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書記”鄭元楚:扎根深山19年,萬畝荒山成茶園
2019-09-04 14:57:50 來源: 浙江日報
圖集

  記不清轉了多少個山彎彎,乘車從平陽縣水頭鎮前往朝陽山,得爬20多公裏山路。等到群山與視線齊平,眼前的景象令人震撼:座座山頭上,茶樹成行,濃綠茂密。

朝陽山萬畝茶園

  曾經,朝陽山被當地人戲稱為“平陽的青藏高原”,萬畝荒山難開墾,是全縣經濟最落後的地區之一;如今,朝陽山不僅成了歷史名茶“平陽黃湯”的最佳産地,還入選“全國最美三十座茶園”,環山公路直通山頭,鄉民們靠著種植黃湯脫貧致富奔小康。

  近日,記者來到這裏,探尋大山之變。聊上沒幾句,村民們總會提到“茶書記”:“多虧有了他,朝陽山才能大變樣!”

  “茶書記”名叫鄭元楚,現任朝陽社區黨委書記。他和萬畝荒山的故事,要從19年前説起。

  面對荒山

  想讓村民過得好些

  朝陽山的窮,生在平陽、長在平陽的鄭元楚從小就知道。小時候,哪家孩子不聽話,長輩總會嚇唬説:“再不乖,就把你送到朝陽山上吃苦去!”

  可真到了朝陽山,鄭元楚還是驚呆了。2000年,大學剛畢業的鄭元楚來到朝陽山工作,從老家鰲江鎮出發,換了3趟車,又走4公裏山路,花了整整3小時才到山上的辦公點,“渾身是泥,鞋都磨破了。”那天的場景,一直留在他心中,“説實話,當時很失落,就想哭。”

  上山沒多久,鄭元楚發現農戶晚上都不開燈,往來得多了他才知道:“村民愛面子,生怕客人看到桌上沒菜,不好意思開燈。其實,他們也不舍得開燈,能省一分是一分。”

  城裏人進了窮山窩,鄭元楚也想過走,但眼前的貧窮、落後,卻“像一根針扎在了心裏”。貧困戶571戶、1826人——這兩個數字,深深印在了他的腦海裏。

朝陽山茶農在採茶

  “人這一輩子,價值在哪裏?”無數個夜晚,年輕的鄭元楚躺在簡陋的木板床上這樣問自己,腦海中閃現的都是朝陽山的萬畝荒山,以及村民們愁苦的面容。“讓山裏人過得好一點,自己也算辦了件實事。”樸素的信念,讓他決定留下來,給山鄉帶來一些改變。

  荒山脫貧,缺的是産業。朝陽山適合發展什麼産業?一番調查後鄭元楚發現,為了致富,村民們種過蔬菜、地瓜、毛竹,但除了自給自足,剩下的好不容易挑下山,也賣不了幾個錢。一些腦子活絡的村民也嘗試過種茶,但效益不穩定。

  當時,省內很多山區鄉發展茶産業,靠著一片葉子富了一方百姓。“朝陽山海拔500多米、長年雲霧繚繞,倒可以打造一個足以富民的茶産業。”這個念頭劃過腦海後,鄭元楚跟著鄉裏的領導一起,到松陽、新昌以及福建安溪等茶葉盛産地調研取經,“出去才知道,我們茶葉的品質、規模跟不上別人。但憑著朝陽山的地理環境,茶産業大有可為。”

  “茶産業是一個富民産業,朝陽山又有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靠茶産業脫貧順理成章。”這句話,成了之後幾年鄭元楚逢人就説的口頭禪。

  茶農有事

  第一個就會想到他

  選定了方向,鄭元楚開始挨家挨戶動員村民。然而,因為短期內看不到效益,很多農戶心存猶豫,不願嘗試種茶。

  為了動員農戶,村幹部開始帶頭種茶。原朝陽鄉溪邊村黨支部書記黃加曉就是帶頭人之一,他主動加入鄉裏的立春合作社,拉著十幾個農戶建起鐵觀音基地,還辦了溪邊茶廠。然而,因為山高路遠,茶販不願來,朝陽山上,茶葉産業一直不溫不火。

