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 海誠控股
  • 海誠控股

王霜:悲喜一年

2021年12月03日 09:08:21 |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昆明12月2日電(記者岳冉冉)11月30日18:50,昆明海埂體育訓練基地12號場。中國足協副主席孫雯正在給今年女超聯賽冠軍球隊頒獎。

  輪到王霜,孫雯把金牌挂到她脖子上,順勢擁抱了她,還摸了下她的頭。就在當天下午剛結束的決賽上,王霜帶領球隊在下半場上演絕地反擊的好戲,她在11分鐘內獨中兩元,幫助武漢車谷江大2:1戰勝江蘇女足,成功衛冕。當大家高舉起獎杯,金銀紙片漫天飛舞,背景音樂響起《我們是冠軍》時,王霜説那一刻她很享受,這兩個進球為自己跌宕起伏的2021年畫上了句號。

  “累,是真的累!”在昆明一所希望小學的老師辦公室,王霜與新華社記者聊起了這一年的起落與悲歡。

  

  幫助中國女足主場拿到東京奧運會入場券,幫助武漢隊逆轉奪冠,這兩場2021年的經典戰役是讓王霜最開心的比賽。同樣是落後時絕地反擊,後半程起死回生,王霜扮演的角色都是力挽狂瀾、拯救球隊的“大場面小姐”。

  圖為王霜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

  時間回到2021年4月13日,蘇州奧林匹克體育中心。此前,中國女足在韓國客場2:1戰勝對手。回到蘇州主場,她們距東京奧運會僅一步之遙,但危機也不期而至。

  誰都沒想到,韓國隊在短時間內會2:0領先,總比分3:2反超,中國女足已沒有退路。第69分鐘,王霜開出定位球,楊曼頭球,中國隊扳回一分。巧的是,兩隊在彼此客場都打成2:1,3:3的總比分意味著雙方需用加時賽決勝負。

  比賽進行到第103分鐘,王霜再次挺身而出,一腳奪命“穿雲箭”2:2扳平比分,中國女足總比分4:3領先。根據賽制,加時賽進球仍算入主客場進球,這意味著中國隊不容有失,如果韓國隊再進一球,中國女足也是輸家。

  “最後20分鐘,大家的思想戰術非常統一,堅決不讓她們衝擊到我們的最後防線。頂過去就勝利,事實證明我們做到了。”王霜回憶説。

  憑借兩回合總比分4:3,中國女足淘汰韓國隊,成功拿到東京奧運會亞洲區最後一張入場券。王霜甚至把這場比賽後全隊需要完成的21天隔離,定義為“在國家隊以來最開心的時光”。

  王霜的第二喜當屬在女超聯賽上幫助武漢蟬聯冠軍。相比去年4:0大勝江蘇隊的輕松,這場比賽格外驚險。

  11月30日,昆明海埂體育訓練基地。上半場,江蘇隊唯一一次防守反擊做成,吳澄舒“蝎子擺尾”讓江蘇1:0領先。中場休息時,王霜在更衣室發火了,她希望隊友們拿出欲望、打出氣勢,“要讓大家覺得武漢隊奪冠實至名歸。”王霜這樣説,也這樣做。

  下半場11分鐘內,她先是一記怒射扳平比分,隨後和隊友連續撞墻配合,單刀一擊致命,2:1武漢逆轉奪冠。“江蘇女足進步很快,很佩服她們的頑強。我們拿下這座獎杯太不容易了,今年比賽多,我們國字號球員沒法和(武漢)隊裏磨合訓練。”

  在王霜看來,逆境中的絕地反擊,落後時的絕不放棄,不僅讓比賽蕩氣回腸,更使人加速成長,那些破釜沉舟、逆風翻盤、觸底反彈、起死回生最歷練“大心臟”。

  王霜的第三喜來自家庭,表哥曹國棟11月28日結婚了。從小跟哥哥一起踢球長大,兄妹感情很深,但因為要備戰11月30日的女超決賽,王霜無法參加婚禮。“我哥這麼大一個事情我不能回去,太遺憾了,還好家人群一直在發迎親、婚禮現場的視頻,看著他們幸福,我太開心了。”

  悲

  折戟東京奧運會,是王霜心裏的一道大傷。中國女足以三場小組賽1平2負丟17球的隊史最差戰績早早被淘汰出局。四個月後,王霜終于肯談那段“至暗時光”,並用“充滿遺憾”總結。

  首場0:5負巴西。賽後,王霜在新聞發布會上説:“中國隊給巴西隊制造了不少威脅,其中有4個球打在門框上,很顯然,運氣不在我們這邊。”之後的兩場比賽,王霜沒有再接受採訪,甚至在混合採訪區記者叫她,她也是搖著頭離開,沒有停下腳步。

