域旅遊品牌的“時機”。

  把多勳同時建議,在規範標準的基礎上打造個性化的旅遊産品和體驗,才能可持續發展。他建議,各縣市應明確自身旅遊發展定位,編修縣域旅遊發展規劃,對目標資源、業態、産品、配套服務等體系綜合部署,在執行層面則應更適應和貼合遊客需求,並加強旅遊人才資源培養。(記者段菁菁、宋佳、鄭夢雨、朱雨諾、嚴勇、王紫軒)

【責任編輯:韓冰玉】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71112963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