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02 / 22 09:27:20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溫州:“中國鞋都”新突圍 “製造之都”探信心之一

字體:

  【編者按】近期,新華社浙江分社記者深入製造業大省浙江一些有代表性的“製造之都”蹲點調研,講述“中國經濟故事”,展現發展理念之變,探尋信心之源。本報今起刊發“製造之都”探信心繫列報道,展現各地搶先機、爭開局、拼經濟的良好態勢和喜人氣象。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鄭夢雨、王俊祿、顧小立

  溫州,中國東南沿海重要的商貿城市。在溫州國際鞋革城大樓樓頂,寫著“溫州鞋世界 世界溫州鞋”的標語宣告著這裡的地位——2001年被授予“中國鞋都”稱號,擁有製鞋企業4000余家,全年生産各類鞋超13億雙,全球每七雙女鞋中就有一雙産自這裡。

  這裡映射著改革開放以來民營企業創業史,曾經輝煌無兩。作為“百工之鄉”的溫州做鞋歷史可以追溯到南宋,明代溫州製造的鞋靴曾被列為貢品。改革春風乍暖之時,皮鞋更是成為帶動溫州發展、幫助百姓致富的“拳頭産品”。

  這裡亦曾跌落谷底。勞動力成本抬高、原材料趨緊、工業用地不足、市場競爭激烈,讓傳統製造業短板暴露,也曾因低質廉價無序競爭讓“溫州製造”成為粗糙低劣的代名詞,恰如“江南皮革廠倒閉了”成為鞋業從業者的一句自嘲。

  如何突圍?垂直領域精耕細作,專注經營;老牌商戶堅定耕耘,放大優勢;傳統企業自我迭代,轉變思路;行業標地注入科技,擁抱變化……

  ——這是屬於“中國鞋都”的另一種“狂飆”。

  新的一年,不要“負”,想要“富”

  用店主周小娥的話説,去年太難了,都在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因為疫情影響,我們的貨在福建滯留了一個多月,好不容易到貨了,退單又大批湧來,銷量同比下跌了三四成,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出現負增長。”周小娥説。

  店主黃正立在市場另一側經營一家面料門店。“這兩年大家出門機會變少,買鞋的都少了。”他感覺自己對時尚的“嗅覺”也遲鈍了,“貨品不流行了,沒人買也是自然,關門也不能怪誰。”

  新的一年,不要“負”,想要“富”,是鞋都鞋革城不少商戶的心聲。“現在,除了‘富’,我更希望的是‘順’。”黃正立説。

  對於這些店主而言,每次外部環境的動蕩都是一次事關生存前途的“壓力測試”。

  泡上一壺茶,周小娥正笑意盈盈地招呼著來自各地的鞋企採購商。來往的不少老客戶,很願意跟她聊天。

  記者走進溫州青燦貿易有限公司的店舖看到,十幾位店員正應接不暇地招呼顧客。他們身後,幾萬款鞋扣、皮帶扣一一標上編碼,整齊排列在十幾排貨櫃上,好似一間鞋類輔料超市。

  “老闆,這款2000個。”一位陳姓採購商拿著鞋扣照片,在這裡找到了想要的貨品。在他看來,鞋扣不僅要外觀漂亮,還要牢固、耐磨,更要環保,重金屬不能超標。

  儘管艱難,但在溫州,不少企業專注于一根鬆緊帶、一隻蝴蝶結、一粒鞋扣,把小生意做成有全國影響力的大事業。

  奕彤鞋飾在市場中獨家經營童鞋女鞋飾扣,記者造訪時,幾名店員正將手工製作的蝴蝶結配件粘合、整理。

  店主孫素文介紹,雖然店舖體量不大,但開店五年來,這種垂直品類在市場中具有獨特生存空間,疫情期間實現了平穩增長,一年交易額上千萬元。

  在實用性上,“鞋履之都”和溫州的城市底色彼此映襯。

  開年以來,僅溫州國際鞋革城市場日均客流量約1.5萬人次,經營戶超500戶,開市率95%以上。

  溫州城區“60分鐘”車程內,可以配齊出産一雙鞋所需的200多種設備、材料、配件;全産業鏈近一萬家企業、從業人員數十萬人集聚於此,2022年鞋業總産值約900億元人民幣。

  肯吃苦、能抱團、有闖勁兒

  東海溫暖濕潤的風,吹來了挺立潮頭的製造業和勇猛精進的創業者。

  20多年前,還是小姑娘的周小娥走進福建一家工廠,在浩如煙海的紐扣車間裏日復一日。“那時候只要造得出就能賣得了,哪管什麼質量。”回憶起那段時光,周小娥覺得恍如隔世。

  懂技術又懂銷售,讓周小娥從車間脫穎而出。2012年,周小娥來到溫州經營店舖,十年過去,溫州鞋業的變革,也濃縮在這一粒粒鞋扣上。

  阿群特價真皮鞋行店主殷良培和妻子茍興群已經跟“鞋”打了三十年多年交道。

  上世紀90年代,成都人茍興群來到廣州一家&企製鞋工廠流水線上工作。2006年,他和愛人一起來到溫州,成為在這裡最早開店的一批人,被稱為叱吒市場的“阿群”大姐。

  “隨著金融危機、疫情影響,當時一同打拼的店舖陸續沖刷掉了不少,我們因為多年來的積累,還是熬下來了。”阿群説。

  在市場裏,所有小商戶平行排列,好像一個競爭叢林,“稍微怠慢一點生意就被別人搶走了”。

  根據顧客需求打樣,不做庫存銷售,拿來樣品就有設計師團隊變現。“以前一單量比較大,現在則是款式多、訂量少。”市場風向不停變化,周小娥也在因時而變,總體而言,今年的預期遠超去年。

