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互聯網法院兩周年帶來了什麼?
2019-08-15 09:00:46 來源: 法制日報
圖集

  窗外驕陽如火,錢塘波涌,院裏紅旗飄揚,紫薇盛放。

  這幢位于浙江省杭州市錢潮路22號的杭州互聯網法院大樓,陽光樹影透過玻璃投射到黑色大理石上,米白色墻上是“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浮雕大字,赫然醒目。

  這一成立于2017年8月18日的全球首家互聯網法院,一如往常一樣忙碌。但8月13日這天,有些許不同,老法官程震把桌子整理的整整齊齊,認真地做好工作交接,他要站好榮休前最後一班崗。

  “來時少年昂,歸去鬢染霜”,作為一名在法院係統戰鬥了27年的司法老兵,程震很慶幸自己見證了杭州互聯網法院成立兩年來的喜人發展和變化,並有機會為互聯網司法建設貢獻一份力量。

  兩年來,杭州互聯網法院究竟給中國乃至世界帶來了什麼?

  第一答題人——杭州互聯網法院院長杜前,以持續做好探索互聯網空間治理的填空題,以努力做好“推動全球互聯網治理體係向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邁進”的應用題,予以了回應。

  杜前對《法制日報》記者説,從2017年5月1日試運行至今,杭州互聯網法院共受理各類互聯網案件2.6萬余件,審結近兩萬件,開庭平均用時和審理期限分別節約65%和25%,服判息訴率達97.27%,當事人自動履行率達97.44%。“兩年來,我們充分發揮先行先試優勢,創新形成了‘六平臺三模式一體係’互聯網法院建設的杭州樣本,在新型司法規律、涉網案件訴訟規則、行為規則指引等研究上邁出堅實步伐,為群眾提供了更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務,提升了互聯網司法公信力,推動了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向全球互聯網治理展示了中國智慧,為加強互聯網司法治理提供了中國方案。”

  高科技加持

  網上審理跑通跑快

  智能立案係統、電子簽章係統、電子卷宗隨案生成係統、智能推送係統、金融快審係統……這一係列高科技的加持,讓杭州互聯網法院網上審理跑通跑順跑得快。

  繼全流程在線審理模式後,杭州互聯網法院又開始解鎖網上案件網上執行新技能,用陳女士的司法體驗感受來説,“我一次法院都沒跑就完成了訴訟全流程,執行完畢了我都不知道法院在哪。”

  原來,陳女士因網購一款小方包而與店家産生糾紛,通過杭州互聯網法院的網上訴訟平臺提起訴訟並且勝訴,但是被告未按期履行義務,可標的還不到1000元,幸好她獲悉可以在線申請立案執行了。

  陳女士在線上提交執行申請後,執行警官通過平臺對被執行人財産進行查控,並依法扣劃了其名下銀行賬戶相應的存款,該案成功執結。從起訴到執行,陳女士全部在網上進行操作,一次法院都沒有跑。

  杭州互聯網法院通過網上訴訟平臺、在線調解平臺、電子證據平臺、電子送達平臺、在線執行平臺以及審判大數據平臺“六平臺”的搭建,利用智能化技術變革審判模式,實現了案件在線處理、快捷辦理,讓老百姓打官司“一次都不用跑”,感受公平正義的觸手可及。

  記者了解到,凡當事人同意在線審的案件,100%在線開庭審理。身處加拿大、德國、日本等地的當事人通過在線方式順利參加庭審、完成訴訟。據統計,每年減少出行34.7萬公裏,減少碳排量10.8萬噸;每年節約用時114.7萬小時,節約紙張31.5萬張。

  如果説網上審案變得稀松平常,但6月20日杭州互聯網法院重磅推出的“5G+區塊鏈”的涉網執行新模式,融合了當下科技領域的兩大“網紅”,實現了審理模式的創新領跑。

  “睫毛吹風機一個,被執行人,確認嗎?”

