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德昂族:産業扶貧結“實果”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6 月19 日,雲南省芒市三臺山德昂族鄉出冬瓜村,德昂族織錦傳承人趙玉月在“德昂人家”民宿中。胡超 攝 

  ◇村民們説不出澳大利亞在世界地圖上的位置,但價格較高、不愁銷路的澳洲堅果卻成了他們的“心頭好”

  ◇德昂族人口不多,但文化底蘊深厚,要讓世人走近大山裏的德昂族,讓德昂族走向世界

  “現在日子越過越好。”雲南省德宏州芒市三臺山鄉出冬瓜村盧姐薩村民小組的趙翁畢如今很滿足。這些年他陸陸續續種了18畝澳洲堅果,還套種了西番蓮、菠蘿等熱帶水果。去年他家純收入近6萬元,早就脫了貧。

  而過去,趙翁畢家只種有少量玉米、水稻。每年雨季,他都心中忐忑。下雨一旦引發山洪,山谷裏的糧食來不及收,就被洪水衝走了。“我家的田被衝過好幾次,靠去親戚家借糧度日。”他説。

  “現在我再也不怕了。”趙翁畢指著遠處的一片堅果林説,自己之所以敢一口氣種這麼多“洋堅果”,是因為政府鋪好了路。政府免費發苗,免費提供技術服務,還定下了每公斤6元的最低收購價。

  三臺山鄉是我國唯一的德昂族鄉。德昂族源于古代的濮人,是中國西南邊疆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新中國成立前,由于長期受土司、地主壓迫,德昂族政治地位低下、生活極度貧困。新中國成立後,德昂族人民結束了千百年來受壓迫剝削的歷史,成為祖國大家庭中平等的一員。

  如今,脫貧攻堅戰在三臺山鄉打響。當地立足實際,“産業扶貧”成果斐然。今年4月,德昂族已率先宣告“整族脫貧”。

  “我們這兒該叫金子村”  

  時隔多年,出冬瓜村67歲的德昂族老人邵德富又重新拿起了竹弓。這種竹弓曾是他們祖祖輩輩用來狩獵的武器,但這次,他不是去打獵,而是用自制的泥球為彈藥,去驅趕堅果林裏的小松鼠。

  邵德富老兩口在山上種了十多畝澳洲堅果,這是三臺山鄉重點培育的扶貧産業。近年來,三臺山鄉種植澳洲堅果3.72萬畝,2018年産量294噸,收入823萬元。澳洲堅果已成為全鄉經濟支柱産業。

  澳洲堅果原産自澳大利亞,德宏的亞熱帶氣候十分適宜其生長。上世紀80年代,德宏州引進了這一樹種,但大規模種植是近幾年的事。

  當地許多德昂族村民説不出澳大利亞在世界地圖上的位置,但這種價格較高、不愁銷路的堅果卻成了他們的“心頭好”。“一斤剛採下的堅果能賣十多元,比種玉米劃算多了。”邵德富説。

  因地制宜發展産業,是脫貧致富的根基。芒市林草局高級工程師釧加周説,澳洲堅果在國際市場上一直供不應求,而位于北半球的德宏與澳大利亞等主産區季節相反,“這個時節國內外需求很旺盛。”

  在三臺山鄉,不僅有來自遙遠南半球的澳洲堅果,還有成片的咖啡樹、西番蓮等“洋作物”,被裝點得如同一個大果園。

  “感覺變化一年比一年大。”邵德富笑著説,“如果放在幾十年前,我們這兒不叫出冬瓜村,該叫金子村嘍!”

