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portrait

《落地生根》導演柴紅芳:怒江四年記戰貧 把一部中國減貧影像志獻給世界

新華網雲南頻道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州市 教育 社會 圖片 經濟 服務 雲南故事 雲南青年説 融媒報道

由中央黨校大有影視中心有限公司、雲南金彩視界影視股份有限公司出品,中共雲南省委宣傳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新聞中心、雲南廣播電視臺、中國農業電影電視中心聯合攝制的《落地生根》是一部反映中國政府和農民凝心聚力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紀錄電影。

2017年3月,導演柴紅芳帶領電影《落地生根》攝制組來到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匹河怒族鄉沙瓦村“扎根”。在這4年裏,柴紅芳和她的團隊,聚焦中國深度貧困人群,用鏡頭對準扶貧幹部,真實、真情地記錄了熱愛鄉土、憧憬未來的沙瓦怒族村民在黨和政府的幫助下團結奮鬥,努力改變命運,一步一步脫貧致富、走向幸福生活的全過程。

《落地生根》導演柴紅芳日前接受新華網採訪,回顧了與沙瓦村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的日子,講述了記錄脫貧攻堅之路上的點點滴滴。

精彩觀點
1
柴紅芳

中國故事,要讓世界看見。

中國故事,要讓世界看見。
中國故事,要讓世界看見。

柴紅芳從2008年開始拍攝紀錄電影,她用4年的時間創作了反映中國二代農民工愛情故事的紀錄電影《尋愛》。之後,又“駐扎”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700米的高原上兩年半,拍攝了《中國人的活法·穿山》。

2017年,柴紅芳帶領《落地生根》攝制組再一次扎根人民、扎根生活,通過四年多的追蹤拍攝,以一部特殊的紀錄電影向世界講述了中國人與貧困決戰的感人故事。就在影片殺青的同時,2020年11月14日,雲南省宣布最後9個貧困縣(市)退出貧困縣序列,這其中就包括影片的拍攝地怒江州福貢縣。這4年,碧羅雪山見證了中國政府和農民攻堅克難的精神,也見證了中國紀錄片人的勇敢和堅守。

“從《尋愛》到《中國人的活法·穿山》再到《落地生根》,其實都是在講述平凡中國人最真實的故事。《落地生根》不同之處是更加注重呈現黨和政府對中國人民所追求的幸福生活的投入和扶持,體現了決戰脫貧攻堅這一特殊‘戰役’裏的各方決心與信心。”柴紅芳説,怒江州曾是全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被稱為脫貧攻堅的困中之困、難中之難、堅中之堅,沙瓦村裏的故事是中國最貧困群體與貧困“戰鬥”的故事,也是中國扶貧政策落深、落實、落地的故事,這也是她將鏡頭對準這裏的緣由。

“中國故事,要讓世界看見。”這一直都是柴紅芳的願望,也是《落地生根》攝制組全體成員的願望,講述中國人的骨氣,展現中國農民的意志,呈現中國共産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這些中國大地上的精神風貌是《落地生根》最想呈獻給全世界的。

1
柴紅芳

我當時的想法就是,一定要把新時代最平凡的故事講好。

我當時的想法就是,一定要把新時代最平凡的故事講好。
我當時的想法就是,一定要把新時代最平凡的故事講好。

“2017年2月我就開始調研,幾乎是把雲南跑了三遍。第一次,我與策劃周小力、制片人李雲亮三人到雲南省各地實地考察扶貧情況,用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去了雲南上百個村莊,才基本確定了沙瓦村;但是,我還不太放心,又跟攝影師去了一趟;第三次,我自己去村子裏生活了一周,我才放心了,最終確定了《落地生根》的拍攝地為沙瓦村。”柴紅芳表示,紀實電影是記錄真實發生的故事,在制作前期就需要對人物力量、人物走向等有準確的判斷。

“村裏的元素特別豐滿,非常符合我的要求,有建檔立卡戶,有非建檔立卡戶,還有怒江峽谷特別美好的景色。”在柴紅芳看來,特點鮮明的沙瓦村能夠拓寬紀錄影片的創作空間。

雖然團隊早已預料到了在邊遠貧困山村的拍攝艱難,但是面臨的重重挑戰卻超乎他們的想象。屋頂漏雨、窗戶漏風、蚊蟲叮咬、宿舍緊靠村民的豬圈、生活用品全靠馬匹馱運上山、網絡是攝制組與當地移動公司溝通後才解決的……對于軍人出身的柴紅芳來説,環境的艱苦並不可怕,不能融入村民們的生活才是她當時最擔心的問題。

“語言上有很大的問題,這裏基本處于一種與世隔絕的狀態,很少有外面的人進到村子裏來,多數村民性格內向,不會講普通話,不喜歡自己吃飯等日常生活場景被拍攝,見到我們就躲,拍攝前期的很長一段時間只能‘盲拍’。”柴紅芳説,這種情況直接影響著團隊創作氛圍,如果問題不解決,那麼後面的一切工作都要停滯。

“我去學了很多怒語,跟村民們學唱歌、學跳舞,幫他們做飯、幹活,從山下馱上來的面做成餅子、燜面,挨家挨戶送,用真心換真心。”越深入村民生活,柴紅芳越希望把村民們鮮活的面孔展現給外界,越期待把當地脫貧的故事呈現給觀眾。“我當時的想法就是,一定要把新時代最平凡的故事講好。”柴紅芳説,最基礎最簡單的融入就是要理解他們、信任他們、鼓勵他們、支持他們,跟他們溝通。

