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新華全媒+ | 外國孤兒被中國夫婦收養,成為地質工作者,扎根新疆奉獻一生

作者: 潘瑩、張鐘凱、宿傳義、王菲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日期: 2021-04-26

  他是在亂世中出生的外國孤兒,由中國父母撫育培養,成為新中國大學生。近60年前,他甘願放棄留京機會,從祖國心臟遠赴邊疆,為新疆發展奉獻一生。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地質工作者,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是黨和國家培養了我,人要有感恩之心。”

  首發:“新華每日電訊”微信公號(ID:xhmrdxwx)

  作者: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潘瑩、張鐘凱

  視頻: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宿傳義

  圖片: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

  一個高大的身影,頂著一頭微卷的白發,拄著手杖,步履有些蹣跚,迎面向我們走來。

  眼前這位83歲的老人,高鼻深目,眼睛湛藍,一眼看上去,絕對是個“老外”。

  “我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絲毫沒有初次見面的陌生感,老人嗓音響亮,一張嘴就是地道的京腔,熱情地和記者侃侃而談。

  這位長著外國面孔的中國人,名叫李憶祖。

李憶祖老人在新疆烏魯木齊市接受採訪時留影(4月21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攝

  他的人生堪稱“傳奇”:他是在亂世中出生的外國孤兒,由中國父母撫育培養,成為新中國大學生。近60年前,他甘願放棄留京機會,從祖國心臟遠赴邊疆,為新疆發展奉獻一生。

  最近,他的事跡被媒體報道後引起廣泛關注,人們為他甘願扎根邊疆、報效祖國的赤子之情所感動。他為什麼願意在新疆待一輩子?又如何看待自己的傳奇人生?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地質工作者,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是黨和國家培養了我,人要有感恩之心。”

李憶祖老人在新疆烏魯木齊市接受採訪時留影(4月21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攝

  一個陽光明媚的春日午後,在烏魯木齊市體育館路附近一棟老舊的六層住宅樓前,我們帶著這些疑問,走近李憶祖老人,近距離聆聽他的愛國情懷。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

  “我專門挑選了這身衣服,打扮了一番。”身穿米色襯衫、黑色短風衣和牛仔褲的他,面露微笑,神採奕奕。作為烏魯木齊市委老幹部局“黨旗耀初心”宣講團成員,他準備為年輕黨員們講講自己的經歷。

李憶祖老人(左)與烏魯木齊市委老幹部局幹部王瑾瑩交流(4月21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攝

  此時,距李憶祖24歲離開北京,意氣風發奔赴新疆,已過去近一個甲子。

  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到新疆?“這和我的成長經歷和所受的教育緊緊相連。”李憶祖説。

  1938年,李憶祖在天津一家教會醫院降生,他的外國父母不知去向,一對中國夫妻將他帶回北京撫養。也許是希望他將來不要忘本,養父母為他起名“憶祖”。

  小時候,因為長著一頭惹眼的金發,他走哪兒總喜歡戴著帽子。受了委屈、挫折,養母趙秀珍就是他的安全港。“我母親沒什麼文化,一輩子也挺艱難。但她一直告訴我,人要做一個有骨氣的人,這句話對我影響很大。”

  他在養母老家山東鄉下度過幼年時期,抗戰勝利後回到北京,在東長安街一所小學接受教育。天資聰穎的李憶祖學業順利,一路考入北京育英中學、北京二中。“為實現理想走進來,為服務社會走出去”,他至今仍記得鐫刻在母校北京二中門前的校訓,記得地理老師帶領同學們到香山了解地質知識的情景。

李憶祖退休後在母校北京二中留影。(受訪對象供圖)

  和那個時代的很多人一樣,他崇拜小説《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主人公保爾·柯察金。高中時,學校組織他們和“中國保爾”吳運鐸結成對子。

  這位“中國保爾”被他視為現實中的偶像。吳運鐸給中學生講的一段話對李憶祖産生很大影響:“我們每個年輕人都應該是生龍活虎,精力充沛的戰士,隨時準備到最艱苦、最困難、最需要的地方去……把我們的力量、我們的智慧、我們的生命、我們的一切都交給祖國、交給人民、交給黨吧!從人民和黨那裏,我們將獲得無窮的力量,去移山倒海,開發礦藏,修建水閘,徵服沙漠,把我們祖國建設成美麗的花園!”

