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七一勳章”獲得者|“守邊老人”魏德友:用不變初心 築不朽界碑

作者: 張鐘凱、顧煜、高尊、胡虎虎    來源: 新華網    日期: 2021-07-29

  拼版照片:左圖為魏德友年輕參軍時的照片;右圖為放羊途中的魏德友(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仲夏時節,位于中哈邊境的新疆塔城地區裕民縣薩爾布拉克草原山花正盛,牛羊悠閒地吃著草。對于“七一勳章”獲得者、81歲的魏德友而言,這是他看了57年仍沒厭倦的風景。

  作為通往邊境地區的重要通道,薩爾布拉克雖然名叫草原,但實際上是一片草木並不茂盛的荒灘。冬季風雪肆虐,夏天蚊蟲猖獗,在這裏生活絕對不是田園牧歌般的體驗。

  從北京參加完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大會後,魏德友又回到了空曠寂寥的草原。57年來,魏德友在薩爾布拉克草原巡邊放牧,總裏程達20多萬公裏,相當于繞赤道5圈,成為邊境線上的“活界碑”。

  堅守一生的使命

  【草原上的“釘子戶”】

  薩爾布拉克草原地勢開闊,邊境前沿缺少天然屏障,特別是春秋兩季牧民轉場時節容易發生人畜越境,除了哨點的邊防軍隊,護邊員的巡查也非常重要。

  1964年,24歲的魏德友響應號召,從原北京軍區轉業到新疆生産建設兵團,來到了薩爾布拉克草原。“那時候這裏更加荒蕪,牧民走了之後,可以説就是無人區。”

  拼版照片:左圖為魏德友在巡邊間隙休息;右圖為邊境界碑(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緊接著,他從老家接來妻子劉京好,在邊境安下了家、養育了兒女。那時候,每天的清晨或傍晚,魏德友要來回走8公裏的牧道去邊境線,看有沒有人員經過的痕跡,到牧民留下的房子查看情況。

  20世紀80年代初,魏德友所在的連隊被裁撤,本可以分去離城市更近連隊的他卻主動留下戍守邊境,靠放牛羊養活一家人。

  昔日一同來屯墾戍邊的戰友陸續離開,邊防派出所的同志換了一撥又一撥,而魏德友卻一直扎根在草原深處,和老伴兒劉京好邊放牧,邊戍邊。

  【陪“你”一輩子】

  兩人在地窩子裏住了20多年,在艱苦時期,一年都吃不到醬油和醋,米面需要翻越幾十公裏牧道才能送進來,喝的是門口井裏打出來的鹽鹼水,過年就是一人三顆糖。為了守邊,魏德友未能見到父母最後一面;為了守邊,他多次在極端惡劣的天氣下與死神擦肩而過。

  妻子劉京好曾經因為忍受不了薩爾布拉克草原艱苦的生活條件,幾欲出走,最終都被丈夫感化選擇留下。“説不苦那是假的,他惦記著邊境,我惦記著他啊,走不了。”

  魏德友老兩口在家門前合影(2016年7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2002年,老兩口退休,在山東工作的子女勸他們回鄉養老,卻怎麼也勸不動。後來,子女又在團場買了房子,但老兩口還是不“挪窩”。

  “我要是想走,我當時就不來這裏了。在部隊時我就想好了,要守就守一輩子。”因為長期駐守在無人區,來新疆幾十年的魏德友仍是未改山東臨沂老家的鄉音。

  未曾褪色的黨性

  【“平凡人”的“自豪事”】

  魏德友是邊境線上的“活界碑”,更像一面在草原上行走的“黨旗”。

  38年前的6月,同樣是薩爾布拉克草原最美的季節,魏德友加入了中國共産黨。

  魏德友每年都堅持自己交黨費,在交通和通信不便的年代,他經常步行幾十公裏到團部,那是他少有的離開草原的時刻。

  羊鞭、收音機、望遠鏡和水壺被魏德友稱為他的“四件寶”,這是他每次巡邊都會帶的物品。其中,收音機是魏德友的最愛,是他了解黨的理論、國家政策和社會變化的途徑。“聽著國家一年年在變好,就覺得自己的守邊更有意義。”

