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甜石榴産銷“三變”讓山野窮鄉躍居“首富”

作者: 朱翃、關俏俏    來源: 新華網    日期: 2020-12-08

  新華社烏魯木齊12月8日電(記者朱翃、關俏俏)“甜到齁”是“皮亞曼甜石榴”的“賣點”,也是消費者戲謔吐槽的“槽點”。正是這“甜蜜的煩惱”,讓昔日昆侖山腳下的貧瘠之地一躍成為新疆和田地區“首富”。

在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皮亞勒瑪鄉庫木博依村,一名小朋友展示“皮亞曼甜石榴”(11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關俏俏 攝

  夾于大漠與高山之間,古絲路重鎮新疆皮山縣果農引以為豪的“皮亞曼甜石榴”這些年有了多與少、早與晚、進與出的變化,成為名副其實的“搖錢樹”。甜石榴産銷“三變”的故事背後,折射的是農民們經營思維的轉變和追求高質量發展的努力。

  一株石榴樹挂果越多越好嗎?曾經農戶們深以為然,“果子越多賣得錢越多吶!”;如今卻有了不同的答案。

  皮亞勒瑪鄉庫木博依村黨支部書記買買提明·馬合蘇提告訴記者,石榴花開季,農戶們舍得剪掉部分石榴花,主動減少了挂果。

在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皮亞勒瑪鄉庫木博依村,農戶在整理石榴(11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關俏俏 攝

  “挂果多了,營養得不到充分保證,石榴反而長得不好,個頭小、品相差,自然賣不出好價錢。”買買提明説,“剪去一些,養分有了保證,結出的石榴個個大又甜。同樣一棵樹,産值反而增加了。”

  從“一剪沒”到“一剪美”,在多與少的變化裏,皮亞勒瑪鄉的農戶們學會了優先保障品質,從追求量到追求質,方向對了,致富之路就越走越寬了。

  雖然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庫木博依村的人均年收入邁過17000元大關,比去年又多了七八百元。

  增收背後,還見變化之功。農戶圖爾蓀·喀吾孜用實際行動詮釋了“早晚之變”。

在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皮亞勒瑪鄉庫木博依村,農戶在整理石榴(11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關俏俏 攝

  11月底,“皮亞曼甜石榴”的銷售旺季已經結束,但在圖爾蓀家的院子裏,還存放著數百公斤果子。當記者帶著“滯銷”的懷疑詢問時,圖爾蓀卻自信地介紹起自己精明的計劃:“這些可都是特級果、一級果,等到元旦或春節的時候再賣,那價錢可是高高的。”

  圖爾蓀告訴記者,以往十月中下旬的採銷旺季,大家都早早地拿出來賣,想著趕緊把石榴賣了錢“落袋為安”。一擁而上反而被採購商壓價,好石榴也賣不出好價格。

  2018年圖爾蓀和村裏幾家農戶成立了“惠農石榴合作社”,一方面加強了石榴種植技術的學習與培訓,另一方面也學了不少市場經濟的小竅門。“我上海的朋友告訴我,好飯不怕晚。咱們的好東西也要找個好的窗口期賣嘛。”

  出貨旺季時,石榴一級果的收購價也不過每公斤20元左右;到了元旦、春節,同樣的石榴能賣到30多元。早與晚的時間差,為果農收入再添“紅包”。

在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皮亞勒瑪鄉庫木博依村,農戶在整理石榴(11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關俏俏 攝

  相比農戶們為石榴品質和銷售時機開動腦筋,村幹部則為保護“皮亞曼甜石榴”這塊“金字招牌”費心盡力,從運輸環節“只出不進”到定制二維碼,原産地品牌保護工作可謂土洋結合。

  “隨著皮亞曼甜石榴的名氣越來越大,一些商人來‘蹭熱度’,搞‘過路石榴’——把外地産的石榴拉到皮亞勒瑪鄉冒充銷售,損害了我們甜石榴的品牌和美譽度。”庫木博依村駐村第一書記阿依古麗·艾合麥提説。

在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皮亞勒瑪鄉庫木博依村,農戶在包裝石榴(11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關俏俏 攝

  為此,每到銷售季,皮亞勒瑪鄉組織各村採取措施,運輸環節只出不進——只能從皮亞勒瑪鄉向外發貨,不允許外地石榴到皮亞勒瑪鄉來卸貨和轉運。此外,鄉裏還專門定制了統一的二維碼來進行識別和保護。

  圍繞著“皮亞曼甜石榴”的人和事都有了變化,頭腦活了、腰桿直了、口袋鼓了,日子越過越舒坦了……不變的是那枝頭的紅紅火火,那吃到嘴裏的汁多味甜……(完)

[責任編輯:李夢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37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