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喀納斯的雲

作者: 劉佳    來源: 新疆日報    日期: 2020-11-04

  我見過喀納斯的雲。

  喀納斯的雲在山谷裏站著,細長潔白,好像一棵樹。它跟我在別處看到的雲不一樣,那些雲都是橫著飄,而不是像此刻那樣站立不動。

  旅遊者很難形容喀納斯的景色。喀納斯不光有一個湖,它還有碧玉般的喀納斯河,有秀美的白樺樹和松樹。

  我喜歡把白樺樹和松樹放在一起説。

  在喀納斯,白樺樹和松樹常常會長在一起。白樺樹的樹身比白楊樹更白,帶著醒目的黑斑節。松樹比白樺樹的個頭矮但更壯實,像男人的體魄。白樺樹嫩黃的葉子在風裏“嘩嘩”抖動,看久了會讓人暈眩。

  松樹的樹幹,色澤近于紅,像小夥子的胳膊被烈日曬紅了的那種紅,而不是醬牛肉的紅。松樹如果有眼睛的話——這只是我的想象——該是多麼明亮,一眼看出十裏遠。

  喀納斯的雲比我更了解這片大地。它每天見到大尾羊從木板房邊跑過去,看到五彩斑斕的野花之上是白色雪山,雪山之上的天空藍得簡直讓人睜不開眼睛,眼睛瞇成了緊閉的蚌殼。

  雲在白樺樹和松樹間逛蕩,從山頂一個跟頭栽到地面卻毫發無損,然後站在山谷,扮演羊群或者棉花糖。我在喀納斯看見山崖突然冒出一朵雲,好像雲“呯”地一下爆炸了,但我沒聽到聲音。白雲在灰雲的襯托下如蠶絲一般纏綿。

  雲在山腳下奔流。它們盡量做出浪花的樣子,雖然不像,但意思到了。雲不明白,它不像一條河的原因並不是造不出浪花,而是缺少“嘩嘩”的水聲,也缺少魚。這些話用不著喀納斯的雲聽到,它覺得自己像一條河就讓它這麼去想吧。

  喀納斯的雲飄到河邊喝水。喝完水,它們躺在草地上等待太陽出來,變成了我們所説的輕紗般的白霧。在秋天的早晨,雲朵在樹林裏奔跑,樹枝留下了雲的香氣。夏季的夜晚,白雲的衣服過于耀眼,它們紛紛披上了黑鬥篷。

  喀納斯的雲得到了松樹和白樺樹的靈氣,變成了“雲精”,在山坡上站立、臥倒、打滾和睡覺。

  去過喀納斯的人會看到,雲朵不僅在天上,還在地下。人們走過青岡樹林,見到遠處橫著一條霧氣蕩漾的河流,走近才發現它們是雲。喀納斯的雲朵摸過各色野花,摸過松樹和白樺樹,把它們身上的香氣留在了河谷。

  早上,河谷吹來似花似果的香味,那正是雲的味道,長時間地留在人們的脖子和衣服上。

  喀納斯的雲會唱歌。這聽起來奇怪,其實一點也不奇怪。早上和晚上,天邊會傳來“咝——”或者“哦——”的聲音,如合唱的和聲。學過音樂的人會發現這些聲音來自山谷和樹梢的雲。

  它們邊遊蕩、邊歌唱。

  在喀納斯,萬物不會唱歌將受到大自然的嘲笑。

[責任編輯:李夢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95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