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水:求醫人的“共享廚房”,烹出世間百味
2021-10-13 10:25:3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圖集

  離正午尚早,浙江省麗水市蓮都區的括蒼小區裏卻早已能聽見鍋鏟敲擊、聞到陣陣菜香。

  居民樓與小區圍墻間的過道用彩鋼瓦遮出一片天地,靠墻放置的四個灶臺一字排開,男女老少正火力全開地烹煮著各家美味。陸陸續續還有人拎著大包小包的菜肉趕來,在一旁的長椅上排隊等候“開夥”。

  小小的共享廚房裏,同樣的鍋鏟調料烹煮出百家味道,炊煙飄散間,盡是人間苦辣酸甜。

  人來人往,成百上千名求醫的病患和他們的家屬在異鄉又嘗到了“家”的味道。

  從一瓶牛奶到一間廚房

  傍晚時,共享廚房已經褪去了白日的喧囂,整齊歸位的鍋鏟調料,清倒整理好的垃圾桶和臺面,倣佛不曾用過。

  “他們一般上午來燒菜,一次燒出兩頓飯的量,晚飯在醫院熱一下就可以了。”沈姐解釋道,廚房不用盯著,使用者大多自覺整理。

  個頭不高,聲音洪亮,今年53歲的麗水人沈香?,是這處愛心共享廚房的發起人,也是一名常年無償獻血的志願者。來這裏做飯的病友和家屬們不論男女老少,都喊她一聲“沈姐”。

  共享廚房旁的居民樓二層,就是沈姐和獻血志願團隊的活動室,推門而入,大大小小的錦旗挂滿墻面。近百面暗紅色的錦旗樣式看似相同,背後的故事卻悲喜各異。

  沈姐的故事,要從一瓶牛奶説起。

  1996年,沈姐第一次獻血,只為拿一瓶作為紀念品的牛奶給女兒嘗鮮,“當時我都不懂獻血的用處,對方説,你的血能救別人的命,我就記住了”。這一獻,就沒停過。25年來,沈姐已經捐獻全血和血小板近百次,累計超過4萬毫升。

  “1個人獻100次很難,但是100個人獻1次就容易多了。”獻血多了,沈姐深感個人力量的微薄。抱著這樣的想法,2016年她成立了“沈姐無償獻血造血幹細胞志願者協會”,醫院急缺血液時,沈姐就近聯係血型相符的志願者趕去獻血。經年累月,這個如今已有300多位志願者的團隊累計捐獻全血和血小板已超過300萬毫升。

  時間久了,沈姐和不少醫患建立了聯係,也經常自己料理一些營養食品送給患者滋補氣血。

  “有些白血病人需要定期來化療,每次見到時整個人都要瘦一圈。家裏有條件的人去大城市治療了,來這裏的都是周邊縣城的人,大家各有各的苦。”沈姐説,有一些病人和家屬,來著來著就再也見不到了。

  她深知,這些疾病的治療過程漫長而煎熬,耗掉了積蓄,帶走了精氣神。許多異鄉求醫的病人需要營養,更需要的是家裏的味道。

  2021年2月,在向當地消防、安監等部門報備過後,這個共享廚房搭了起來。沈姐把手繪的地圖給了護士長,讓她轉告有需要的病人和家屬,“我這裏可以給你們燒菜,食材自帶,其余用品一律免費”。

  從最初的將信將疑到現在的輕車熟路,半年時間裏4000余次人來人往,小小的共享廚房烹煮出各家生活的苦辣鹹甜。

  愛心共享廚房見證百家悲歡

  共享廚房的熱鬧從每日清晨開啟,在上午九十點鐘達到高潮。

  9點出頭,蔡萍就帶著大包小包趕了過來。同行的梅世強和王麗熟練地給垃圾桶套上塑料袋,拿出炊具準備燒菜。

  “一大早我們就去買菜,離開醫院有時間限制,燒好了就要趕回去。”蔡萍的老伴今早念叨著想吃紅燒肉,説話間,一旁的高壓鍋發出“吱吱”的聲響。

  三個人的手腕上都係著相似的手環。“我們都是血液科過來的,陸陸續續在這燒了六七個月菜了。”梅世強展示著手環,這是他們進出醫院的“憑證”。

  “我們外縣來的,跟病人吃住都在一起,每天來這裏燒燒菜還可以和大家聊聊天。”梅世強的妻子治療白血病已有兩年時間,夫妻倆依靠以前打工攢下的積蓄維持開支。從笨拙到熟練,這個以前從不下廚的男人在愛心共享廚房裏學會了燒菜。

  “以前買快餐、盒飯對付吃,營養和口感都差些,現在自己做飯,味道好又省錢。”王麗説,同一病房的患者家屬會結伴買菜、燒菜,經常還會“搭夥”。

  “我沒什麼文化,説不好也寫不多,就只會寫謝謝沈姐。”蔡萍捏著灶臺旁儲藏室裏的一本意見簿,每次來做飯,她都會順手寫下幾筆。

  這個意見簿,本意是讓大家給廚房寫些建議,翻來看去,留言的筆跡大大小小,潦草甚至有些幼稚,不同的書寫者留下相同的話語——好人、感謝。

  “我們不會説,不會表達。”擇著香蒿葉,梅世強反反復復念叨著。“你看這兒,我們這麼多人都只會説感謝。”他放下手裏的活走到照片墻旁,墻上貼著的是一些家屬和這個廚房的共同回憶。“這家那位不治了回家了,這個人不久前去世了,這個我記得他是轉院了,後面也沒了聯係……不管現在身在何處,我們都在這裏留下了寶貴的回憶。”