  “確認。”

  6月20日上午,通過實時在線交流,杭州互聯網法院的執行人員僅用15分鐘,就將所有應退還貨物儀器清點完畢並通過5G在線音視頻展示給被執行人。在家中的被執行人將需支付的執行款項打入法院賬號,整個執行過程看起來更像一場融媒體現場直播。

  杭州互聯網法院還首創異步審理模式,突破時間限制,當事人可利用空余時間,不同時、不同地、不同步參與訴訟活動,同時將探索目光由單純的便民功能轉移到法官賦能、規律提煉等更多元化的方向上,通過個性化程序的修補完善,更全面地體現互聯網特點。

  8月13日,杭州互聯網法院發布了互聯網金融審判大數據:2019年上半年與2018年同期相比,互聯網金融案件收案量增幅達39.3%,糾紛數量成倍增長,金融案件互聯網化趨勢明顯,收案數量進一步增加或成必然。而這些案件又大多標的額小,10萬元以下案件佔總數的74.3%,案情相對簡單。

  為進一步解放生産力,杭州互聯網法院運用人工智能(AI)研發智能化審判係統,讓互聯網金融糾紛案件實現從立案到裁判全程“智能化”,通過對大數據挖掘、知識發現、圖譜識別和風控點的提取,智能生成包含判決主文的裁判文書,將法官真正從繁重的簡單重復勞動中解放出來。

  法官黃忻高興地説,“通過互聯網、大數據等方式高效查明事實,智能化工具可以減輕法官的機械性作業和重復性勞動,提升辦案效率,我能有更多精力投入疑難復雜案件的審理和研究中。”

  沉心研究都是一件燒腦的事,杭州互聯網法院副院長倪德鋒向記者感慨地説,“作為一個基層法院直接承接中央的部署,深感使命光榮,責任重大,創新不易,持續創新更難,互聯網變化過快,面對新業態,互聯網法院的法官們只能邊學習、邊實踐、邊完善、邊研究,讓自己努力跟上時代發展的腳步,為推進網絡社會治理法治化不斷提供新的素材。

  倪德鋒説,利用互聯網智能技術,在不追加投入的狀況下,對網上審理進行結構性改革,爭取將類型化涉網案件審理跑通跑順,跑出速度,解決群眾日益增長的互聯網司法需求,增加有效供給,是實現互聯網治理法治化的重要保障。

  訴訟新規則

  由下至上推廣應用

  遠在巴厘島的網店店主江某非法轉載他人原創作品,他手機、郵箱、千牛賬號同時收到了杭州互聯網法院發送的應訴通知,盡管已知的電話號碼已被注銷,但還是被順藤摸瓜“深挖”出家庭住址;長期拖欠銀行貸款的黃某關掉法院發送的彈屏信息後,盡管辯稱“以為是詐騙短信”,卻仍被認定已經知悉了應訴通知……

  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原告起訴條件之一就是“有明確的被告”,不僅指知道被告的姓名或名稱,更要有明確的訴訟文書送達地址。

  在司法實踐中,“找不到”和“送不到”現象已成為不爭的事實,訴訟文書送達不能已成為制約民事審判公正與效率的瓶頸之一。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傳統通過郵寄送達訴訟文書的方式已不能滿足當前互聯網時代的需求,涉互聯網案件當事人大多通過電子方式聯係,甚至一個電話號碼、電子郵箱、旺旺號等賬號信息就代表了訴訟相對方,故與線下糾紛中實實在在的“居民”相比,賬號信息代表了更為精準的“網民”。因此,“網民”應當而且能夠更容易、更有效地接收電子文書,精準高效便捷的電子送達方式遠優于線下戶籍地址等傳統的送達方式。

  2017年,杭州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係列小額貸款合同糾紛案,確立了訴訟前約定送達地址及電子送達方式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判規則,並于2018年推出電子送達平臺,通過自動檢索、深度挖掘、智能比對、智能彈屏等功能,快速獲取和定位當事人的有效聯係方式和實際地址,一鍵多通道同時有效送達,及時推送和告知當事人訴訟文書和信息。

  這一裁判規則在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中被吸收,作為互聯網法院審理中的一般規則得到推廣應用。

  線上審理模式不斷挑戰傳統民事訴訟規則,杭州互聯網法院對于現行規則與新情況、新趨勢、新訴求不相適應的情況,通過對司法判例的梳理,創造出適應互聯網審判特點的證據規則、裁判規則,及時提出立法建議,為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制定和完善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規則貢獻試點成果和經驗,為北京、廣州互聯網法院的設立和工作開展提供藍本。