  老木房裏的新潮民宿  

  出冬瓜村的“德昂人家”是三臺山上最早開業的民宿之一。和一般的酒店不同,這座老木房子裏沒有標間,也沒有衛生間。在房子的二層,中間是一個火塘,周圍擺滿了一圈地鋪。

  “這棟老房子幾乎和我同齡。”51歲的民宿創辦人、德昂族織錦傳承人趙玉月説,村裏很多老房子都拆了,但她一直舍不得拆。

  2017年,家裏的老房子被列入古村落保護項目,政府給了她3萬元對房子進行加固。年過五旬的趙玉月想法很新潮,在鄉政府支持下,她和老伴辦起了民宿。

  “村裏人都説我倆是憨包,這麼破的房子誰會來住?”趙玉月説,村民們沒想到的是,許多遊客就是衝著這種別具特色的老房子來住的。

  三臺山鄉吸引了不少海內外學者、藝術家和遊客走訪採風,新潮的民宿業大有市場。

  每到晚上,民宿的火塘上煮著德昂族特有的酸茶,遊客們圍坐在火塘邊,一邊唱歌一邊喝酒、喝茶,體驗著德昂族文化。

  “我們接待的遊客來自世界各地。”趙玉月説,去年她家住宿、餐飲以及賣酸茶和織錦的總收入有5萬多元。“目前民宿基本不賺錢,更重要的是讓遊客體驗我們的文化。”

  前不久,趙玉月25歲的兒子李岩所辭掉了消防員工作,回家幫父母打理民宿,學做酸茶。“以前我們希望孩子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現在他想回來傳承民族文化,我們全力支持。”趙玉月説。

  “文化要傳承得好,必須與市場接軌”

  住著德昂族民居,會做德昂族酸茶,會跳德昂族水鼓舞,開發德昂族美食和民宿,為民族學者當向導,作為主角參加拍攝德昂族紀錄片……35歲的趙臘退可謂是德昂族的“代言人”。

  趙臘退家在出冬瓜村出冬瓜老寨,作為三臺山鄉最古老的德昂族寨子,這裏建寨已有200多年歷史。

  趙臘退成為德昂族文化傳播使者,源于一次“旅行”。2009年,出冬瓜村入選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基金資助的“中國文化和發展夥伴框架”項目。擔任小組會計的趙臘退被選為村級協調員,跟隨項目組到北京、四川、貴州等地考察和培訓。

  “看了很多文化傳承和鄉村旅遊項目,很受觸動。我們三臺山有好山好水,有獨特的德昂族文化,只是沒開發起來。”趙臘退打定主意,要將本民族文化重新發揚光大。

  德昂族茶文化歷史悠久,尤其以獨特的酸茶聞名。因工序繁雜,這種口感清爽的酸茶一度瀕臨失傳。村民都説,外面的人喝不慣酸茶,做出來也沒有銷路。可趙臘退偏不信,他找到會做酸茶的老人,用了一年多時間學會了酸茶制作技藝。在他的推廣帶動下,酸茶已成為三臺山的“明星産品”。就在與記者交談的間隙,趙臘退通過微信賣出了兩單酸茶,入賬1100元。

  德昂族美食取材綠色生態,富有特色,但沒人開發餐飲,趙臘退又成了開發德昂族美食“第一人”。橄欖撒、橄欖丸子、臭菜拌岩姜、酸筍煮土雞……過去藏在深山人不知的德昂族美食,被趙臘退係統開發整理,逐漸走向大山外的市場。

  “小時候住茅草房,吃不飽穿不暖是常事。常年只有一兩件衣服穿,沒鞋子就光腳在山上到處跑。”趙臘退説,那時家裏經常斷糧,沒米了全家人只能煮一鍋野菜吃。

  如今,趙臘退每年僅賣茶就有10多萬元收入,還帶了五六個徒弟。他領悟到:“文化要傳承得好,必須與市場接軌,這樣才有生命力。”

  “我們德昂族人口不多,但文化底蘊深厚。”趙臘退對德昂族傳統文化傳承有著強烈的責任感,他説,還要讓世人走近大山裏的德昂族,讓德昂族走向世界。(記者 李自良 張康喆 伍曉陽 龐明廣 楊靜) 

[責任編輯: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9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