  “聽完吳運鐸的報告,我就到新華書店買了這本書。”李憶祖一直珍藏著一本1953年第一版《把一切獻給黨》。“它跟著我從北京到新疆。”盡管封面已經泛黃,書皮破損的地方被透明膠帶仔細粘好。

李憶祖老人在屏幕上放出自己購于1953年的《把一切獻給黨》(4月21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攝

  高中畢業前,學校邀請兩名北京地質學院學生作報告。不料想,這件事因此改變了他的命運。“他們吹牛説在青海工作,風景如何如何美;又説晚上住帳篷,結果熊進來了……我心説,哎,這挺適合我的性格!所以,那時候高考第一志願第一專業,我填的就是北京地質學院地質測量與找礦專業。”

  在北京地質學院讀書期間,每年都要出野外實習,他和同學們曾從湖南到福建,實地了解紅色政權艱苦卓絕的奮鬥歷程。“在福建長汀翻過虎忙嶺時,縣上的同志帶我看了許多山洞,洞中有‘紅軍萬歲’等標語,給我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李憶祖説。

  大學畢業時,他主動要求到新疆工作。“那時,我們地質測量與找礦專業330名畢業生,有70余人要求到新疆工作。大家懷著報效祖國的願望,主動申請到邊疆去、到艱苦的地方去,奉獻自己的青春和知識。”就這樣,1962年,李憶祖成為新疆煤田地質局156煤田地質勘探隊一員。

李憶祖在新疆吉木乃縣礦區工作時留影。受訪對象供圖

  他在勘探隊的工作是礦點檢查,在天山南北山區地帶到處跑,探尋哪裏有礦、有多大價值、是否需要下一步工作,去的都是人煙稀少的地方。“四五個人一臺車,帶兩桶汽油,找礦工作需要的話,甚至還帶著炸藥,都放在車上。每年4月份出去,9月份回來。到山裏車進不去的地方,我們就背著儀器翻山越嶺。司機師傅體諒我們,想讓我們少走點路,就在沒路的山石上顛簸,開到實在走不了的地方才停下。不過,那時候年輕,我們總住在水邊,就用石頭壘個水池子,在裏面泡澡。”如今,提起當年野外工作的艱苦情景,他不以為苦,反而“嘿嘿”得意地笑。

李憶祖(右)1962年在新疆鄯善底湖考察。(受訪對象提供)

  長期在新疆廣袤的山水間跋涉,他學會了騎馬、騎駱駝,掌握了野外生存技能。幾個石頭支起一口鍋,化點雪水,餅子就著牦牛肉,熱一熱就是一頓飯。“我真沒覺得特別辛苦,每一天都很新鮮,幹勁兒十足。通過努力,找到地下的礦産,就是很高興的事情。”

李憶祖老人在為年輕黨員們講述自己的經歷(4月21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攝

  在新疆工作沒多久,他娶了同為搞地質的蘇州姑娘曹錦霞,並把她接到了烏魯木齊,從此在新疆扎下根來。其間也有過多次調離新疆的機會,但最終還是留了下來。

  “我生在中國,長在中國,理應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回報祖國。回頭再看一看在新疆的經歷,我覺得自己可以説無愧一生。”他説,新疆就是他的家,他對這裏有著發自內心的熱愛。

  愛攝影 搞科普 孜孜不倦發揮余熱

  在北京地質學院讀書時,李憶祖報了攝影班,從此相機不離手。他保存下來的照片達數萬張,其中大部分黑白老照片是在新疆各地野外工作時的珍貴記錄。

  1976年,他在離家170多公裏的托克遜礦區工作,年幼的兒子沒人帶,他只好帶到野外。當時領導要他辦一個工人大學,由他編寫適合工人學習的講義,並講授“普通地質學”和“煤田地質勘探方法”。在當時拍攝的一張照片上,他的兒子站在工人中間,開心地笑著。

李憶祖1976年在新疆托克遜礦區工作時,其年幼的兒子與礦區工人合影。(受訪對象供圖)

  還有一張照片是一戶哈薩克族牧民的合影。那是40年前,他在北疆烏倫古河一帶工作。一天外出工作時,車陷在水溝裏,怎麼也弄不出來。他跑了一公裏多路,到了一個牧民家裏,想請他們幫忙。掀開帳篷一看,家中除了老人就是孩子。

  聽到他的困難,哈薩克族老人二話沒説,就叫孩子們拿上坎土曼(一種鐵制農具),走到陷車的地方,連挖帶推,終于把車弄了出來。為了感謝老人,他為這家人拍下了合影。照片洗出來後,他寄給老人一張,另一張一直保留到現在。

李憶祖老人在屏幕上放出40年前拍攝的照片,這是一戶曾給予他幫助的哈薩克族牧民(4月21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攝

  從事野外勘探工作的22年間,他經歷過不少兇險的時刻:乘車剛從橋上通過,橋就被洪水衝毀;用炸藥爆破時,有幾枚沒響,他冒死爬進礦坑檢查;在阿爾金山無人區考察時,他騎驢行進,先是從驢背上摔下,後又發燒,在同事攙扶下忍著傷病,堅持爬上海拔4000米的檢測點,險些耽誤醫治……