  “物流、人流通暢,産業鏈完備,廠商們反饋鞋子庫存量驟減,鞋賣得出去,我們就有生意,今年預期可以大幹一場。”周小娥信心倍增。

  幾天前,阿群和丈夫爬到雷達山頂,看到山上一棵青松獨自站立,感到那是一個比喻。就像他們多年來的事業,經歷風霜雨雪,依然挺拔清秀。

  肯吃苦、能抱團、有闖勁兒——能“熬下來”,不僅源於誠信經營,品質保證,服務優質,更源自堅定、專注做銷售,緊跟市場趨勢和客戶需求,一邊賣貨、一邊找貨,保持産品每天更新,親自下場打包配貨。

  雖然店面不甚打眼,但平均每天,從他們倉庫中發出的鞋子有一兩千雙。

  碰到絆腳石就把它變成墊腳石

  “碰到絆腳石就把它變成墊腳石”,這是溫州鞋業內流行的一句話。

  中國鞋都鞋革城市場一層電梯旁的中廳,一家一百多平方米的夫妻店“億納超纖”搶佔著相對黃金的位置。店主滕榮利説,銷售利潤薄,門店租金不低,“能活下來就不錯了”。

  早年間,滕榮利從事鞋履製作,2019年開始轉型做材料銷售,憑藉從業經驗並依靠自主研發的新材料贏得客戶。對照圖片,他能準確説出顏色、材質和重量,並告訴對方樣品在店面的哪個位置。

  從做鞋轉變成做鞋材,對於滕榮利而言是一次適應現實的新嘗試。“目前單量整體平穩,但是心態還是比較謹慎的,想再觀望一下,等待市場慢慢恢復。”他説。

  中午12點,午餐時分,曉龍皮業店主陳德慶才得空放下手機。自早上店舖開門以來,他的電話便沒有斷過。

  中國鞋都鞋革城約80平方米的一家店面內,陳列著顏色材質各異的約3000余種皮樣。新春開張后,店舖和工廠緊急招工,五名店員忙著剪版、客服、散貨發貨,工廠工人更是加班到深夜。

  陳德慶回憶,1995年父輩創立企業時還是小型加工廠,自2013年接手以來,他決心帶領企業轉型做內銷。

  彼時,一款“豬巴革”材料十分流行,“我們2001年就在生産這種革了,當時整個浙江市場還沒有接受。”陳德慶説,“但我們還是堅持做下來,所以遇到機會就抓住了。”

  陳德慶坦言,疫情期間企業幸好有內銷支撐,能夠有更穩定的資金回籠,得以抵抗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近年來,企業內生産設備不斷迭代,工廠內增加備貨,存量夠消耗一個季度以上。

  少了冒險、激進,多了沉穩、睿智

  為了擴大企業規模,一幢嶄新的大樓拔地而起。

  “鞋二代”泮玉祥回溯,最初決定做運動鞋時,時裝女鞋和皮鞋在溫州大範圍流行,他們成為了當地最早做運動鞋的企業。

  從最初的家庭作坊,到開辦工廠,內銷轉型做貿易;從對標台資廠建廠,到在越南、緬甸等地設立工廠;從鞋類加工,到和外國企業合作做研發,籌備自主品牌,溫州市瑞星鞋業有限公司經歷了茁壯成長的二十年。

  如今,大眾追求更健康、有品質的生活方式,更加注重産品附加值,“産品不僅要科技含量高、功能性強,還要運用新元素、新材料,融入抗菌、減震的鞋底,應用液態氮等環保、均勻、回彈更好的材料。”泮玉祥説。

  最近,泮玉祥發現,戶外、露營、登山等生活方式正在流行,在産品研發方面,他想結合時下流行的審美取向,在時尚度和舒適性上探索。“以前是跟著歐美大牌的風向,現在是自己去打造産品,去創造流行。”

  從高端製造智能機器人,到鏈結全球的時尚設計鏈;從基於5G技術的“透明車間”,到數字化“未來工廠”……如今,在國內市場選擇、國際貿易競爭的浮沉中發展起來的溫州傳統製造企業已逐漸孕育出新景象。

  在距離市場不遠的溫州抖音電商直播基地,600多家鞋類商家簽約入駐,實現月交易額約1.5億元人民幣。

  “有人説溫州模式過時了,但我認為,溫州模式是進入壯年,少了冒險、激進,多了沉穩、睿智。”溫州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謝忠誠説,溫州新産業正在崛起,老産業也在煥發新活力。

  “幾個月前我們市場裏還沒有什麼顧客,但今年新春剛過,來這裡逛的採購商就一下就多起來了。”在黃正立看來,只要人氣起來了,一切就能逐漸恢復起來。

  “今年開年爆單了,也有國外的客戶陸續過來,不過不知道持續性如何。”阿群説。經歷過疫情,這對夫妻已經建立起憂患意識,面對市場預期樂觀時也不會全然放鬆。

  泮玉祥説:“去年一批小微企業倒下,還有一些搖搖欲墜,這是市場自身優勝劣汰的一次洗牌,也會有新的機會從中孕育生長。雖然規劃增長還沒有實現,但按照目前的訂單量和市場形勢判斷,我對未來前景樂觀,且讓子彈飛一會兒。”

【責任編輯:張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385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