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牢保護網 挺起浙中“生態脊梁”  
2021-10-13 07:57:23 來源: 浙江日報
圖集

  “我們收到邀請函,出發去昆明參加14日開始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生態文明論壇。”10月12日,金華市生態環境局自然生態處負責人馬麗敏告訴記者,這兩天他們特別忙,剛剛結束了為期1個月的徵集申報,正緊鑼密鼓籌備首批金華市級生物多樣性特色體驗地建設。

  近年來,金華大力推進自然保護地體係建設,建立全省首家民辦非營利昆蟲研究院。此外磐安縣承辦了2021國際生物多樣性日浙江主場活動,啟動建設浙江首個生物多樣性友好城市……金華探索創新保護地建設體制機制,強力織牢生物多樣性保護網。

  26640個小時畫面中發現“鳥中大熊貓”

  夜色中,4只披著“箭矢”的豪豬排著隊出來覓食,威風凜凜,華南兔眼睛閃著幽光,身手矯捷,在林間一躍就沒了蹤跡,豬獾把它長長的鼻子伸到落葉裏拱啊拱……這是婺城南山省級自然保護區紅外觸發相機捕捉下來的畫面。

  從金華市區出發,驅車1小時,記者來到了目前浙江面積最大的省級自然保護區——婺城南山省級自然保護區,面積有9532.60公頃。保護區是在2020年4月29日經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復設立的。不久前,他們與浙江師范大學地理與環境科學學院簽署了戰略協議,就保護區如何推進生物多樣性建設展開合作。

  南山之外,金華還有2處自然保護區,分別為磐安大盤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東陽東江源省級自然保護區。這3處構成了金華自然保護地現有體係中的“頂流”。

  在金華40處自然保護地中,南山省級自然保護區地位特殊,還有諸多故事。南山是金華城區西南山區的統稱,這裏層巒疊嶂,青山環繞,植被茂盛,許多地方平均海拔均在千米以上。此外,南山一帶還是金華最重要的水源地之一,這裏有沙畈水庫、金蘭水庫等多座中型水庫,是金華市區百萬群眾引以為傲的“大水缸”。

  為保護一“缸”好水,2010年開始,金華設立了金華市區飲用水源涵養功能區生態補償機制,累計投入7億元用于管護能力建設和生態修復。“護水10余年,對南山一帶的生態修復起到了關鍵作用。”金華市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站負責人謝純剛,是對南山野生動植物資源最為了解的人之一。

  從2017年開始,謝純剛曾和浙江省森林資源監測中心工作人員一起,在南山一帶進行了長達兩年的科考。他們在南山設置了84臺紅外觸發相機,採集了26640余個小時的畫面,最終篩選出3507份照片和畫面。

  有著“鳥中大熊貓”之稱的黃腹角雉,就是這次科考中發現的重量級嘉賓。在畫面中,一只黃腹角雉挺著圓滾滾的身子和橙黑相間的羽冠,在林間優哉遊哉地啄食。“這是黃腹角雉目前在我國有確切發現分布的最北緣。換句話説,南山再以北,就沒有發現過黃腹角雉的蹤跡了。”謝純剛説。

  小昆蟲有了專門研究院

  生物多樣性保護不僅僅是政府部門的事情,金華積極引導社會資本投入,為生態保護、綠色發展不斷注入“源頭活水”。

  昆蟲作為現今陸生動物中最為繁盛的一個類群,約佔動物界已知種類的3/4,浙江目前已知的昆蟲約有1萬余種。在磐安大盤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目前已發現昆蟲22目179科889種(包括各類昆蟲新種逾20種),研究昆蟲對生物多樣性保護尤其重要。去年7月,全省首家民辦非營利昆蟲研究機構——大盤山昆蟲研究院成立,該研究院由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浙江優尼家裝飾科技有限公司出資設立。昆蟲研究院首任院長由中國農業科學院研究員、博導萬方浩擔任。

  “昆蟲雖小,‘雕蟲小技’不小。”浙江省政協常委、省政協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吳鴻十分看好昆蟲的研究開發前景。他表示,昆蟲的營養價值已經引起科學家的高度重視,聯合國糧農組織對昆蟲營養給予了極高的評價。昆蟲細胞的科學價值和應用前景十分誘人,細胞內活性物質已成為昆蟲藥物研究的熱點。但昆蟲的資源價值與它的利用狀況相比較,利用的程度和水準還有相當大的差距,昆蟲的巨大的資源潛力還沒有被開發出來。

  “我們應加快昆蟲學科研究步伐,不拘一格引入社會力量,建設‘需求引導、機制靈活、産學研轉化體係健全’的新型研究機構。”吳鴻説,研究院的建立,高等級專家的進駐,將為浙江省資源昆蟲開發利用和全省生物多樣性建設以及生物安全體係建設提供更為堅強的支撐。

  “我們希望發揮大自然的生態平衡力量,減少對生態環境的傷害。”浙江優尼家裝飾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陳威,如此描述成立研究院的初衷。成立一年多來,大盤山昆蟲研究院積極開展對重大農林昆蟲的新型分子誘捕産品研發,如松材線蟲的傳播媒介松墨天牛、紅火蟻等,也對利用資源昆蟲處理農業廢棄物與餐廚垃圾、藥用昆蟲等展開研究。如今你要是走在磐安花溪,還能在行道樹房屋和森林間,發現一處處精致的鳥窩、喂鳥器、昆蟲屋和蝙蝠屋。