  這是魏德友出門巡邊的必備物品(2016年7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草原風大夾帶著沙土,加上雨雪天氣多變,魏德友因此用壞了約50臺收音機。

  魏德友話不多,他始終覺得自己是個非常平凡的人。他認為,守好邊境是他作為一名共産黨員的使命擔當。“黨指向哪兒,我們走到哪兒。聽黨指揮,再艱苦,也要在那裏好好地工作。”

  對于獲得“七一勳章”,魏德友坦言自己“很慚愧”。“我其實沒做什麼。幾十年來就一直在做一件事。”魏德友説。在他守邊的50多年裏,魏德友勸返和制止臨界人員千余人次,管控區內未發生一起涉外事件,這是他“這輩子最自豪的事”。

  【蒼茫草原變紅色基地】

  偉大孕育于平凡之中。2016年以來,魏德友不忘初心、堅守邊境的故事被廣為傳頌,先後獲得“時代楷模”“全國道德模范”等榮譽稱號。

  魏德友堅守初心的精神感染了很多人。當地不少護邊員都把他當成榜樣,各行各業的人也一批批長途跋涉來到薩爾布拉克草原深處,在邊境荒蕪之地展開鮮紅的黨旗,與魏德友一起重溫入黨的初心。

  邊防派出所的官兵巡邏至此和魏德友交談(2016年7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老魏叔’是我們兵團人扎根邊疆的榜樣。我來了好幾次,每來一次都會被觸動一次。”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第九師黨委辦公室副主任朱振義,在“七一”前夕帶著20多名黨員再次來到薩爾布拉克草原,接受兵團精神的洗禮。

  始終不渝的初心

  【變與不變】

  魏德友的房子在中哈邊境173號界碑東南處,夫妻倆最開始就選擇把家安在邊境前沿。

  兩人最開始住地窩子,後來邊防連剛好在拆土平房,拆出來不少土塊和木頭,官兵利用空閒時間給他蓋了個像樣的住處。

  在當地政府部門的幫助下,如今土屋已經變成了磚房,還有一個寬敞的院子。院子裏的一塊刻有“堅守”兩字的石碑非常醒目。家裏也已經可以看電視,可以上網。房子旁邊建起了一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裏面設有講述魏德友老兩口守邊故事的展板和展品,還有一個放映廳,可以觀看以魏德友夫妻為原型的電影《守邊人》。

  這是魏德友老兩口的家(2016年7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在過去,魏德友和妻子每天巡邊之前,都會在院子裏用樹幹自制的旗桿升旗。如今,簡陋的樹幹旗桿已經“退役”,換成了標準的不銹鋼旗桿。

  塔城邊境管理支隊吉也克邊境派出所教導員付志優是魏德友家的常客。他經常組織年輕民警同志跟隨魏德友巡邊,聽“老魏叔”講當年的故事。他們在派出所墻上貼了一幅標語:學楷模初心不改,為人民使命不渝。

  “無論是寂寞時還是成名時,‘老魏叔’的本心一直都沒有變,始終保持艱苦樸素、堅守奉獻,這一點特別值得我們學習。” 付志優説。

  【樸素的願望】

  盡管生活條件有了很大的改善,魏德友還是喜歡住在老屋裏,喜歡穿他那身巡邊的迷彩服,喜歡別人叫他“老魏叔”。

  除了沒能見到父母最後一面,魏德友一直覺得對子女虧欠很多,在他們小時候對他們的照顧太少。2017年,魏德友的女兒魏萍辭去山東的工作,回到草原定居,接過父親的羊鞭,成為魏德友的接班人。

  魏德友在放牧趕羊途中用手機和女兒聯係(2021年6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胡虎虎攝

  “我希望她一定要把這個邊境管好,不要光考慮個人得失,為黨和人民做點貢獻,這就是我的願望。”魏德友説。

  如今薩爾布拉克草原的邊防力量增強了不少,魏德友不再擔心此處的邊境線無人看守,但他還是堅持放牧,“只要我還能走得動!”

  記者:張鐘凱、顧煜、高尊

  編輯:賈真、冷彥彥

[責任編輯:周倩]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09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