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塔裏木“同心圓”裏看南疆發展巨變

作者:    來源: 新華網    日期: 2021-05-28

  新華社烏魯木齊5月28日電題:塔裏木“同心圓”裏看南疆發展巨變

  新華社記者

  塔裏木盆地東西長約1500公裏、南北最寬處600公裏,周圍是昆侖、帕米爾、天山,中間是30多萬平方公裏的大沙漠。新疆和平解放前,受困于偏遠的地理位置、惡劣的自然條件,環塔裏木盆地居住的百姓生活長期陷于貧困。

  新中國成立後,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塔裏木盆地中的各族人民克服重重困難,以塔克拉瑪幹沙漠為圓心,建設縱橫交錯萬裏公路、鐵路、電路、天然氣管路,打破自然環境桎梏,畫出一個個“同心圓”,在較短時間內推動南疆人民生産生活條件得到巨大提升。

  打破桎梏 築起“同心圓”

  清晨,新疆和田喀讓古塔格村,村口的線路班車正準備啟動,壓面館內電機不斷“吐出”面條。

  這個千余人口的小山村,2014年以前,各種生産生活資料還十分落後,人稱“黑山村”。

  2015年當地安居房改造完成,2017年出村道路硬化,2018年國家大網電接入……與此同時,當地人均年收入從2014年的4000多元,迅速增長至2020年的14000多元。

  喀讓古塔格村的變化,正是塔裏木盆地大發展的縮影。

  從太空上看,南疆建設地圖上,一個個環繞著塔裏木盆地的項目落地、完工。

  塔裏木盆地現有包括村道在內的公路通車裏程79522公裏;750千伏電網2844公裏、220千伏電網9970公裏;天然氣輸氣幹線管道總長超3000公裏;在建和建成鐵路環線2716公裏;環盆地周邊沿線建成十幾個民用機場……它們,就像一個個“同心圓”,把塔裏木盆地各族同胞緊緊連起來。

這是2020年5月17日拍攝的建設中的新疆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道阻且長,今天的成就得來不易。

  塔克拉瑪幹沙漠南緣、和田市郊,一座紀念碑向著216省道高聳著。楊四清、蘇玉林、馬澤、袁光秋……14名築路英雄的名字,永久鐫刻在碑上。

  1984年,武警交通第五支隊受命修築這條翻越昆侖的盤山道,但山勢險峻、施工危險性大。4年後,118公裏的路通了,這14名建設者長眠在喀喇昆侖山中。

  “在沙漠裏修鐵路,設備都很難進去,還要小心沙塵暴。”今年59歲的王盡忠是新疆和若鐵路公司董事長,參與了除喀什到和田段的所有南疆鐵路建設。

  建設之時困難,維護起來更需要毅力。

  新疆和若鐵路鋪軌現場(2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阿曼 攝

  塔克拉瑪幹沙漠腹地,國網巴州供電公司運維檢修部輸電運檢五班班長艾合買提·托乎提和他的班組成員們,正艱難地巡檢在220千伏塔中線下。

  天熱時普通的鞋底都會燙化掉下來;風大時不敢多走半步,怕迷失在沙漠……“這條沙漠線有865基桿塔、315公裏,可供且末10萬多人用電,辛苦也值得!”艾合買提·托乎提説。

  大漠無言,芳華無悔。

  幾十年來,無數建設者們將青春和汗水留在了茫茫沙海,曾經山長水遠之地,早已換了模樣。“同心圓”“畫”出了南疆人民新生活。

  綠洲崛起 百姓換新顏

  這是新疆于田縣達裏雅布依鄉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全貌(2019年11月19日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于田縣城往北,塔克拉瑪幹沙漠腹心地帶。達裏雅布依村民、84歲的阿不都哈裏克·依明回憶説,搬到新居以前買個面粉都要在沙漠裏走10多天,路上喝河水、睡沙漠,吃的只有馕。

  4年來,達裏雅布依村民陸續搬遷到離縣城90多公裏的新定居點。柏油路、35千伏輸變電線路、自來水管網,把定居點與縣城連在一起。

  如今,阿不都哈裏克住在不進風沙的新房裏,喜歡看電視,“電視上好多東西沒見過”;喜歡吃紅紅綠綠有蔬菜的拌面,“好吃,以前沒吃過”。

  達裏雅布依村民曾被稱為“最後沙漠部落”,居住在深入塔克拉瑪幹沙漠腹地的綠洲中,離縣城200多公裏。易地搬遷和基礎設施的改善,讓“部落”一步跨入現代。

  基礎設施的“同心圓”不斷延伸,伴隨的是南疆人民擺脫貧困、發展振興。

在新疆尉犁縣羅布人村寨裏,羅布人阿木東·艾不東在塔裏木河畔烤魚(2019年4月11日攝)。

  ——特色農業發展起來了。香梨、蘋果、紅棗、葡萄、甜瓜、核桃、巴旦木……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塔裏木瓜果飄香;棉花、番茄、辣椒、木耳、玫瑰、恰瑪古……經濟作物將塔裏木盆地染成七彩畫卷。

