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無錫一棉建廠:“一根紗、一匹布”穿越百年

2019年10月16日 11:34:10 來源: 無錫市委宣傳部

  “保存得這麼好……”今年國慶節期間,榮德生的孫女榮智安到訪無錫一棉。看到祖輩、父輩曾經使用過的辦公桌椅,置田建廠時的地契立柱,工廠管理的規章文書,眼眶不由濕潤;與這些“老物件”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一棉現代化的智能工廠,她在感動之余更露欣喜:“那時建的廠,歷經百年,現在發展得這麼好。”

  締造一家百年企業,本身就是一項壯舉;更難得的是,以“一根紗、一匹布”穿越百年,始終初心未改。

  1919年,中國著名民族工業實業家榮宗敬、榮德生兄弟,在當年荒涼的梁溪河畔建起了申新三廠,成為中國民族紡織業典范;蹚過歷史的長河、歷經數代人的接力,當年“實業報國”之志向,在如今的錫山區團結路,演變成無錫一棉“高度專業、高端立足”的抱負。更展傳承與創新之悠長意蘊的是,一棉選擇在16日啟動萬裏之外埃塞俄比亞工廠的“投産鍵”,30萬紗錠即將在非洲大陸上舞動。

  百年一棉,絲路全球——實業紗線從梁溪河畔到“一帶一路”,正勾勒出第二個百年“絲路全球”新圖景。

  百年實業

  “實業救國”的初心之志刻入基因,成就一代代人堅守主業的專注與精進

  一百年只做一件事,夠專注。

  即便在歷史悠久的紡織業,百年企業也不多見。 無錫一棉為何“還是這麼好”?“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主業,紗、布,”無錫一棉董事長周曄珺説。1984年大學畢業後進入一棉,身為企業的第十七屆、十八屆“掌門人”,她深切地知道,創業先輩們“實業救國”的志向,至今仍是推動企業發展的動力之一。一根紗、一匹布走過百年,初心之志刻入企業發展的基因,一代代的“相似選擇”詮釋了堅守實業背後的精進追求和自我革新。

  比如對一流設備的投入。1919年,榮氏兄弟創辦申新三廠,引進的英國、美國設備,建成後紗錠50000枚、布機500臺,可年産棉紗3萬余件、棉布30萬匹,在國內規模無二、同業矚目,為成為民族紡織典范夯下基礎。

  “這些設備,就是世界最先進的,”目光注視著企業百年展示廳內那臺標明“1920”年份的紡機,周曄珺由衷感嘆。來看看一代代創業者的選擇:1979年,引進了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25920錠全流程紡紗設備和部分織造設備;1985年受紡織工業部委托進行棉紡全流程成套新技術工業性實驗,全面實施老廠改造設備大規模更新;上世紀90年代在中國大陸率先引進燒毛機;2000年就成立了計算機信息中心,構建起初步的信息化網絡,15年間用幾十萬個傳感器與數千臺設備串聯成傳感網絡。

  率先的,不僅僅是設備。從中國近代民族紡織業典范走來,無錫一棉在時代之中總能夠瞄準時代趨勢“敢為人先”:上世紀70年代末,在全國第一個開展來料加工補償貿易,率先與外企合作;1993年成為全行業首批擁有自營出口權企業,如今出口銷量已多年穩居國內棉紡行業第一;1999年,一棉開始思索:傳統産業如何融進新元素、賦予新生命力。次年開啟信息化徵程,成為中國棉紡織行業兩化融合最早的探索實踐者。到今天,在埃塞俄比亞國家工業園建起新工廠,再次成為棉紡行業國企當中的“第一個”。

  多年來總有人勸一棉的領導,“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裏”。領導層深思後給出回答:“籃子如果不拎在自己手裏,仍然不保險。棉紡市場那麼大,我們只需做自己擅長的事、努力成為行業最頂端的那個。”專注實業、敢為人先是無錫城市工商基因,百年一棉便是最好的樣本。

  百年風雨

  “逢難更進”的自信韌勁深入肌理,每遇困境必以創新強力穿越“澗道之峽”

  一百年做好一件事,不容易。

  發展路上難免荊棘,一棉歷史上遭遇困局又走出困局的事不少。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那年,尤其讓人印象深刻。

  “確實是很困難。”周曄珺當時是常務副廠長。然而那年,一棉沒有流失一個國際客戶,還開拓了新客戶。助力並非只有國家的新政。原來,之前籌備已久的高支紗線正式投産,開拓了歐洲高端市場。而2001年引進的最先進的緊密紡紗技術,也適時延伸出質優價低的新産品,成功引導市場。老工人們回憶,行業雖不景氣,仍有後道制衣廠帶著千萬現金來提貨——創新的力量在困局中愈發明顯。