“對我自身而言,最大的困難是對國家政策的全面理解。”柴紅芳在沒有公路、沒有網絡、幾乎與世隔絕的沙瓦村學習國家脫貧攻堅政策,從國家到雲南省再到怒江州,最後落實到村,“吃透”了每一個層面的政策。

柴紅芳講道,當時村民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有一條通村公路。但是,路的問題根源是要易地搬遷還是修路就地脫貧的問題。所以,影片就把主要矛盾聚焦在“路”這一強烈所需之上。

在2018年以前,沙瓦村通往外界的唯一山路,是一條延綿6公裏的窄窄的山路,遇到雨雪天村民幾乎無法出行,後來,在福貢縣政府與村民的共同努力下才修成一條只能步行的水泥山道。生活在這裏的村民,有了收成也很難背下山去賣;冰箱壞了得靠人力走數十裏山路背下山維修;夜間突發疾病,為了安全也不得不等到天亮,還要在全村男人的輪流接力下抬下山就醫……

幫扶隊員在進村入戶後,與當地政府對沙瓦村進行了溝通調研,了解到沙瓦村擁有獨特的自然環境,周圍百裏擁有稻田耕地、自然風光較好,研究決定通過修路發展旅遊産業,把路修通,打牢這個脫貧的基礎。經過相關交通部門的實地勘測地形,進一步對沙瓦自然村是否具備修路的可行性加以論證。沙瓦村2017年9月開始修路,2018年通路,2019年土路“升級”為水泥路,村民們的生活也伴隨著這條“非凡之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1
柴紅芳

中國脫貧攻堅的勝利,是中華民族發展史、社會主義發展史、人類社會發展史上的偉大壯舉,我非常榮幸能夠經歷並見證這一偉大時刻。

中國脫貧攻堅的勝利,是中華民族發展史、社會主義發展史、人類社會發展史上的偉大壯舉,我非常榮幸能夠經歷並見證這一偉大時刻。
中國脫貧攻堅的勝利,是中華民族發展史、社會主義發展史、人類社會發展史上的偉大壯舉,我非常榮幸能夠經歷並見證這一偉大時刻。

《落地生根》是一部濃縮的中國減貧影像志。影片沒有回避偏遠、貧窮、落後等符號問題,而是用最真實、客觀的鏡頭、最真切的語言,展現出沙瓦村“一步跨千年”的奮鬥歷程。

柴紅芳講道,這部紀錄電影真實反映了中國人民與貧困做鬥爭的歷程,是中國消除絕對貧困、創造人類減貧史上偉大奇跡和歷史性成就的影像見證。

“貧窮只是一種暫時的現象,他們是貧而不陋的。沙瓦村民的艱難很大程度上是自然因素造成的,但也正是因為與世隔絕的環境,他們待人非常樸實和真誠,無論大人還是孩子都是可愛的,他們的品質深深打動了我。”柴紅芳表示,她想通過影片表達出中國農民身上勤勞、善良、團結的美德以及他們熱愛土地、相信並願意配合政府的決心。

“我在一線遇到過許多幫扶隊員和各級幹部,他們有的獻出了生命,有的忠孝不能兩全,有的承受病痛但依然堅守,他們都是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的中流砥柱,我們要感謝這場脫貧攻堅戰中每一位默默奉獻的無名英雄。”柴紅芳説,脫貧攻堅徹底改變了貧困地區的面貌。她能做的就是拍攝這樣一部影片,講述好中國的脫貧攻堅故事,從普通百姓物質生活和精神面貌的變化來展現扶貧的成效,無論多少年過去之後,時時刻刻提醒觀眾銘記這段攻堅克難的歲月。

“《落地生根》是我真正意義上執導的跟國家政策相結合的一部影片。中國脫貧攻堅的勝利,是中華民族發展史、社會主義發展史、人類社會發展史上的偉大壯舉,我非常榮幸能夠經歷並見證這一偉大時刻。”柴紅芳表示,拍攝制作《落地生根》四年多的時間裏她擁有了前所未有的收獲,不僅取得了被拍攝者的理解與信任,還得到著名剪輯師、中國電影剪輯學會會長周新霞、王丹戎等電影界大咖的支持與幫助,在創作中收獲良多。

“當時最大的困難是修路,現在他們面臨的問題是要調整節奏,通路之後,青山綠水可以發展旅遊,但是因為很多村民沒讀過書,文化水平有限,我明顯感覺到他們不能適應現在的節奏,對旅遊發展或者産業發展沒有概念。”在柴紅芳看來,如何實現鄉村振興,村民們還需要政府引導,轉變思路。

“其實改變發展的思路,比修路還難。”柴紅芳認為,現階段沙瓦幸福生活的故事才剛剛開始,通路並不是結果,未來政府如何調動好村民致富的積極性,把理論方法與實踐結合起來還需要探討研究,村民們如何團結一致將這條“路”打造為發展産業的路,向“更好日子”奔赴還需要很長時間。

“現在從219國道半個小時就能到沙瓦村,我非常能體會到脫貧攻堅‘彎道超車’的幸福感。”柴紅芳表示,希望能有機會可以繼續記錄沙瓦村鄉村振興之路,可以通過十年或更長的時間真正跟隨一個村落從貧困到富饒。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