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社區、海上,“楓橋經驗”的新實踐
2021-10-10 10:25:48 來源: 新華網
圖集

  新華社杭州10月9日電題:鄉村、社區、海上,“楓橋經驗”的新實踐

  新華社記者唐弢

  説到“楓橋經驗”,“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深入人心。如今,“楓橋經驗”不斷創新和深化,從社會治安領域擴展到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等領域,對基層治理進行新探索。

  鄉村、社區、海上,一地“盆景”變為全域“風景”

  “楓橋經驗”誕生于20世紀60年代,源于浙江諸暨楓橋幹部群眾的創造和政法工作的生動實踐,“發動和依靠群眾,堅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決”是其最基本的內涵。

  諸暨市楓橋鎮楓源村,是“楓橋經驗”發源地之一。在化解群眾矛盾方面,楓源村將3個自然村劃分為3個網格,每個網格配備“一長三員”,即網格長和網格指導員、專兼職網格員。每天,網格員都會將發現的問題上報,村一級快速受理、迅速處置。處理不了的,上報鎮裏,鎮村兩級協調解決,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

  “楓橋經驗”發端于鄉村,其精神內涵運用于社會治理的方方面面。如今,城鎮社區版、海上版“楓橋經驗”不斷涌現,從一地“盆景”發展為全域“風景”。

  在諸暨市的各個社區,“江大姐”“巧婆婆”等志願服務團體先後成立,一批能説會道、熱心公益的志願者為群眾排憂解難、調解糾紛。年過七旬的史品江,是諸暨市城西花苑社區居民,也是一名熱心的“公道伯”。為了做好調解工作,這幾年他自學了很多法律政策。“鄰裏之間的矛盾大多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其中樓上樓下矛盾最多,水管漏水了,裝修影響對方了,我們在第一時間介入,能防止矛盾擴大。”史品江説。

  在寧波市象山縣,當地公安機關先行先試,探索了適合海島治理的海上版“楓橋經驗”。象山公安聘請當地有威望的“海上老娘舅”和海上事故調研員加入“調解資源庫”,在糾紛調處前,由矛盾雙方選擇信任的“海上老娘舅”及工作人員主持調解。“借助‘你點我調’的點將機制,象山海事、漁事糾紛調處成功率達到100%。”象山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説。

  自治德治法治,“三治融合”提升治理效能

  緊鄰高鐵站的桐鄉市高橋街道越豐村,這些年來工程項目特別多,面對大開發、大發展中産生的問題糾紛,越豐村建起百姓議事會,大事小情都要拿到會上議一議。“現在,我們老百姓的話真管用。”越豐村村民張金林説,之前有人反映村裏路燈老化,百姓議事會成員了解情況後,立即開會討論,一致同意投入5萬多元對路燈燈頭進行更換。

  不斷發展的“楓橋經驗”已不再局限于就地化解矛盾,而是成為依靠群眾進行社會基層治理創新的代名詞,而與自治同步推進的還有德治和法治。

  在桐鄉市梧桐街道桃園村,由退休幹部、鄉賢、村民小組長組成的評判團,通過協商共議評定“星級家庭”;紹興市越城區全面推進公共法律服務體係建設,實現一村(社區)一法律顧問全覆蓋,並成立各級調解隊伍,多元化解矛盾糾紛,縱深拓展依法治理。

  如今,“三治融合”的星星之火在浙江大地迅速燎原。百姓評百星、“板凳法庭”、陽光議事廳……“大事一起幹、好壞大家判、事事有人管”的理念正推動基層社會治理轉型升級。

  數字智能互聯,科技引領治理創新方向

  數字化是“楓橋經驗”創新發展的基本方向。

  走進紹興市柯橋區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倣佛進入一個偌大的“診治社會治理疑難雜症的綜合性醫院”。群眾訴求由窗口統一受理,根據訴求類型不同,群眾將被分流至信訪聯合接待中心、公共法律服務中心等12處不同的化解調處功能區,真正實現信訪訴求、矛盾糾紛只需進“一扇門”,辦事維權只用“跑一地”。

  世界互聯網大會的舉辦地——烏鎮,用“互聯網+”手段組建了集線上線下于一體的社會治理綜合指揮平臺——烏鎮管家聯動中心。老百姓只要發現問題,就可以隨手拍照,通過微信發送到烏鎮管家聯動中心信息平臺,由工作人員交辦給相關部門,相關部門會第一時間趕去處理,非常高效。

  自從加入“烏鎮管家”後,烏鎮居民周麗影老人學會了用手機拍照、發微信。她説:“我們在路上走的時候,看到有垃圾亂倒、窨井蓋壞掉、路燈不亮等事情,隨手拍個照片,發個微信,就會有人來處理。”

  “‘楓橋經驗’的生命力在于它與時俱進,利用數字手段做好群眾路線、人文關懷等工作,才能使‘楓橋經驗’這面旗幟在數字化時代,仍然高高飄揚。”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夏誠華説。

責任編輯:張靈

浙江溫州:全國首家國旗教育館舉行升國旗儀式
浙江溫州:全國首家國旗教育館舉行升國旗儀式
秋之色丨俯瞰大自然的調色板
秋之色丨俯瞰大自然的調色板
看到了你的別樣風情!
看到了你的別樣風情!
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開幕
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