  發展的機會,卻悄然來臨。2005年,水頭鎮通往朝陽山的道路開通,山上的茶葉生意瞬間活了起來。“茶販們願意來了,我們不用再跑出去找市場。”鄭元楚説,這給山上的茶農們打了一劑“強心針”。紅茶、綠茶、黃茶……在鄭元楚的鼓勵下,茶農們開始嘗試種植各式各樣的茶。

  2010年,朝陽山的種茶人鐘維標,成功恢復古老的“平陽黃湯”制作工藝。隨後,當地企業家來到山上,與鐘維標共同創辦了浙江子久文化有限公司,以平陽黃湯作為主打産品。古老技藝與現代營銷共同推動下,産自朝陽山的平陽黃湯迅速在茶産業界崛起。

  品牌打響了,村民們坐不住了,紛紛投入到種茶行列。一時間,朝陽山上的茶葉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茶農們忙著創業,鄭元楚更閒不下來了。廠房改建的土地審批、茶葉種植申報、茶樹病蟲害防治……不論大事小事,只要有事,茶農們第一個就找鄭元楚。

  就這樣,朝陽山的茶産業,逐漸成了當地的招牌,慢慢走向了全國:朝陽平陽黃湯多次在全國茶博會上榮獲金獎;朝陽社區新聯村榮獲2016年全國“一村一品”示范鄉村;朝陽天韻茶園獲得“2016年全國最美茶園”稱號;平陽黃湯茶博園獲評國家3A級旅遊景區……

  截至2018年,朝陽山的茶園面積增加到約10000畝,年茶葉産量250噸,綜合産值達6600萬元;當地人均年收入也從2000年的1625元上升至15200元。

茶旅文化節

  今年3月,朝陽山舉行了第一屆茶旅文化節,6000多名遊客慕名前來。“整個茶山都是人,場面盛大又空前。”鄭元楚説。

  決心留下

  3次放棄下山機會

  從剛開始的農經員,到如今的社區黨委書記,鄭元楚在朝陽山上待了19年8個月。

  “就沒想過調到山下工作,離家更近一點?”記者問。

  “在山上久了,有感情了,再説,最好的青春都留在山上了,還走啥?”面對記者的疑問,鄭元楚愣了幾秒,答了這一句,又停住了。

  這時,與他共事10多年的雙峰村黨支部書記陳家凱接過話:“其實,這些年鄭書記有3次機會離開大山,他都放棄了。”

  2008年,平陽縣財政局選調幹部,會計出身的鄭元楚被選中,當時朝陽山上正熱火朝天地種茶,鄭元楚硬生生拒絕了。3年後的2011年,朝陽鄉撤並到水頭鎮,鄭元楚可以選擇到鎮裏工作,離家更近,但是那年平陽黃湯剛做出品牌,他選擇留在了山上。2015年又一次崗位調整,鄭元楚提出到山下的社區當書記,此時倒是鎮裏不同意了,領導找他談話,希望他留在山上繼續發展茶産業。鄭元楚同意了,卻向領導提了兩個“條件”:每年為朝陽社區的茶産業發展提供資金支持;拓寬朝陽社區下山的靈內線路。

  “為什麼提這兩個要求?”

  “既然選擇留,就為朝陽山的發展多爭取一點。”鄭元楚説。

鄭元楚參加茶旅文化節

  如今,漫步萬畝茶園間,一行行茶樹整齊排列,蔚為壯觀;茶業培訓基地、茶園景觀遊步道、帳篷酒店等項目正在緊張施工……未來的朝陽山茶産業,有著像春茶一樣美好的規劃:發展茶旅融合的旅遊經濟模式,打造黃湯文化的探源聖地、茶鄉風貌的體驗領地、茶人養生的休閒高地。

  採訪結束時,鄭元楚提出到山上的帳篷酒店施工現場看看。出門前,社區幹部陳家凱折了根毛竹竿遞給他。見記者疑惑,幹部們解釋説,山上濕度大,鄭元楚得了嚴重的風濕病,10多年了一直好不了,“每次他要上山,我們都給他折一根毛竹竿。”

【糾錯】 責任編輯: 陳青
讀家訓 探老人 這才是婚禮該有的樣子
讀家訓 探老人 這才是婚禮該有的樣子
謝謝你們,抗臺一線的“堅守者”
謝謝你們,抗臺一線的“堅守者”
這是他最後一次救人
這是他最後一次救人
創意視頻丨雙創之杭州數字新十景
創意視頻丨雙創之杭州數字新十景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59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