  “沈姐就是親人,比自己的親人還親。”梅世強突然感嘆,家人患病讓他一時間看盡人間冷暖,來自陌生人的善意顯得尤為珍貴。

  廚房雖小,故事不少。這邊,得了胃癌瘦脫相的老伴最近吃胖了好幾斤;那邊,久病住院的老娘吃上了女兒燒的菜,她逢人就説這裏有個共享廚房,好人一生平安;有人買了菜和肉,還有道豆腐是好心人托沈姐買來的“加菜”……

  廚房裏,做飯聲和人聲逐漸嘈雜在一起。離開彌漫著消毒水味道的醫院病房,來到炊煙彌漫的過道廚房,不少病患家屬在烹煮之間,再次回到了“家”,重拾生活中柴米油鹽的鮮活感。

  在活動室裏,沈姐講述了更多故事……

  有個阿婆為了住院陪床時省點錢,以前把幹挂面泡好幾次開水,拌點醬油就是一餐,來共享廚房以後煮面時卻“貪小便宜”放很多油,她説這樣吃起來香;有個頭發花白坐著輪椅過來的母親,一遍遍地教年輕的兒子怎麼切菜、炒菜;有的人從來不會做飯,第一次來就把鍋弄糊了;有的人急著佔住灶臺,卻和別人鬧起了矛盾……

  有人的地方就有社會,有互相溫暖,也有雞毛蒜皮,沈姐都看在眼裏。“來這裏燒飯的每個人,背後都有病人,都值得理解。”遇到矛盾沈姐出面調解,不會燒菜就幫忙燒,需要幫忙採買,發個微信就可以。

  “你想,來這裏燒菜的人可能是剛走出村子就來到醫院,什麼都不懂就要和疾病鬥,他們是真正苦的人。”沈姐希望能多幫一點是一點。

  幫了忙是會記一輩子的

  人的一輩子不外乎兩件事——做人、做事。

  “小時候我不顧父親反對,偷偷跑出來學裁縫,挨了頓打卻學會了本事。工作以後有點積蓄了我又想讀書,40來歲去讀了廣播電視大學,就為學點東西。”沈姐説,自己有點“擰”,“廚房剛搞起來的時候,沒人看好,怕我堅持不下去,反而丟人,但是我想做就去做了。”

  如今共享廚房的水、電、煤氣、食用油、調料都是免費提供,一個月3500元起步的開銷幾乎全靠沈姐做來料加工賺的錢來貼補。

  半年多時間,大家口口相傳之下,廚房的“客人”已經翻了幾番。

  “現在要用微信提前預約,優先保證腫瘤、血液病患者家屬使用。沒有預約上的只能錯峰使用。”沈姐説,有的時候早上6點多就有人來做飯了。

  來做飯的人也都很自覺,每次都會收拾幹凈,盡量不打擾到鄰裏的生活。“大家都理解和支持,幾十年的鄰裏街坊,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沈姐説。

  不少愛心人士知道了這件事情,紛紛捐款捐物。轉賬的被沈姐退了回去,寄物資的退不回去,就把包裝盒上的快遞單剪下來留著,並登記入冊。

  “每一筆愛心我都記著、留著,做公益這麼多年,這是養成的習慣。”沈姐説,現在自己還負擔得起,在能力范圍內做事,不會累。

  不久前,有愛心企業捐贈了大米、面粉和食用油。感激之余,沈姐“抓了”丈夫麻文君幫忙裝車,來回開車兩小時將50斤的大米和面粉送去研磨加工成更易保存和烹飪的米粉、面條。

  好事做得久了,知道的人多了,毀譽參半的情況也有了。有人質疑沈姐“收了錢”,有人説她“模倣”“作秀”“想出名”。

  “説不難過是假的,只能別往心裏去。”沈姐説,“我希望他們來這個共享廚房親眼看一看,親耳聽一聽這些燒飯人的故事。”

  “有些病人和家屬,擁抱時我能感受到那種顫抖和痛苦。苦的人那麼多,這個廚房能幫到的畢竟有限,能幫一點是一點。”

  “有一個人要請你吃飯,有一個人喊你去幫忙,你選哪個?”交談間,沈姐突然提到一個父親曾問過她的問題。“我爸爸講,你要選去幫別人的忙。為什麼呢?因為飯吃完了就忘了,但是幫了人,你和對方都是要記一輩子的。”

  “這個道理,我受用終身。”

  (文中部分人名為化名)

  

責任編輯:韓冰玉

浙江溫州:全國首家國旗教育館舉行升國旗儀式
浙江溫州:全國首家國旗教育館舉行升國旗儀式
秋之色丨俯瞰大自然的調色板
秋之色丨俯瞰大自然的調色板
看到了你的別樣風情!
看到了你的別樣風情!
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開幕
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