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鮮食三七,産業發展的新突破——雲南省三七研究院院長崔秀明談文山三七産業

2020年12月11日 18:16:57 | 來源:文山新聞網

  “十三五”以來,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視文山三七産業發展,將以三七為重點的中醫藥産業列為全州四大重點産業進行培育,推動了三七産業向高質量發展邁進。然而,受終端消費市場需求制約,當前,我州三七産業出現了原料産能過剩、庫存堆積、價格走低等情況,嚴重影響到産業的持續快速發展。文山三七産業發展的瓶頸在哪,如何突破?就此問題,記者近日採訪了雲南省三七研究院院長、國家中藥材産業技術體係昆明綜合實驗站站長、昆明理工大學研究員崔秀明。

  産業之困——供求關係影響三七産業發展

  崔秀明説,文山三七是我國傳統名貴中藥材品種,經過多年發展,目前,三七以其“活血化瘀”的功效成為了心腦血管等慢病防治中最具産業規模的大品種,也成為我國和雲南省最主要中藥大品種的核心原料。然而,總結文山州三七産業特別是近幾年來的發展情況,有一種現象令人擔憂,那就是三七原料市場供需失衡狀況的周期性出現,不時導致文山三七原料産能過剩、庫存堆積、價格走低,嚴重影響産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一個産業能做多大,産值最大能到多少?所有這些,最終都是由它的消費群體及其市場規模決定的。雖然經過各方不懈努力,我州三七市場拓展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種種原因,目前文山三七原料的最大市場還是在制藥企業。即使市場上有一部分幹三七通過打粉、壓片等形式直接賣到消費者手中,但由于真假難以辨識、服用不方便等原因,消費仍然有限,市場規模始終做不大。而在制藥企業,由于新藥開發投入大、周期長、風險高,短期內很難通過以三七為主要原料的新藥産品研發生産大幅拉動三七原料消耗。以上這些因素,限制了文山三七原料的最終消耗量,盡管通過市場開拓等努力消耗量能夠有所提升,但增加幅度仍然有限,從而導致文山三七出現了“種植少了價格暴漲、種植多了價格長期低迷”的惡性循環,並成為文山三七産業發展的最大困境,嚴重影響了千億級産業目標的實現。

  破困之道——千方百計擴大市場規模

  三七的消費群體及其市場規模決定了産業的最終産值,那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能有效擴大文山三七的消費群體及其市場規模?崔秀明認為,綜合考慮政策限制及其突破難度、新藥研發生産周期等因素,短期內想要盡快突破産業發展之困,擴大文山三七消費群體及其市場規模,實現千億級産業目標,我們需要創新思路、另辟蹊徑,想方設法走推廣銷售鮮食三七之路。

  崔秀明介紹説,“藥補不如食補”,食療作為中國傳統的疾病預防方式一直流傳至今。在文山,人們食用鮮三七的歷史源遠流長。清代著名植物學家、曾任雲南巡撫代雲貴總督的吳其浚在其著作的《植物名實圖考》中提到:“余聞田州(田七)至多,採以煨肉……余在滇時,以書詢廣南,答雲,三七莖葉,畏日惡雨,土司利之,亦勤栽培。”1947年,在昆明市福照街出現了三七汽鍋雞藥膳店,店名為“培養正氣”,從此,“三七汽鍋雞”便成為具有雲南獨特風味的滋補名菜。如今在文山,仍然流行著這樣幾種鮮三七的吃法、用法:第一種是三七汽鍋雞,具有良好的補血效果;第二種是三七泡酒,舒筋活血;第三種是與肉同炒,苦中帶香,風味獨特;第四種是打碎後與肉末或雞蛋同燉,補血益血……

  千百年來,在文山當地,人們都習慣甚至把鮮三七當菜一樣食用,而且也知道它具有很好的食療效果。那為什麼外地許多人不知道也不習慣食用鮮三七呢?崔秀明認為,這主要是因為三七生長需要特殊的海拔、氣候、土壤等條件,導致長期以來三七集中産于文山。而以前的文山位置邊遠、交通落後、信息閉塞,鮮三七無法及時運輸到外地,交易流通到外地的三七都是幹三七,以致外地很多人沒見過新鮮三七,更不知道怎麼食用了。

  崔秀明説,時代發展到今天,我們已經有了很好的三七保鮮技術,特別是有了便捷快速的物流快遞以及覆蓋各領域、各消費群體的線上線下交易,是時候推廣銷售鮮食三七,讓鮮食三七走進千家萬戶、走上百姓餐桌了。也只有這樣,才能在目前態勢下,快速有效擴大三七消費群體、增加三七市場規模,破解産業發展的困局,實現千億級産業目標。

  展望未來——三七也要論個賣

  今年“雙十一”期間,三七類産品佔據了文山州網絡銷售産品的榜首,實現網絡零售額3.89億元。

  “線上交易和高效快捷的物流運輸,有力地助推了文山三七的市場銷售,但目前多數外銷産品仍然以幹三七、三七粉等為主,真假難以辨識、服用不方便還是制約了文山三七的網絡零售量。我相信,一旦打開鮮食三七的外銷市場,讓鮮三七作為食材走進千家萬戶、走上百姓餐桌,文山三七的網絡零售額將會呈幾何級數增長。”崔秀明表示。

  崔秀明告訴記者,“以食代養,未病防治”是未來大健康産業的發展趨勢,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未病先防”的中醫治未病思想已引起人們廣泛關注。新鮮三七具有活性成分保留最完整、功效成分含量最高、容易鑒別、食用方便等特點,在“以食代養,未病防治”方面可以大有作為。我們應該抓住當前線上交易和物流快遞運輸加速發展的有利時機,引導鼓勵三七加工企業、流通企業和三七種植大戶等在網上規范有序推廣銷售鮮食三七。同時,還要圍繞文山的民族美食、傳統小吃、特色食品等,聚焦鮮三七的食療特徵,開發一批制作簡單、幹凈衛生的三七食療菜譜,並對外大力宣傳推廣一批三七食療菜單,讓全國各地的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體驗到文山三七不一樣的味道,感受到文山三七所帶來的健康。當然,鮮三七作為食療食材,在用量方面也要有所控制,我們注重的是它的保健功效,不能簡單地把它當成是一種能量供應,每個人每天的攝入量一般不超過20克。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三七之于文山,不只是歷史和文化,更是未來和希望。”崔秀明説,“推廣銷售鮮食三七,讓鮮食三七走進千家萬戶、走上百姓餐桌”這條路子如果走好了,有望快速有效擴大三七消費群體,增加三七市場規模,破解文山三七産業發展困局。如果以後文山鮮食三七也能像人參一樣,通過線上交易和物流快遞,論個賣到千家萬戶,讓全國各地的人們都能吃到三七汽鍋雞、三七炒肉、三七燉蛋,喝上三七泡酒,那文山州以三七為重點的中醫藥産業實現千億元目標將不再是夢想。(記者 駱麗 龔莉)

【糾錯】 [責任編輯: 徐華陵]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907139582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