  借力不斷完善的交通網、網絡新基建,創新的“公鐵聯運”“集拼集運”等運輸方式,塔裏木盆地裏的農産品遠銷海內外。南疆迅速發展成為全國重要的棉花、番茄、辣椒産地。特色農産品成為當地增收致富的重要支柱。

  ——現代工業興起來了。和田地區墨玉縣,一家肉雞全産業鏈生産加工企業扎下了根。“路挺方便,企業大門拐出去不久,便可以上高速。”企業行政管理部經理王金磊説,勞力、電力、土地成本都較低,産品不缺競爭力。

  在新疆和田夜市,一商販展示剛剛切好的瓜果(2020年5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菲 攝

  曾經的和田,“輕工業是彈棉花,重工業是釘馬掌”。如今的和田,有工業企業1014家,規上工業企業103家。

  ——大美新疆迎來了越來越多的遊客。羅布人世代生活在新疆羅布泊一帶,打魚為生,和外界打交道不多。隨著公路的延伸,這個略帶神秘色彩的人群進入大眾視野。

  這是2020年11月4日在新疆策勒縣天津工業園內拍攝的智能制造産業園一角(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現在的羅布人村落已經開發成景區,源源不斷的遊客順著水泥大道來到村寨,體驗羅布人傳統生活。2019年這個景區接待遊客45萬人次,主打經營紅柳烤魚的阿木東當年收入近10萬元。

  基建“同心圓”上的這些生産生活故事,是塔裏木盆地巨變的生動寫照。

  沙海揚帆 萬裏通未來

  在新疆和田地區塔克拉瑪幹沙漠中,電力工人在一處鐵塔上進行高空作業(2020年9月28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這一天,26歲的電力工人魏小軍像往常一樣,帶好防沙面罩、護目鏡、望遠鏡、鐵鍬等,跟隨師傅艾合買提進沙漠。守護電力線路大半輩子的艾合買提即將退休,但他的經驗與精神,正一代一代地傳下去。

  面向未來,塔裏木盆地裏的“同心圓”並不缺少守護。踏上新徵程,基建的“同心圓”還在向更遠的地方延伸。

  且末,王盡忠順著正在沙漠裏建設的鐵路鋼軌望向遠方。和田至若羌的鐵路是塔裏木鐵路環線的最後一段,全長825公裏,一多半在無人區,預計總投資超過200億元,沿線惠及百余萬人口。“為了南疆百姓,再難、再遠,我們也要把鐵路建起來。”他説。

  艾德萊斯綢工匠艾麥爾·艾力在接絲線(3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曉龍 攝

  相關部門資料顯示:烏魯木齊至尉犁319公裏高速公路正在天山中掘進;尉犁——若羌——和田超過1100公裏的高速公路項目正在沙漠戈壁中挺進;和田到若羌鐵路預計2022年建成;莎車至和田II回750千伏輸變電工程預計今年底建成投運;南疆天然氣利民工程將持續推進。

  南疆各族百姓的盼頭更足了。

  塔裏木盆地西邊,喀什老城居民、65歲的買買提·吾斯曼正在自家經營的“百年老茶館”裏品著當天的第一壺茶,並著手準備著今年旅遊旺季的到來。

  “以前燒茶,除了幹草就是煤,只能大鍋煮,茶的品質一般,顧客大多是周邊居民,沒有遊客,生意算是小打小鬧。”買買提説。如今,隨著機場、高速的建成,老城改造完工,茶館也用上了天然氣,生意越做越大。

  這是新疆和田縣喀讓古塔格村一家小吃店鋪(4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曉龍 攝

  喀讓古塔格村的班車司機阿布力肯·艾比布拉能致富靠的是路。2013年,他買了第一輛皮卡車,用于接送村民往返于和田;2015年買了輛翻鬥貨車,運送磚石料;去年底,他又買了輛新車,用于客運線路運營。

  近些天,他常去和田縣城的樓盤轉轉。“想要在縣城買房,到縣城做點生意、投資公司。”他説,路通後,見得多了,思維開闊很多,夢想也多起來了。

  公路、鐵路、電路、天然氣管路,打開了束縛塔裏木盆地各族百姓生存發展的桎梏,也鋪就了南疆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金光大道。(記者:黎大東、許晟、張曉龍、董博婷、顧煜、杜剛、符曉波、張鐘凱) 

 

[責任編輯:杲均豐]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504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