  一次困局,讓技術創新推動品牌的躍升。一棉TALAK品牌成為中國名牌,國內市場上與福田、雅戈爾、海瀾之家等國內著名企業形成了合作關係;國際市場上,成功配套國際高檔服裝面料和家紡産品。今天無錫人身著BURBERRY風衣,可能還不會想到,布料就來自于身邊的這家百年企業。所以在一棉,你能看到一面“光芒耀眼”的墻,光芒源自刻在墻上的那些世界頂級品牌:HERMES、CHANEL、LV、BURBERRY、HUGO BOSS……作為它們穩定的供應商,一棉被歐洲客商譽為全球最優秀的棉紡織工廠。

  另一次困局,則讓管理創新推動價值的躍升。1999年,無錫一棉要壓縮3萬紗錠,既要縮編減員,還要新添設備,同行之中有“不改等死、早改早死”的説法。周曄珺回憶道,廠裏還是決定早改,挨個解決好工人的出路,順利壓錠,順利完成新車間建設。新車間建設以及日後率先退城進園,都成為了管理提升的契機。2000年啟動信息化後,智能車間成為行業樣本。同樣11萬紗錠最早用工要8000多人,如今只需用工1700多人,全廠萬錠用工達到了25人的國際先進水平,勞動效率一直保持全行業第一。

  越是困難的時候,根基穩健的實體企業越能成為中流砥柱。一棉有這份自信。周曄珺説,不管哪個年代的企業領導班子都思想統一:“所有的困難都要靠我們自己解決”,而且百年當中無數次事實證實了:困難時的危機感更能激發企業去創新、去突破,穿越“澗道之峽”。

  漫步企業的展示廳,一棉集團黨委副書記毛建新介紹,重溫百年當中那麼多次的逢難而進,是對員工一次非常好的主題教育,面對當前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影響,更有鬥志、充滿信心地迎接挑戰。

  百年新夢

  “世界一流”的雄心韜略譜入新篇,“第二個百年”沿著“一帶一路”再攀巔峰

  下個百年,還是一根紗、一匹布。

  無錫一棉自誕生起,就與世界接軌。第二個“一百年”,“世界一流紡織企業”的雄心韜略,契合“一帶一路”倡議開啟了新的篇章。

  從去年6月28日動工建設,不到一年時間就安裝設備,今天正式投産,無錫一棉這一步邁得堅定而高效。“在異國他鄉四百多天的奮鬥,把夢想變成了現實。”一棉派駐現場的集團工程部部長包曉東,站在埃塞俄比亞德雷達瓦國家工業園,眼前已是一棟棟廠房,裝了400個集裝箱的設備已經安裝到位,“為企業的海外新徵程貢獻自己的力量,自豪。”隨著埃塞新工廠的正式投用,無錫一棉“第二個一百年”的第一批布,將在非洲大陸織出。

  縱觀百年,這家企業全球化布局很早就有,不僅起初就購買英美先進設備,而且在20世紀30年代,榮氏企業在全國各大都市均有支點和聯絡點,海外也有近則港澳、日本,遠則英、德、美等,交易已呈全球化布局。

  這一次有所不同。“以前是産品全球化,而埃塞俄比亞項目是生産全球化的新支點。”周曄珺介紹,隨著埃塞俄比亞一期項目的竣工投産,加上智能改造、技術改造,無錫一棉加快邁向“高度專業、高端立足”,打造高檔紗布生産基地。

  邁向下一個百年,無錫一棉站在時間的長河裏書寫自己的命運,書寫者是一代代的人。在百年回憶冊裏,創業者、勞動模范一一被記錄,這也彰顯出百年企業的另一個秘訣:時刻依靠人。

  關于人,這又是不同時代的相似選擇。早在1929年,榮氏兄弟開辦“申新紡織總公司職員養成所”,招錄高中和中專畢業生,招錄五批學生,培養了97人,學員都在申新紡織及其他企業成長為中堅力量。在1980年,無錫一棉與江南大學聯合辦班,專門培養紡織機械人才,周曄珺正是當年聯合班的學生。彼時聯合辦班實屬少見,還需到教育部去申請批準。幾乎是一以貫之,如今無錫一棉與江南大學建立了強有力的産學研合作,共建研究院,無錫一棉成立了工廠紡織大學,設立勞模、技師工作室等等。

  對人的持續注重,為第二個百年埋下伏筆。不少正在埃塞俄比亞工廠的一棉人久久未歸,有位員工已經一年半沒有回無錫的家,今年春節領導讓回來過節,他説:不,等項目建好再回來。

  人與企業的和諧,也是這家百年企業的另一個啟示。

  新百年,正啟程。(江山 英潔 胡桃

[編輯: 湯靜怡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5110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