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州市 教育 社會 圖片 經濟 服務 雲南故事 雲南青年説融媒報道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從“向陽壩子”到“亞洲花都”

2020年06月12日 10:24:52 來源: 昆明日報

鬥南盆景花卉生態園中售賣的盆栽。鬥南社區供圖

  最早,鬥南被叫作“目登登”,這是一句彝族話,翻譯成漢語就是“向陽壩子”。這裏土地肥沃、氣候宜人,從最早“靠天吃飯”的運氣,到現在“鮮花經濟”的蝶變,這片土地始終給人們帶來無盡的驚喜。

  向陽壩子的晚霞時光

  6點鐘,李忠家的晚飯做好了。用自家種的金雀花煎個雞蛋,光是聞著都能勾起肚子裏的饞蟲;老火腿用辣椒炒一下,一碟鹹菜,一碗米飯,吃得很踏實。

  李忠今年50出頭,平日裏就在兒子的花卉公司幫忙。每到吃飯的時候,他就喜歡把“當年”的“創業史”給晚輩們講上一遍。

  李忠説自己是親歷鬥南變化的一代人。“20世紀70年代,這裏的人只會種菜。”李忠往嘴裏扒拉了幾口飯,繼續説,“那時住的都是磚房,村子裏的路一下雨就都是泥巴。”1986年,李忠結婚,新娘子還沒走到家,鞋子上、褲腳上全是泥,看著都很滑稽。

  1991年,李忠的第一個孩子出生,村裏也有了第一條柏油路。

  “1983年,化忠義老先生種下了鬥南的第一批劍蘭,1987年,人們開始效倣。一直到1995年,基本上家家戶戶都開始種花,我們家也是那個時候種的。走到哪裏都能聞著花香、看到花,真是漂亮!”

  鮮花改變了整村人的命運。最早的“鬥南花街”就是在1995年形成的,村子裏50多米的一條路,擺滿了鮮花。

  除了在街上賣花,李忠還和老伴騎著那輛鳳凰牌單車拉著一筐花,從鬥南村一路騎到巫家壩的機場,把花賣到省外去。

  就這樣,幾年後日子開始慢慢變好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從鬥南運出去的鮮花越來越多,人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到了2005年,我們村的人就開始蓋小高樓了,一直到2007年,那小高樓是一棟比一棟高。”

  2007年,李忠家買了第一輛小汽車——本田卡羅拉,一直到現在他也沒有舍得換車。“這車啊,我不換,就一直開,都有感情了。”

  再後來,李忠有了自己的鮮花鋪面,也有了自己的鮮花品牌,他也不再是一個人“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幹了。兒子長大了,還從沿海城市聘請了專業的營銷團隊,一邊探索著如何把鮮花種植得更漂亮,一邊探索著更大的省外市場。而李忠也能驕傲地在飯桌上,講述著“過去的故事”。

  亞洲花都的燦爛晨光

  每一個賣花、買花的人,都見過淩晨三四點鐘鬥南花市對手交易人頭攢動的熱鬧場景。

  購買商們都擁有自己的交易席位,在電子大鐘面前按鍵購買。

  “花拍中心”是雲南花卉産業發展的重要推手和鮮花交易的重要平臺。從2002年12月20日開拍以來,共拍賣交易各類鮮切花100多億枝,交易額達50多億元。

  1991年出生的李明凱,早就接過了父親李忠的擔子。和父親不一樣的是,他趕上了鬥南花卉快速崛起的大好時機和“互聯網”這趟高速列車。

  2015年,24歲的李明凱看著“鬥南·花花世界”建成並投入使用,2300多戶花商從老市場搬進了煥然一新的新市場。

  為了能做好鮮花産業,李明凱大學學的就是“花卉産業”。畢業以後,他到海南、廣州等地專門參觀當地的鮮花種植産業,後又到國外調研。他發現只有不斷創新、培育新品種,才能獲取更大的盈利空間。于是,他帶著自己的團隊努力研發出更加完美的品種,並且在保鮮和運輸環節下功夫,盡力減少對鮮花新鮮度的損耗。

  鮮花有了更好的品質,接下來李明凱要做的就是尋找“客源”。通過網上銷售,他不僅找到了更多的代理商,也開了自己的網店,讓消費者足不出戶就能買到自己喜愛的鮮花。

  如今雲南是中國最大的鮮切花生産地區,佔全國鮮花生産的70%以上。而鬥南,已經成為全國最集中的花卉産業集群發展區,從花卉種植、包裝、交易、冷鏈物流、科技研發、花卉工業、旅遊等一應俱全,這裏的鮮花更是遠銷俄羅斯、波蘭、新加坡、日本、韓國等40多個國家和地區。

  鬥南,就是鮮花的“代名詞”。現在的鬥南早已今非昔比,曾經泥濘的道路,早就被筆直的水泥路所替代;曾經低矮的土墻農舍,早就成了一排排的高樓大廈;曾經的瓜棚豆架,也早已變成了花卉大棚。這裏還是鬥南,那個灑滿陽光的向陽壩子,如今已華麗登上亞洲花都的舞臺。因為這裏的土壤和陽光,它吸引了無數投資者在這裏建園種花;因為鮮花的品質,它讓無數愛花的人,在這裏找尋屬于自己的那支鮮花物語;也因為這裏的包容和開放,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在這裏找尋自己的那片天空。(記者 孫瑩)

[責任編輯: 徐華陵 ]
010070210080000000000000011129071391333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