  第二場,中國女足4:4憾平讚比亞,這是一場集齊了大四喜、“帽子戲法”、視頻助理裁判(VAR)、點球、紅牌等元素的比賽,王霜包辦4球,但依然沒能救主。“如果這場勝了,結局可能不太一樣。”

  第三場,中國女足2:8慘敗荷蘭。説起這場比賽,王霜皺起了眉,她記得這場比賽所有細節。“荷蘭一球領先時,我們曾一度找到節奏,給對手施壓,在第28分鐘打成1:1。”確實,那個扳平比分的進球打出了團隊素養,中國隊在荷蘭禁區附近連續傳球,最後由王霜助攻王珊珊,完成破門。

  但隨著荷蘭隊很快將比分反超為2:1,中國女足後防開始潰不成軍。“説到最後還是心態,那時對于後衛線來説,心理壓力實在太大了,我能夠感覺到她們已經懵掉了,不知道該怎麼踢了。我為什麼説(吳)海燕的受傷影響大呢?那個時候但凡有一個老隊員在後防線坐住了,叫她們、喊她們,呼應她們站出來,結果都會不一樣。”

  看著對手一球接一球打進彭詩夢把守的大門,王霜很急,“雖然輸已是定局,但也要讓人家看到我們的全場攻擊力,我當時只有這一個想法。”

  王霜覺得,奧運會的失利對年輕人來説是一筆特殊財富,但需要去反省總結,畢竟今後中國女足這桿大旗需要她們去扛。“我們跟世界強隊差距在拉大,人家在大步跑,我們是小步追;人家20歲、21歲的球員都已經踢上國家隊主力了,我們的(同年齡段)可能女超主力還沒踢上。”

  對于年輕球員,王霜想送上寄語:“並不是説要等到我們這批退役了,或者説受傷了,你們才有機會。你們得自己去爭取,自己要有欲望,把足球當作熱愛,要有那股勁兒。”她希望年輕球員有機會多去留洋,去經歷,去體驗比賽,這樣人的成長會非常快。

  兵敗日本後,王霜很長一段時間緩不過來,直到陜西全運會,中國女足以奧運聯合隊的名義參賽並奪冠。“全運會的金牌,對當時每一名國家隊球員來説,很重要,對我來説,更是幸運,可以為家鄉湖北貢獻一金,這也算是撫平了一些東京奧運會的傷痛。”

  諾

  捧起女超冠軍獎杯不到24小時,王霜開始了另一場比賽。

  12月1日下午兩點,昆明石林彝族自治縣長湖鎮維則青聯希望小學,玫瑰夢想球場。王霜穿著藍白相間的球衣,奔跑在深淺綠相間的草皮上,“由此閃耀”的紅色擋板旁是中國女足的四幅巨型照片。

  這是中國足協在雲南建成的首個中國女足主題球場,以支持山區女孩追逐足球夢想。4月啟幕時,王霜曾發視頻給這所小學的孩子們,允諾一定會親自教她們踢球。七個月後,她來了。

  王霜對著環成圈的手指用力一吹,“哨”響,比賽開始,身著7號戰袍的她化身“六年級女生”,挑戰五年級隊。“接球,回來防守!”“從一個局部轉移到另一個局部,動起來,動起來!”“不要一起搶一個球!”王霜始終認為,只有在比賽中,才能把學的、練的、紙上的內化于心。她不遺余力奔跑,長驅直入下底,傳球分給隊友,給她們創造射門機會。“12號,踢得好,但以後別單單是破壞,想著把球搶回來!”半小時的比賽結束,2:1,六年級勝。

  看著女孩們因自己的到來而興奮,王霜説這場景像極了她小時候看見師哥師姐的樣子,“榜樣的力量太重要了。我來這兒,不僅想鼓勵她們堅持夢想,也想看看足球給這些女孩帶來了什麼。”

  從一早邁入校門開始,王霜始終看著孩子們眼睛説話;她會輕敲教室門,認真上足球戰術課;參觀孩子宿舍,她會摸摸床褥厚度;與孩子們一起排隊打飯,她大口吃西紅柿炒蛋,不浪費一粒米,然後認真洗碗,歸攏餐具……

  臨別前,王霜和孩子們圍坐在草地上談心,回答各種問題:“姐姐為什麼是左撇子?”“姐姐進球時為什麼比戴眼鏡的動作?”“姐姐為什麼沒有電視上那麼黑?”……王霜一一作答,並跟孩子們許下了亞洲杯之約。“等我在明年女足亞洲杯進球,第一個慶祝動作就送給你們,你們一定要看啊,這是我們的約定。”

  王霜眼裏放光,她説在書上看到一句話,很認同:“一切智慧都包含在四個字裏:‘等待’和‘希望’。”

  圖片:新華社記者吳壯、季春鵬、丁旭、逯陽、蘭紅光、岳冉冉

【糾錯】 [責任編輯: 丁凝]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11310348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