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劉珺做客中國金融四十人“曲江講堂”,談當前形勢下居民資産配置

作者:    來源: 交通銀行    日期: 2020-08-12

    中國居民金融資産配置需求逐步上升

    多元化投資是取勝抓手

    “中國或許正成為當前全球投資的熱點,人民幣資産的全球吸引力顯著增強。”在8月11日晚舉行的第二期中國金融四十人“曲江講堂”上,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成員、交通銀行行長劉珺表示。

    劉珺的演講主題是“當前形勢下的居民資産配置”。當前,居民資産配置面臨諸多不確定性因素,尤其是長期利率下行將顯著侵蝕投資收益。劉珺認為,資産配置中,控制風險永遠是首要要素,而多元化配置則是投資取勝的唯一抓手。

    去年,我國人均GDP超過一萬美元,“這意味著國內居民對金融資産的配置需求或將逐步上升。”對于當前我國居民資産配置,劉珺提出三條建議:第一,量入為出,理財宜早不宜晚;第二,不要高估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第三,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中國正成為全球投資熱點

    疫情導致的不確定性遠大于確定性。劉珺認為,資産配置內外部環境呈現出三個新特徵。

    一是,疫情導致金融市場出現歷史性大波動。風險資産和避險資産普遍陷入“流動性危機”,負利率也將成為常態。

    二是,投資的方式和行為正在發生根本性變化。被動型投資的興起和快速發展在解構傳統投資的同時,也與量化和智能投資一起開始建構新的投資格局。

    三是,應對疫情的超常規財政政策為未來全球市場埋下風險隱患。疫情期間,幾乎所有發達經濟體都推出了大規模財政刺激政策。預計政府杠桿率將普遍超過100%。作為風險發源地,美國具有風險全球配置的能力,其向全球轉移風險給其他國家埋下了隱患。

    “在新的內外部環境下,資産組合與以往不同,過去的經驗未必能夠指導未來。”劉珺舉例認為,盡管此前投資新興經濟體是一種提升收益的方式。但在疫情背景下,部分新興經濟體的脆弱性加速暴露,新興經濟體不再適合作為整體板塊開展投資,而是需要在個體分析的基礎之上有效增加顆粒度,使新興經濟體的活動投資變得更為精確。

    而更明智的選擇或許是投資中國。

    數據顯示,中美十年期國債利差從過去的60個基點擴大到當前的200個基點。當前,中國股票市場尤其是港股市場估值並不是很高,債券的收益率相對也比較高。“中國或許是現在主要經濟體中為數不多的能夠提供正收益資産的大型經濟體,並且這種正收益資産的體量相當之大,可以吸納很多投資資金。”劉珺認為,下一步,投資全球未必是好的投資主題,但中國或許正成為當前全球投資的熱點,人民幣資産的全球吸引力顯著增強。

    居民金融資産配置需求逐步上升

    利率下行將侵蝕投資收益

    資産配置領域有一個重要判斷,即當一個國家的人均GDP高到一定程度,其國民或機構對房地産的投資就會降低,人均GDP一萬美元通常就是這道分水嶺。劉珺指出,2019年,中國人均GDP超過一萬美元,這意味著國內居民對金融資産的配置需求或將逐步上升。

    從房産投資的角度看,伴隨經濟結構的調整和房住不炒的調控引導,房地産市場將逐漸回歸理性。數據顯示,2017年以來,商品房銷售面積增速以及房價漲幅均在逐漸放緩。“相對于其他投資,不動産投資的變現能力相對較弱,同時對地點的要求相對較高,關鍵時候如果想變現,可能要付出相對較大比例的折讓。”劉珺表示。

    與此同時,發達國家利率長期呈現下行狀態,而中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呈現出震蕩走低的趨勢。劉珺認為,未來中長期利率的下行或許是一種常態,而長期下行的利率會使收益率增長更加緩慢。

    “投資上有一個‘七二定律’,即本金增值一倍,所需要的時間等于72除以年收益率”,劉珺表示,利率下行和通脹將對投資收益造成侵蝕,實際投資回報的增長將更加緩慢。

    在七二定律下,當年化收益率為6%時,以復利計算,12年可以讓名義投資回報翻倍。而當年化收益率降為5%時,名義投資回報翻倍需要約15年。當年化收益率繼續降為4%,名義投資回報翻倍需要約18年。

    若加上通脹,“即使是1%或2%的通脹,也會使投資收益翻倍所需的時間提升一倍。”劉珺指出。

    資産配置多元化是唯一免費午餐

    劉珺強調,做好資産配置,控制風險永遠是首要要素,而實證研究已經證實,多元化配置是投資取勝的唯一抓手。

    事實上,沒有任何一種單一資産能持續上漲,即便是長期累計收益不錯的資産,例如美股,如果觀察它從2011年到2020年上半年的波動率曲線,其劇烈程度也超乎想象。

    另一方面,“很多投資人認為自己能有效地擇時進出市場,一定程度上可以捕捉到市場的‘頂’,同時抄著市場的‘底’,但數據證明,貪婪和恐懼始終是人性的弱點,追漲殺跌是一種人性的必然。”劉珺總結道,所謂“爆款魔咒”恰恰説明了這點,基金申購熱潮通常對應著市場的階段性高點。人性總是會引導投資者在恐慌的時候“割肉”、在瘋狂的時候涌入。行業輪動和交易費用也讓個股投資的難度進一步加大。

    不過,“分散配置、組合投資可以讓收益波動明顯降低,資産配置的多元化是投資唯一的免費午餐”,劉珺指出,“資産之間的相關性越弱,分散風險的效果也就越好,持續加入低相關資産(例如商品),還能繼續拓展有效邊界,獲得更高的夏普比率,即性價比更高。”

    針對當前形勢下的中國居民資産配置,劉珺從三方面給出建議:

    一是量入為出,理財宜早不宜晚,有閒錢才做投資理財。投資者要認識到做好財務安排的重要性,有些理財産品不能馬上變現,所以要在日常使用和未來應急之需的基礎之上進行理財。同時,理財應盡量早,越早存錢,復利效果越驚人。

    二是做任何投資決策前,都需考慮自身的風險承受能力,不要高估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追求高收益的同時,承擔的風險通常也會增加。

    三是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資産配置對專業性要求很高,從市場研判到制定配置方案,再到執行配置方案,如果是非專業團隊或缺少專業經驗,就很難做得好。建議委托專業的機構和人士進行投資理財。

[信息發布]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5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