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景頗族:志智雙扶改窮運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6月21日,雲南省芒市西山鄉營盤民族小學老師董木蘭在給學生們上課。秦晴 攝

  ◇“日子苦,連鹽巴都沒得吃”,雖然守著良好的資源稟賦,但因社會發育遲緩、長期偏僻閉塞,過去景頗族村寨深陷素質型貧困之中

  ◇“志智雙扶”激活了景頗族群眾的“造血”功能,貧困不再是代代相傳的宿命

  卸貨、稱重、分揀、裝箱……在雲南省德宏州芒市食科水果種植專業合作社的百香果收購站,理事長何成幹招呼著工人,忙得不亦樂乎。

  這個35歲的景頗族青年,自幼生長在芒市西山鄉邦角村龍準組。他的家鄉是個鄰近中緬邊境的景頗族村寨,一度閉塞、貧窮。外出務工、養豬、養牛、種植百香果……立志改變貧窮的宿命,何成幹屢試屢敗,屢敗屢試。

  2017年,何成幹創辦了專業合作社,帶動村民一起種百香果。合作社為種植戶提供技術指導和農藥化肥,收購百香果後統一銷售。這個收益好、見效快的産業,讓當地許多村民擺脫了貧困。

  “今年村裏的百香果最高賣到了10塊錢一斤,每畝可産2到3噸,收入輕松過萬,種植面積還在擴大。”敢闖敢試的何成幹,最近又籌劃著做電商,打造百香果品牌。

  何成幹的故事,是景頗山鄉志智雙扶促脫貧的生動注腳。或是缺乏內生動力、存在“等靠要”思想,或因受教育程度不高、缺乏脫貧致富技能,直過民族地區素質型貧困現象突出,直接影響“造血”能力。

  雲南芒市西山鄉有1.2萬余人,景頗族人口佔92.8%,人均有耕地5畝、林地17畝,資源稟賦可謂良好。但由于社會發育遲緩、長期偏僻閉塞,西山鄉發展滯後,2014年貧困發生率還有23%。

  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西山鄉採訪發現,“志智雙扶”激發了群眾內生動力,阻斷了貧困代際傳遞,引領提升了鄉風文明,精準施策解決素質型貧困問題。

  如今,西山鄉貧困發生率已降至5.8%。

  思路開了 口袋鼓了

  西山鄉毛講村的景頗族老人目勒跑,曾一度對生活失去了信心。他和老伴長期患病,兩個兒子也“不爭氣”,一家人靠種地為生,生活困窘。

  2014年,扶貧隊員來到他家,講解扶貧政策、了解發展意向。他的兩個兒子是壯勞動力,但缺乏技能。扶貧隊員便把他兒子帶去參加技能培訓,並對接到浙江打工。夫妻二人則在家搞養殖,如今養了7頭肉牛、16頭生豬。

  2017年,目勒跑一家脫了貧,生活變得越來越好。“黨的扶貧政策好,我們也要自立自強。”曾鬱鬱寡歡的老人,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西山鄉地理上已屬熱帶,光熱水土條件優越,但過去社會發育遲緩,生産力水平低下。新中國成立初期,這裏尚處于原始社會末期。“以前日子苦,連鹽巴都沒得吃。”88歲的景頗族老人董木三説,新中國成立後,解放軍來教村民開墾水田、用牛耕田,生産生活水平漸有了起色。

  受訪專家指出,管用實效的技能培訓和指導能直接有效幫助貧困群眾脫貧,讓貧困群眾在産業發展實踐中長見識、強本領,真正發揮應有的效用。

  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戰中,西山鄉黨委政府因地制宜培育特色産業,注重技術培訓和市場開拓,激發群眾內生動力。目前,西山鄉甘蔗種植已發展到3萬余畝,百香果、澳洲堅果等新産業快速興起。2018年,全鄉農民人均純收入達8240元。

