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企業 專題 輿情 服務 州市 新媒體

“誰都管不好,為啥不讓攤販自己管?”——一個“攤販自治”的街道試驗樣本

2017年06月09日 09:42:38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鄭州8月11日電(記者 李鵬)“攆”字經念不動,“罰”字訣不管用。多年來,城管與小販之間“管理與被管理”的零和博弈,是一道無解的難題,在一些城市甚至出現“越治越堵”的怪圈。

  誰都管不好,為啥不讓攤販自己管?1年前,鄭州市中原區建設路辦事處開始在轄內推行“攤販自治”試驗。此後,城市街頭風氣為之一變,曾經違法佔道的小攤小販變身“文明商戶”。街道的探索,或可為解開當前城市管理之困提供借鑒。

  難題:誰都管不好,為啥不讓商販自己管?

  丈夫患有腿疾,家裏還有兩個讀書娃的李國琴,是鄭州市中原區建設路辦事處轄區的一名攤販。回想起過去的“流竄”,她總是心有余悸。“一大早就出門,上班就收攤,被攆來攆去,一個月只能掙千把塊,連生活也顧不住。”

  另一名小販邢小路今年32歲,為了照顧患病母親兼顧生計,年紀輕輕就到街頭擺攤。“沒錢買電三輪,只能買個腳蹬的,城管來了跑得慢,不到半年人和車都被帶走了。”

  小販們沒少吃苦頭,城管的工作也不好幹。一年多前,建設路辦事處城管科科長毛全虎每天的主要工作還是帶著7、8名城管員滿大街“攆人”。“以前轄區流動著三四十個攤販,8個城管員攆都攆不過來,執法矛盾衝突是家常便飯”。毛全虎在一次執法中被攤販圍攻,棉衣都被撕出了好幾個窟窿,“這樣執法,我們也困惑。”

  如今,建設路辦事處轄區內,城管和攤販之間的“零和博弈”不復存在。李國琴每個月能掙三四千元,提起轄區的城管人員滿是感激,“街道辦的城管沒少下功夫,不能再給他們添麻煩。”

  城管和攤販從勢如水火到相安無事,建設路辦事處的街頭治理,源自一項“攤販自治”的改革試驗。試驗的發起者之一、辦事處副書記趙爽説,早在2007年,鄭州市就出臺規定,決定在全市設立臨時便民疏導點,以“疏”治理攤販違法佔道經營的頑疾。

  此後,街頭的小商小販按照規定被陸續集中到100多個便民疏導點,建設路辦事處也“跟風”建起了第一個疏導點。盡管違法佔道有改善,但新的問題接踵而至——

  “最主要還是疏導點的管理問題”,趙爽説,當初為了將對交通的影響降到最低,辦事處將疏導點設在了一個社區內,但辦事處、小區業主、物業的管理關係總也理不順,“都是無利不起早,誰也管不好”。

  最終,管理跟不上,流動攤販又陸續返回街頭。

  面對故態複萌的“頑疾”,有了第一個疏導點的經驗教訓,經過慎重的調研後,辦事處拍板,決定試驗“攤販自治”:既然誰都管不好,為啥不讓攤販自己管?

  試驗:小販和城管不再“貓捉老鼠”

  2013年底,面積不到1平方公里、常住4萬多人的建設路辦事處,為了徹底根治街頭違法佔道、道路擁堵,將轄內流動攤販全部集中到兩個疏導點,開始推行“攤販自治”。

  在毛全虎看來,“攤販自治”,是城市街道管理者和流動攤販面對頑疾,渴望“求變”的結果。

  但困難仍然始料未及:因為怕得罪人,攤販隊伍裏連組長、副組長都選不出;管理必然有費用,費用標準怎麼定也矛盾重重。辦事處只好找到攤販做工作,勸説有威望的人主動競選組長,幫助制定商戶公約,召集攤販開會協商繳費標準……

  2014年,在辦事處的勸説下,本不情願的邢小路通過投票當上了市場街疏導點攤販自治的副組長。他説,攤販之間有競爭,難免有矛盾,開始以為會得罪人,但一年下來,情況卻是大家都十分珍惜合法經營的機會,“管理協調起來也沒那麼麻煩”。

  記者走訪看到,在建設路辦事處的市場街疏導點,統一制式的25輛免費流動攤販車和幾個垃圾桶一字排開,路邊立著攤販商戶自治的“六聯一公約”,流動車的背後就是攤販自治的資訊公示欄。過往食客熙熙攘攘,但都在限定區域,攤販與行人車輛互不幹擾,道路幹凈整潔。

  今年7月,曾經在街頭推著小車“流竄”的商販李國琴、邢小路等人從毛全虎的手中接過了“文明攤販”“文明商戶”的獎牌。

  推廣:街道個例能否普及?

  “攤販自治”後,建設路辦事處轄內的攤販“流竄”少了,道路狀況、市容市貌明顯改善;辦事處城管科的工作人員減少一半,騰出的人手也被充實到了更基層的社區內,加強了基層管理的力量。

  但問題也不是沒有,比如毛全虎依然得上街“攆人”。“轄內的流動攤販管好了,但其他區的攤販一被攆,還是會跑到我們這兒”,毛全虎説,好不容易搞起的“攤販自治”,會受到“外來威脅”。

  盡管“攤販自治”疏導作用明顯,但處境依舊尷尬。據記者了解,截至目前,在鄭州多達數十個的街道辦中,還“僅此一家,別無分店”。

  “攤販自治”之路能走多遠,未來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一個案例是,幾乎在“攤販自治”試驗進行的同時,發生在鄭州另一流動攤販疏導點的嚴重問題引發輿論強烈關注。據媒體曝光,在鄭州某流動攤販疏導點,每個攤位要分別繳納500、1000元的“天價衛生費”,相關部門收錢不管事,造成越治越堵,越治越差。

  而在建設路辦事處“攤販自治”下的疏導點,每個攤位每天只需向攤販自治組織繳納10元衛生費,便可滿足日常管理,還略有結余。這些賬目每個月都會在公示欄予以公開。

  對于“攤販自治”能走多遠,一些社會人士、法律專家和群眾認為,在沒有更好的治理模式創新之前,首先要堅定改革的決心,部門有決策推廣的勇氣;其次,具體規定還要從實際出發,不斷完善。(完)

[責任編輯: 馬一文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111345036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