李憶祖1962年與同事一起在新疆鄯善紅旗坎野外考察。(受訪對象供圖)。

  上世紀80年代,他調到新疆煤田地質局156隊子校。在這裏,他入了黨,並從此步入教育行業,在學校擔任物理教師。此後,他又任自治區煤炭廳子校校長,後來調到烏魯木齊市教育局工作,直至1998年退休。

  閒不下來的他,退休後發揮自己知識淵博、動手能力強的特點,投身到關心下一代的工作中。他編寫講稿,制作教具,講課生動形象,深受學生歡迎。“我給孩子們講什麼叫磁懸浮,就弄兩個磁鐵,一個發電機,一傳電就轉起來。做這些小玩意兒,讓他們一看就明白,發明並不神秘,人人都可以!”

  他前後編寫了近80萬字內容廣泛、資料詳實的講稿,買來錄像機、錄像帶,收集、錄制科普、歷史、政治思想教育等相關視頻資料。為了方便編寫講稿,他還學會了使用電腦。聽他講課的對象,涵蓋學生、教師、幹部、家長……

  曾有一名蒙古族中學生聽過李憶祖講課後,經常給他寫信,請教學業及成長中遇到的困惑,分享在考學、擇業中的酸甜苦辣,雙方保持通信近十年。一些基層教育工作者在教學中碰到難題,也願意和李憶祖交流傾訴,聽取他的意見,這些來往信件他一直保留著。

  不止于此。古稀之年,李憶祖又做了一件事,他從2011年開始,歷時8年,擔任央視“地理·中國”攝制組顧問,再次走遍新疆,參與制作了體現新疆山水之美的專題係列片。也是在那次長途勞頓之後,他的膝蓋受到損傷,至今行走仍受影響。可他依然豁達樂觀,“我拍下了不知多少美景呢!”

  現在,在那個已居住了30年、60平方米的陋室中,李老每天醒來最重要的事,就是整理自己拍攝的照片,把它們分類制作成係列,上傳到音樂相冊中,供網友觀賞。

  烏魯木齊市委老幹部局幹部王瑾瑩説,李老家中除了幾樣很少的家具,最多的就是書,還有用大大小小紙盒裝著的錄像帶、光盤和自制的教具。他淡泊名利,有評選先進的機會,總是留給年輕人。

  講歷史 寄語年輕人

  今年是李憶祖入黨40周年。

  “一晃近60個年頭過去了。在我來疆的同學中,有的為新疆地質事業獻出了年輕的生命,有的退休後回到內地。為什麼我留在新疆?因為多年從事野外地質工作,走遍了新疆大地,這裏的山山水水留下了我。”4月21日,在與烏魯木齊的年輕黨員們交流時,李憶祖這樣回憶。

李憶祖1972年在西藏阿裏門士煤礦工作。(受訪對象供圖)

  “新疆山好、水好、人更好,生活在這裏的各民族形成了大氣豪放的性格,能歌善舞、熱情好客,各民族間相互熱愛、相互關心、相互支持。”李憶祖説。

  “我今年83歲了,曾走過80%的祖國大地。1972年我和同事們去西藏阿裏地區,在岡底斯山從事地質工作,又從阿裏沿著中印、中尼邊境走到拉薩。2005年我又去了拉薩,看到西藏發生的巨大變化。在西藏、在新疆,祖國的每一寸土地都給我留下了難以忘卻的記憶,可以説,我親歷了祖國發生的巨大變化。”

1972年,李憶祖和同事們在西藏阿裏地區工作。(受訪對象供圖)

  “我是有外國血統的中國人,我是由一位善良、淳樸的中國母親,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撫養長大的。所以不管到哪兒,我都有一顆永遠不變的中國心。”

李憶祖老人在為年輕黨員們講述自己的經歷(4月21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攝

  回顧自己走過的道路,他説:“從少先隊員、共青團員,到共産黨員,我深感黨和國家對我的培養和教育,使我走上了為人民服務的道路。”

  他並不認可許多媒體稱他為“地質科學家”,“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地質工作者,只不過退休後願意給孩子們講講課。”

  “祖輩不畏犧牲,浴血奮戰,開辟了中華民族的新紀元;父輩不怕困難,團結一心,推動了中國現代化的進程;今天的年輕人是繼往開來的一代。我真誠地希望你們奮發進取,像前輩們一樣,做一個頂天立地、弘揚中華正氣的中國人。”

  在歷時一個小時的交流會上,會場的年輕黨員們認真聆聽,許多人目不轉睛地盯著大屏幕上李老親自制作的課件,不時有人低頭在筆記本上記錄著。

  交流會結束時,大家全體起立,一次又一次用掌聲致敬這位為新疆奉獻一生的老人。

交流會結束時,大家全體起身,用掌聲送別李憶祖(4月21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攝

[責任編輯:茹斯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379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