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拉祜族:快樂拉祜 快樂脫貧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6 月16日,雲南省西盟縣動梭鎮班母村中華蜂養殖基地,二妹在檢查蜂箱情況。胡超 攝 

  ◇看見生人就躲,躲不開了就趴在地上,羞澀的拉祜族人曾怯于與外界交流,過著苦澀生活

  ◇學習先進技術,改變精神面貌,發展養蜜蜂、種甘蔗等甜蜜産業,如今的拉祜山寨,貧窮留下的烙印越來越少

  “拉祜拉祜拉祜喲

  快樂的拉祜人

  幸福吉祥、吉祥幸福、快樂到永遠……”

  在雲南省普洱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老達保村,村民們經常唱起這首《快樂拉祜》,與前來遊覽的遊客互動。

  拉祜族是追求快樂的民族。過去,人們唱唱跳跳,用音樂、舞蹈排遣生活的苦悶和困窘;如今,告別了吃不飽、穿不暖、沒有安全住房日子的拉祜人,歌唱著甜蜜的生活。

  “怯生”困于苦澀生活

  4年前,當聽説自己要到曼班三隊駐村扶貧,還要擔任駐村扶貧隊長時,動海縣農業農村局幹部羅志華的心裏咯噔了一下。

  動海縣布朗山鄉的拉祜族村寨曼班三隊,曾是一個極端貧困的村子。村裏原來種茶樹,但被村民挖了賣掉換酒喝了,人們的日子過得一貧如洗。

  “既然是組織安排,就要全力以赴。”羅志華説。收拾好行囊、詢問了村內情況、盤算了幫扶措施後,羅志華以為自己做好了準備。然而,在駐村入戶、摸清村民家底後,他仍被震驚到了,“當時還有人問我,毛主席還在不在?”

  貧窮生活大體是差不多的,但是,致貧原因各有各的不同。在曼班三隊,致貧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怯生”。

  “村民看到生人就躲。”羅志華説。他剛上山碰到的情形,與60多年前解放軍在哀牢山深處尋訪拉祜族苦聰人時相差無幾。費了很大勁,駐村幹部才把這個寨子的17戶56人找齊了。

  “怯生”的問題,在拉祜族群眾中較為普遍。

  “看見陌生人趕緊躲起來,躲不開了就幹脆趴在地上。”在拉祜族聚居的西盟縣動梭鎮班母村,駐村幹部王波告訴記者,在精準扶貧政策開展以前,不僅是拉祜族老人會這樣,少數拉祜青年也同樣“怯生”。

  班母村的拉祜族脫貧戶二妹,今年24歲了,前些年她到周邊縣區打工,因為普通話不好,害怕與人溝通,曾被人騙了。2015年,回到村裏的她,見到陌生人還會閃躲。

  不少扶貧幹部認為,怯生讓拉祜族群眾越發封閉,他們不願、不敢與外界接觸,不敢嘗試新鮮事物,因而陷入貧困的泥沼中難以自拔。

  脫貧先“換腦”

  素質型貧困在直過民族地區是普遍現象,在拉祜山寨尤為突出。

  2016年以前,曼班三隊的村民大部分不識字、聽不懂普通話,就連取惠農補貼都要讓人帶著去,全村僅有5個村民去過動海縣城。

  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在精準扶貧中,政府派來了拉祜族教師,為15歲到50歲的村民培訓普通話;廣電部門給每家發放了電視機;挂幫單位縣總工會,每個季度組織村民外出參觀,幫助村民開拓視野。

  “剛開始,一個村民都不想去,還講條件,每人要一包煙。”扶貧隊員謝益為説,扶貧隊員帶著村民去看城市、看飛機場、看先進村。起初,還給每人發一張印有電話號碼的卡片,反復交代他們,萬一走丟可以讓路人幫忙打電話。

  外出參觀讓村民開闊了眼界、增長了見識,觸動非常大。在老達保村,村民們看到先進村的環境衛生搞得好,就認真學起來。現在每逢周二,曼班三隊就會組織村民集體打掃公共衛生,村容村貌漸漸好了起來。

  “現在組織參觀,村民們都爭著去。”謝益為説,大家參觀的積極性提高了,勞動的積極性也上來了。以前,白天在村裏很難見到村民,因為酗酒,很多人都在家睡大覺;現在白天也很難找到村民,因為都去地裏幹活了。

  眼界開闊了,發展的思路就清晰了。曼班三隊有種植水稻、養殖“小耳朵豬”的傳統。以往養豬要2到3年才能出欄,在駐村幹部的指導下,如今只需要6到8個月就能出欄,村民還學會了給豬打針防疫;一年一季的水稻也變成了一年兩季。

  班母村也在發生改變。最近政府和蜂業公司聯合開展“中華蜂養殖培訓班”,吸引了86名群眾參加,他們第一次體驗到了“軍事化”的培訓。

  培訓老師普光偉説:“這裏的村民有一定養蜂經驗,但不適應現代養殖需求,我們上門培訓,就是要讓大家學到先進技術。”

  今年,班母村村民娜藥家裏出現變故,不再外出務工,得知村裏辦起了中華蜂養殖産業,她便向村裏提出要參加培訓、在蜂場務工。現在每月能賺2400元,她還打算學會繁育蜂王,以後自己養蜜蜂。

  逐夢擁抱快樂生活

  幾年前,老達保村還與其他拉祜山寨一樣,貧窮長期伴隨著村民的生活。很多村民一輩子沒有走出過大山,人均年收入只有一千多元。

  村民李石開沒能逃脫貧窮的束縛。1984年,還住在茅草屋裏的他,因為喜歡吉他,把養了很久的豬賣了60元,花50元買了一把吉他。彈吉他,成了他打發時間、自娛自樂的方式,至今他仍記得拿著吉他回來時的那份快樂。

  2013年,一家由農民自發自創的演藝公司成立了,李石開的女兒李娜倮成為副董事長,村民全部入股。從此,老達保寨一半以上村民成了演員。參與村裏“實景”舞臺演出的村民,不會吹拉彈唱跳也沒關係,牽牛拉狗也是演出的“重要角色”,這已成為村民增收的重要來源。

  公司自成立以來,已接待遊客11.6萬余人次,群眾分紅250萬元,實現旅遊綜合收入819.6萬元。近年來,李娜倮還帶領村民把拉祜歌曲唱上央視舞臺、唱進國家大劇院,甚至漂洋過海唱到了國外。

  生活在哀牢山深處的拉祜族苦聰人不甘落後,過去他們缺少商品意識,最近一二十年,才開始學會做買賣。

  40歲出頭的熊開明,十幾年前搬遷時,全家四口人只帶了兩口鍋。兩年後,他家開起了村裏第一家小超市。後來,他辦起了電子商務服務站,政府為他家拉了網線,安裝了電腦,他妻子專門到縣城參加了政府免費組織的網購培訓班。

  “現在村民都來我家網購。”熊開明説,“我還要把山裏的土雞、土豬賣到全國去。”

  如今,拉祜族群眾改變了過去封閉的狀態,告別了苦澀的生活,自由追逐快樂,擁抱快樂生活。(記者 李自良 伍曉陽 楊靜 龐明廣)

[責任編輯: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9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