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馬車夫的“勞動有”

作者: 張惜妍    來源: 新疆日報    日期: 2021-05-06

  4月的一天,卡德爾·扎伊爾大叔坐在開往伊寧市潘津鎮的公交車上。他看著窗外路邊的杏花、農田裏的麥苗,心情像頭頂上的藍天一樣晴朗。

  卡德爾今年72歲,是伊寧市喀讚其民俗旅遊區“哈迪克”車隊的一名馬車夫,日常工作是駕著“六根棍”馬車在旅遊區載客遊覽。眼下,陪伴他20多年的老馬即將退休,他此行是去潘津鎮活畜交易市場,買一匹馬繼續他的馬車夫生涯。

  在活畜市場,卡德爾大叔相中了一匹四肢修長、步履輕快、身姿健美的駿馬,把它帶回了喀讚其民俗旅遊區。

  喀讚其民俗旅遊區是很多遊客來伊寧的必去之地,在他們看來,這條多民族聚居的百年老街,最能體現伊寧市的文化底蘊。

  一進景區大門,人頭攢動的老街散發出濃鬱的生活氣息,裝飾考究的“馬的”車隊是獨特一景。只見馬背上搭著艷麗的艾德萊斯綢,車裏鋪著草墊和地毯,每匹馬的脖子上係著20

  多個核桃大的銅鈴,馬兒跑起來的時候,鈴聲清脆悅耳,隔很遠都能聽見。這種以馬為動力的四輪車,車廂架子由6根圓木棍並排架起,因而得名“六根棍”。它行駛起來時有節奏的蹄聲和悅耳的鈴聲交相傳來,十分悅耳;弓形的扁圓木架在馬頭上方,好像給馬戴上了一頂桂冠,顯得十分高貴。

  在旅遊區內,遊客對馬的的喜愛遠遠超過了其他代步工具。當它每每與景區的街巷、庭院、民居、小橋清流、林蔭街道和民俗生活場景融為一體時,總會給人們帶來了一種別樣的體驗。

  隨著伊寧市公共交通的發展,“六根棍”馬車在20世紀70年代便退出了歷史舞臺。近年來,為了讓外地遊客了解伊犁的風土人情,“六根棍”馬車又現身景區,成為民俗風情遊的經典景觀。著名作家王蒙先生在《又見伊犁》中寫道:“就連新增加許許多多的‘六根棍’馬車,我覺得與其説是新添,不如説是恢復……”

  前些年,喀讚其還未發展旅遊業,這個片區街巷道路破舊,環境衛生很差,大部分居民收入低。2008年,伊寧市精心打造了喀讚其民俗旅遊區,鼓勵居民及低收入群體依靠各自的生活技能實現就近就業創業。2009年春天,卡德爾牽著一匹馬挂靠在景區“哈迪克”馬車隊,經培訓上崗後,成為一名馬車夫,服務對象是來伊寧市旅遊的八方遊客。

  當時,年近六旬的卡德爾是馬車隊年齡最大的車夫。老伴和兩個女兒擔心他幹不長久,他自己心裏也沒底。可是,想要讓家人過上好日子、蓋上新房子就得勤勞。“六根棍”馬車的回歸,讓自己的一技之長有了用武之地。他想證實一下,在“家門口掙錢”到底能掙多少。

  卡德爾從小生活在喀讚其片區的阿依墩街,他説:“以前我給別人蓋房子、扎掃把、看商店,啥活兒都幹過,這些年靠著勤懇勞動,我把兩個丫頭養大了,結婚了,現在,我的孫子們都上學了。我身體很好,還‘勞動有’,我感到很自豪。”

  卡德爾大叔説的“勞動有”是“有工作”的意思,它飽含對勞動的敬意。

  卡德爾大叔是馬車隊任職時間最長的馬車夫,這些年,景區的名氣越來越大,遊客一年比一年多。他的馬車載客率一直排在車隊前列。幹得時間久了,他總結出了一套自己的勞動方法:每天上崗,人和馬都要收拾得幹凈整潔。為了安全,駕車時不能跟遊客隨意交談,慈祥的笑容就是最好的招牌。“由于我的馬精神、車漂亮、服務好,遊客搶著坐我的馬車。這些年,我通過在景區趕馬車掙到了錢,蓋了新房子,還給我家丫頭開了商店,日子美得很。”他説。

  卡德爾大叔雖年逾古稀,卻不肯回家安享晚年,他把“勞動有”視為自身最大的榮耀:“我喜歡在景區趕馬車,身體好的話,讓我再勞動10年也可以!”

  這日清晨,卡德爾大叔喝過早茶,照常駕著馬車上班。路上川流不息的車輛,來來往往的行人,街邊店裏傳出的音樂,巷道裏的花香和綠蔭,讓他感到生活的自在愜意。

  還不到中午,卡德爾大叔的馬車又一次“滿員”,他駕馭著新買來的馬輕快地穿行在景區藍色街巷內,暮春的陽光灑在他身上,只見他將馬鞭虛空一揮,發出一聲輕響,馬蹄敲擊路面的“嗒嗒”聲、馬脖子上的鈴鐺聲,驚起成群的鴿子飛向天空。

  他仰起臉,望著遠去的鴿群微微一笑:不管是曾經的辛苦清貧,還是如今的富足安然,“勞動有”的信念從未改變,他享受到了生活給予自己的最好回報。

  

[責任編輯:李夢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412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