  自然保護地數量全省排第二

  近年來,金華借力浙中生態廊道和全省大花園建設等中心工作,全力推進自然保護區、濕地公園和森林公園等自然保護地創建。

  截至目前,金華已成功創建省級以上自然保護區3個,省級以上濕地公園12個,市級以上森林公園26個,省級以上自然保護地數量位居全省第二,其中省級以上濕地公園數量位居全省第一,實現了縣域全覆蓋。

  “金華目前雖然還沒有國家公園,但自然保護區和自然公園加起來一共有40處,它們可以統稱為自然保護地,這個數量在全省能排第二。”金華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副局長賈潤根説,40處保護地總面積達1118.25平方公里,佔了金華全市國土面積的10.22%,比例在浙江全省排第四。

  據婺城南山省級自然保護區管理中心工作人員問青青介紹,目前,在南山保護區范圍內的常住人口僅剩2150人左右,其中常住人口652人左右,未來,將進行萎縮化管理。

  “南山不設物理屏障,一來工程太浩大,二來也不利于動物遷徙流動。”問青青表示,南山保護區是浙江中部生態區位最重要、生物多樣性最豐富、自然風光最優美的地區之一。

  全力推進自然保護區、濕地公園和森林公園等自然保護地創建,壯大保護聯盟,使得野生動物有了更多可選擇的棲息地和“避風港”。近5年來,金華野生動物保護舉報應急處置響應率100%,共計5816起。今年上半年,金華已收容救護野生動物70余種418只(條),同比增長65%;立案查處野生動物刑事案件169起,同比增長323%;收繳野生動物及其制品1193只(件)。

  目前,金華積極推進“一個保護地、一套機構、一塊牌子、一班人馬、一張規劃圖”,實現應保盡保同時,深入開展“綠盾”“綠衛”自然保護地監督執法專項行動,近2年共核查處理採石採砂、工礦用地、核心區及緩衝區旅遊設施和水電設施等四類問題4個。自然保護地內,新增人類活動問題總數和面積實現“雙下降”。

  “原住民”吃上了“生態飯”

  今年9月,金華徵集一批生物多樣性特色體驗地,包括自然保護地、博物館、動物園等在內15處地方申報,進一步提高大家對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和參與意識。9月22日,金華印發《金華市全面推進林長制實施方案》。在守好“綠水青山”同時,金華統籌保護和發展,通過有序推進生態移民,適度發展生態旅遊,實現生態保護、綠色發展、民生改善相統一。

  每到荷花盛放的季節,武義十裏荷花省級濕地公園內,947個品種、上萬株荷花,或含苞或開放,吸引了無數遊人。在網上,售價3元到10多元不等的荷花花苞十分暢銷。武義自古就有種植荷花的傳統,武義宣蓮更是名揚天下。為保護地方特色品種,當地政府以每畝600元一年的價格,從農民手中流轉土地,並引入社會公司,建立荷花物種園,規劃種質保育區。47歲的胡愛機成了這片十裏荷塘的“主人”,與單純追求蓮子産量不同,胡愛機的荷塘,不打藥,堆肥少,目的就是最大程度保證當地原本的水土品質,保障荷花品種的純正基因。通過打理荷塘,胡愛機和她的員工有了收入,多方共贏。

  在武義牛頭山國家森林公園,48歲的“原住民”劉金娥和丈夫54歲的鮑忠偉,則通過生態移民,吃上了森林旅遊的“生態飯”。被譽為江南九寨溝的武義牛頭山,為最大程度保留原生態風光,啟動了涉及4個鄉鎮8個村共200多人的異地下山搬遷。而今,這200多人中,有近70%的“原住民”,又回到了牛頭山工作——他們在武義牛頭山夢溫泉酒店打工,從事餐飲服務員、安保等。劉金娥在酒店餐廳工作,丈夫鮑忠偉則是酒店安保隊的隊長,夫妻兩人一個月有8000元左右收入,是之前生態移民前收入的好幾倍。

  “依托487萬畝重點公益林和108萬畝停伐保護的天然林,金華各級財政累計投入生態補償資金超10億元,惠及近百萬農民,並為當地居民量身定制生態公益崗位近3000個。”賈潤根介紹,如磐安優先選聘36名生活困難人員就地轉化為生態護林員,年工資上萬元,實現了“一人護林,全家脫貧”的願望。

  在生態産業方面,金華近些年的森林康養等新業態也取得蓬勃發展,金華開展了金義都市區國家森林城市群建設,連續舉辦了7屆浙江省森林休閒養生節,培育省級森林特色小鎮9個、森林人家54個。2020年金華市森林旅遊年接待遊客超3719萬人次,總産值84億元,輻射帶動35萬農民增收致富。“金華依托‘林長制’,在自然保護地體係建設方面堅持先行先試,青山常在、永續增值的綠色夢想必將照亮現實。”賈潤根説。(記者 傅穎傑 通訊員 胡元斌 陳傑峰)

 

責任編輯:韓冰玉

浙江溫州:全國首家國旗教育館舉行升國旗儀式
浙江溫州:全國首家國旗教育館舉行升國旗儀式
秋之色丨俯瞰大自然的調色板
秋之色丨俯瞰大自然的調色板
看到了你的別樣風情!
看到了你的別樣風情!
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開幕
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