  營盤村芒良組的董跑臘就是個“大忙人”。他在當地糖廠打工,每個月固定收入有3200多元,家裏種了12畝甘蔗,承包了一片沙灘開發鄉村旅遊,還跟人合夥養竹鼠。

  “白天糖廠上班,晚上去竹鼠基地幫忙,家裏的甘蔗只能雇人砍了。”董跑臘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思路開闊了,口袋也就跟著富起來。”

  教育能讓孩子們走得更遠  

  課間鈴聲響起,西山鄉營盤民族小學的學生們魚躍而出。伴隨著激昂、歡快的旋律,300余名學生在操場上跳起了景頗族舞蹈——目瑙縱歌。

  營盤民族小學有9個民族的學生,其中景頗族佔85%。為傳承景頗族傳統文化,學校採用雙語雙文教學,民族舞蹈成為學校的課間操。

  扶貧的長久之計是提高人口素質。“有了知識和技能,才能創造財富、創造新生活。”校長楊安甲説,“現在教學內容、教學方式都更豐富,條件好多啦。我小學畢業還不會講普通話,現在的孩子們學前班就會講。”

  他介紹,當地控輟保學做得好,家長們都積極送孩子來上學。

  “教育能讓孩子們走得更遠。以前是‘桃李滿村跑’,如今盼著能‘桃李滿天下’。”營盤民族小學英語老師石勒幹在鄉鎮從事教育工作31年,教過的學生超過千人。他希望學生們能走出去,改變生活,也把本民族的文化帶出去。

  在加快發展職業教育、加大本地培養力度的同時,芒市還將部分未能升入普通高中的學生送到東部職校培養,實現了從學校到企業的無縫對接。

  “讀書免學費、有補助,連機票都是學校出的。”貧困戶張木便的女兒去年初中畢業後,就到浙江省德清縣職業中專學習酒店管理。要是在以前,沒考上高中的孩子通常直接出去打工,只能從事技術含量不高的工作,收入也低。如今,張木便有了盼頭,她説,希望女兒用學到的知識和技能,走出大山,在芒市找個好工作。

  跨過“精神貧困”這道坎

  “精神貧困”是脫貧攻堅路上一道難過的坎。

  過去,景頗族群眾雖然貧困,但在“煮酒”“婚喪”等方面花費不少。新中國成立前,景頗族群眾每年用于“獻鬼”等的支出最高超過總收入的50%。遇到紅白事、入新房這種“家裏的大事”,辦酒要8個或10個菜品,米酒、啤酒、飲料、香煙更是宴席“標配”。

  “那時候,誰家要是少了,就會被大家看不起。”西山鄉營盤村帕軟組的小組長雷勒弄説。

  精準扶貧以來,這樣的“標配”不見了。今年5月,目畢栽的小女兒出嫁,桌上就只有6個菜,香煙、酒類都不上桌。“只花了1萬多塊,節省了至少一半。”目畢栽説。

  “除舊習、樹新風,講文明、向前進”,西山鄉對進新房、紅白事宴請人數、菜品數量等作出詳細規定,反對鋪張浪費,引導群眾移風易俗。只有物質和精神的雙重脫貧,才能真正確保群眾脫貧不返貧,防止因婚致貧、因賭致貧等現象發生。

  芒市與緬甸接壤,毒品曾在中緬邊境為害,有些村民染上了毒癮。帕軟組的村民來某某沒能經受住誘惑,先後兩次被送去戒毒。“再也不想沾毒了。”2017年戒毒回家後,來某某一心扎在農活上,再鞏固一年就算戒斷了。

  “移風易俗讓群眾精神面貌煥然一新。”芒市扶貧辦主任楊善斌説,陳規陋習的改變,讓群眾把精力和資金等更多用于發展生産、改善生活上,人們加快脫貧致富的願望更加強烈。 (記者 李自良 張康喆 伍曉陽 楊靜 龐明廣)

[責任編輯: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9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