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潛入”地下的工匠——記雲南省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楊建洲

2018年05月03日 12:41:25 | 來源:水電十四局

工作中的楊建洲

  “他是一名‘潛入’地下的工匠。”在中國水利水電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水電十四局”)設備運營中心工程機械項目部,員工們這樣評價楊建洲。

  在水電十四局,工程機械項目部主要負責地下工程的噴錨支護工作,因此員工們每天的工作都在地下完成。而圓臉、短寸頭發、面色黝黑、微胖體型的楊建洲,就是在這樣平凡崗位上幹出了不平凡的業績。

  技術狀元 從一點一滴做起

  機械設備維修工,是楊建洲1991年從學校畢業後分配到水電十四局的工作崗位。工作環境惡劣、工作苦累臟,是大多數人的心裏想法。楊建洲卻不是這樣想的,他認為越是這樣“真刀真槍上戰場”的地方越能鍛煉人,學到的東西越多,對自己以後的成長才是最重要的。

  工作中,面對那一臺臺龐大且陌生的從國外引進的大型水電施工設備,剛出校門的楊建洲迫切感覺需要補充知識。于是,每天除了跟師傅們學藝,業余時間他如饑似渴地學習專業知識,去解決工作中碰到的疑難問題。

  90年代初,水電地下施工常用的鑽錨主力設備——阿特拉斯鑿岩臺車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全液壓施工設備,楊建洲想方設法四處借資料抄寫或復印。面對全英文的技術手冊和圖紙,不懂英語的他買來中英文詞典,利用業余時間對照詞典翻譯,或是請教經驗豐富的老師傅和技術人員。面對困難時,楊建洲沒有退縮,而是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裏一個單詞又一個單詞地對照翻譯,一幅又一幅設備圖紙的研究。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幾年不懈努力,楊建洲對阿特拉斯鑿岩臺車已經熟悉到“庖丁解牛”的境界。憑著這股堅持的韌勁,在2007年雲南省舉辦的鑿岩臺車維修技能大賽上,楊建洲一舉奪冠,榮獲“技術狀元”稱號,2015年,他又獲得“雲嶺首席技師”稱號。

  他運用多年積累的修理技術和經驗,帶領團隊多次對機型老化的鑿岩臺車、裝載機等大型進口施工機械進行技術改造,自行設計制作了大量設備零配件,以替代價格昂貴的進口件,為企業節約修理費用100多萬元,為企業贏取了較好的經濟效益。

  扎根一線 在項目管理中奉獻

  在刻苦鑽研技術業務的同時,楊建洲不斷探索項目專業化施工經驗,從機械設備維修工一路成長為技術、管理復合型人才。

  伴隨著灰塵和高溫,隧洞裏臺車造孔聲、設備轟鳴聲相互交融,這就是楊建洲管理項目的環境。多年來,他以工地為家,始終堅守在施工一線,把一腔熱血無私地奉獻給一個又一個工程項目。

  由于項目部施工任務繁多,楊建洲要同時管理省內外多個施工點,他常常不停奔波在各個工地之間,黃登、清遠、烏東德、白鶴灘、兩河口……二十多年來,一個人,一輛車,他從南走到北,從白走到黑,足跡遍布國內各大水電站施工現場。

  經常輾轉趕路,讓吃飯成了問題。當有人問他怎麼吃飯時,楊建洲開玩笑地説:“一個人開車就隨便帶點幹糧,邊開邊吃,為公司節省時間和成本嘛”。

  憑著“拼命三郎”的工作勁頭、嚴謹自律的工作態度和高度的責任感,他管理的施工點每次均能高效出色完成工作任務。在他的帶領下,工程機械施工項目部由2010年成立之初的十幾個人發展到現在的近百人,錨噴支護施工量已佔到了公司80%以上,質量合格率達100%,得到了業主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讚揚。

  同甘共苦 在言傳身教中傳承

  平易近人的楊建洲,在管理隊伍方面亦有獨到之處。工作時,他跑施工現場找維修技術員探討研究設備故障;下班了與職工一起做幾道菜,吃吃飯、拉下家常,總能和身邊的人打成一片。

  一次搶修鑿岩臺車,正在調試的馬達突然短路,楊建洲帶在手上的機械手表被燒壞,發燙的金屬表鏈死死貼在他的手腕上,絞斷表鏈後手表才取了下來。楊建洲的手腕皮膚嚴重燙傷,但是為了不影響工期,他不顧疼痛,仍繼續堅持工作,至今手上還留有一道顯眼的疤痕。

  2015年10月,他獲批組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省級“技能大師工作室”。他充分發揮技術帶頭人的傳幫帶作用,將工作室作為技術交流、培養技能人才的平臺,經常組織技術培訓學習,針對設備技術難題進行現場重點操作講解。在他帶領下,項目部的多個工法、專利、QC項目成功申報,既促進了企業科技創新,又培養了人才。白鶴灘電站施工部的一位職工説:“楊總為人平實,吃苦在前,我們都願意跟著他幹。”

  “日日行,不怕千裏遠;朝朝做,不怕萬事難。成績屬于過去,實幹創造未來。”面對榮譽,楊建洲這樣説。獲得雲南省五一勞動獎章,對他來説,只是一個新的起點,而不是終點。(完)(劉澄濤)

【糾錯】 [責任編輯: 康靜]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71532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