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頻道 > 新聞 > 正文
2024 04/23 10:32:22
來源:新華網

【微紀錄·雲南故事】鬧市之中,仍有讀書人

字體:

  在昆明市中心,有個昆明老街歷史文化街區,分佈著數個換了新顏的老街巷——餐飲店、奶茶店、首飾店等店舖開門迎客,門庭若市,熱鬧喧嚷。其間的文明街52號是一處極不起眼的店舖——古樸的門頭上方,寫著店名“東方書店”,兩側的對聯則書“古來最長久人家無非積德,天下第一等好事還是讀書。”

  這間東方書店似是有魔力,一腳踏入,外面的喧嘩聲便分貝驟減,取而代之的是店內輕悠的音樂聲和人們翻閱書籍與小心踱步的聲音。在這樣的鬧市之中,竟還有這樣一間書店?這是不少人眼裏的新鮮事。對於愛讀書的人來説,在這樣的鬧市之中,就該有這樣一間書店,這是一處撫慰人心的存在。

東方書店(4月13日攝)。新華網 李浩 攝

  跨過時空,向著明亮那方

  在東方書店內,隨處可見的一句話便是“向著明亮那方”,這句話背後承載著這間書店的故事與氣質。

  東方書店最早創辦于1926年,創辦人是胡適先生的學生王嗣順,畢業于北京大學外語系。1925年,接受過新思想的王嗣順回到家鄉昆明,于昆華女中執教,在這裡接過宣揚新思想的火炬,次年,他開設了東方書店。

  “七七事變”後,當時的北平、天津相繼陷落,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南開大學內遷到湖南,在長沙組成了長沙臨時大學。隨著戰火迫近長沙,學校又決定西遷昆明,至此西南聯合大學成立。而東方書店,也被當時的學者和知識分子當作知識場和集散地。

  2018年,現任東方書店主理人的李國豪,因機緣巧合接手東方書店的重建與經營工作,就這樣,曾在風雨飄搖中給予無數讀書人安慰的書店,于其原址重生了。彼時的明亮,穿越時空,照亮了如今的文明街52號,讓每個來到這裡的讀書人,有勇氣和信念“向著明亮那方”。

  “知道東方書店的名字,還是靠地圖導航搜索出來的。”作為東方書店的第一位會員,汪振宇和東方書店的相遇,有些“滑稽”。酷愛讀書的汪振宇,自帶尋訪書店的雷達,東方書店重建時,他偶然檢索到書店位置,但因為當時街道還在修葺未能造訪,“後來我又查,查出來的結果告訴我東方書店是個賣計算機的地方,大失所望!”

  但是愛書之人的雷達是不會停的。待街道修葺好,他還是摸索著來到了文明街52號——不是賣計算機的,是書店!汪振宇回憶,那一刻,他是衝進書店的,接著便遇上了李國豪,兩人相談甚歡,隨後他便一屁股坐在書店裏,用三個多小時讀完了一本書,“那是我迄今為止讀書效率最高、最沉迷的一次。”

  同樣與東方書店不期而遇的,還有一位熱愛閱讀的中學語文老師谷潤。“有套試卷的題目與東方書店有關,後來我認識了國豪,發現這是間特別有趣的書店!”谷潤説起與書店的相遇,眼神發光。

東方書店老照片(新華網發)。(東方書店供圖)

  風雨不飄搖,書籍可漂流

  説起東方書店最大的一處亮點,那便是舊書置換,要麼拿不看的舊書來換錢,要麼大夥兒把這裡當成&&交換書籍。許多書籍,在東方書店裏“漂流”,煥發新的價值。

  這樣的“漂流”在抗戰期間便有了。當時,林徽因,聞一多,汪曾祺、李公樸等時常造訪這家書店。在汪曾祺的《讀廉價書》中,還能看到他在東方書店賣舊書換吃食的趣事,“到了文明街,出脫了字典,兩個人便可以吃一頓破酥包子或兩碗燜雞米線,還可以喝二兩酒。”

  文明街上的店家愈來愈多,遊客也愈來愈多。但這句“一頓包子,兩碗米線,二兩酒”卻沒沒有被遺忘,許多來東方書店進行舊書置換的讀者,都愛用這句話打趣自己,汪振宇也不例外。

  “有段時間我四處尋找郭寶昌老師寫的《大宅門》原著,因為時間比較久遠,找起來非常有難度,但巧的就是,我竟然在東方書店找到了。”汪振宇説,當時他十分興奮,拿去前&準備結算,才知道這是另一位讀者以舊書置換流通在東方書店內的。從此,汪振宇常常拿自己的舊書到東方書店內,希望能幫更多愛讀書之人,解決找不到書的“燃眉之急”。

  在東方書店,書籍“漂流”的模式不止如此。谷潤介紹,在她的牽頭和李國豪的支持下,東方書店不僅為室外勞動者搭建過圖書角,還曾多次組織公益讀書會,以各樣形式,把書籍的力量帶給更多人。

  谷潤這番介紹,讓我想起東方書店的圖書“盲盒”,每有好友來昆明遊玩,都會帶他們到東方書店去,而他們最後都會帶走書店內的“盲盒”,沒幾天,便會收到他們欣喜的報告,“盲盒開出的書,剛好是我最近想讀的類型!”

  李國豪聽後,甚是開心,“這就是我想實現的!東方書店作為實體書店,我希望人們在這裡能夠遇見想讀的書,打開自己讀書的世界。”

讀者在東方書店內看書(4月13日攝)。新華網 李浩 攝

  背著書,心裏不慌

  汪振宇隨身背著的書包裏,總要裝著兩三本書。一本是社科類的,碎片時間他會拿來翻閱,一本是專業書籍,方便他查閱資料,再一本便是小説散文類,心情鬱結時可以看看。

  “好多身邊的人都問過我,這麼沉為啥要背著。我就要背著,即便今天很忙,沒有時間看,可是我心裏會很踏實。我背著的,可是知識的力量!”汪振宇笑著説。

  讀了多年書,谷潤離不開書,閱讀讓她成為一名溫柔而堅定的女性。作為從業28年的語文教師,谷潤更多的是在談讀書,在她看來,讀書能讓孩子們的思維更完善,能見到更廣闊的世界。

  谷潤帶著孩子們一本書一本書地看,引導孩子們走進作家書中的世界,製作帶著個人理解的讀書手帳。每個階段的閱讀完成後,閱讀測試分數高的同學,會收穫獎勵。“前段時間,讀汪曾祺《昆明的雨》,獎勵就是汪老曾寫過的高郵鹹鴨蛋。孩子們過去通過閱讀,了解了味道,如今又通過閱讀,將這口書裏的美味,吃到了嘴裏。”

  夜色即將降臨,東方書店外的人群熙攘,叫賣聲偶爾會穿過樓板鑽進耳朵裏。有一瞬間,感覺東方書店真的像一座孤島,而下個瞬間,看到眼前的愛讀書之人聚在這裡,又覺得“孤獨”無非是生拉硬扯的情愫——畢竟,每個在此讀書的人,內心都無比充盈,他們在這裡閱讀、交友、談天説地,共同塑造著這座鬧市之中的東方書店。(完)

讀者在東方書店內看書(4月19日攝)。新華網發(朱棪 攝)

出品人:韓海闊

監製:李霞

統籌:羅春明

編導:張瑪睿

攝影:李浩

剪輯:李浩

撰稿:張瑪睿

指導單位:昆明市委網信辦

【糾錯】 【責任編輯:范芳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