  以規范互聯網司法程序為目標,杭州互聯網法院出臺《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規程》《網上庭審規范》《涉網案件異步審理規程》《電子送達規程》《電子證據司法審查標準》等網上訴訟規則15件,實現在線訴訟流程的規范性、訴訟主體身份的可查性、當事人在線行為的可控性、電子證據認定的可信性、在線審理模式的高效性等,基本形成了互聯網案件在線審理的程序規則和操作指引體係,打破了以往認為互聯網法院就是簡單的“互聯網+審判”的刻板印象。

  值得一提的是“小豬佩奇”著作權跨國糾紛等案件,還被寫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被譽為“率先在國際上探索互聯網司法新模式”。

  大數據應用

  發揮裁判指引功能

  每個智能機使用者都可能遇到這樣的問題:App要求獲得你的通訊錄、位置信息後常常收到垃圾短信,登錄某個平臺必須同意其提出的隱私協議否則無法使用,玩某款手遊時你利用App尚未修補的bug獲得了一件酷炫裝備後被遊戲公司封號,你買了比特幣之後卻發現賣家不認賬了……而當你去查找相應的法律法規時卻發現這還是法外之地,一時間“拔刀四顧心茫然”。

  互聯網是一個新興産業,迭代速度極快,互聯網一旦與某個領域結合,就能變異出新的問題。

  倪德鋒認為,在這樣的狀況下,有法可依將變得困難,成文法的天然滯後性和我國當前對于互聯網創新審慎包容態度,使得互聯網相關的成文法將長期處于饑渴狀態,杭州互聯網法院充分發揮判例功能補強網絡法律法規體係,緩解立法饑渴,填補互聯網法律空缺。

  作為網絡空間治理的壓艙石,杭州互聯網法院審理了大數據權利歸屬案、涉微信小程序案、惡意投訴懲罰性賠償案、涉比特幣網絡財産侵權案、小豬佩奇著作權案等一批重大有影響的新類型案件,確立一套互聯網行為規則,用裁判的價值理性為技術運用裝上一個法治的“安全閥”。

  如何從無數判例中剝離個別問題,總結出一般規律?

  杭州互聯網法院的答案是司法大數據的開發和應用。

  杭州互聯網法院自2017年以來,歸集了大量互聯網案件數據信息,為深度挖掘、分析案件信息數據,從司法視角反映互聯網發展情況,互聯網法院連同互聯網法治研究院于2019年3月首發互聯網發展司法指數,為全省網絡空間治理提供決策參考新維度。

  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副院長趙駿認為,“司法指數”這一概念像是“體檢單”,一方面涵蓋了一係列司法和互聯網發展的相關因子,具有全面性;另一方面清晰地反映了中國司法在發展過程中的狀態,具有直觀性。對于法院建設、互聯網相關産業發展、乃至政策環境改善都具有重要意義。

  杭州互聯網法院通過審判數據平臺,扎實推進全業務流程數據化建設,實現了司法數據分類高效存儲。“司法指數”為深入洞察網絡空間全貌、把握互聯網發展規律、輔助政府科學決策,開啟了一扇“法治窗口”;推出互聯網司法“女子圖鑒”,分析女性在互聯網場域中的活動軌跡和司法行為特點,引導女性合法合規進行互聯網行為,從源頭上織牢織密婦女權益司法保護網;發布《電子商務案件審判白皮書(2018年度)》及典型案例,推進電商領域司法程序規則、實體規則的再創新、再提煉;推出互聯網知識産權、互聯網金融等大數據分析報告,及時監測、收集、研究審判實踐中發現的問題,提高對風險因素的感知、預測、防范能力,切實扛起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政治責任,在推動依法治國和社會治理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復旦大學法學院教授段厚省評價説,杭州互聯網法院主動制定和發布互聯網發展“司法指數”是一種創新和革命,即法律係統不再被動反饋其他社會係統提供的信息,而是主動向其他社會係統傳遞明確的法律信號,並將問題及解決方案及時主動地傳遞給其他社會係統,從而推動法律係統與其他社會係統在運作上趨于良善。(陳東升 王春 童昊霞)

 

【糾錯】 責任編輯: 張靈
謝謝你們,抗臺一線的“堅守者”
謝謝你們,抗臺一線的“堅守者”
這是他最後一次救人
這是他最後一次救人
創意視頻丨雙創之杭州數字新十景
創意視頻丨雙創之杭州數字新十景
蔣村出“龍舟之王”
蔣村出“龍舟之王”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7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