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昆明:春城花都長成記

2020年05月13日 11:01:42 |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一個偏居西南一隅的內陸省會城市,打造“世界春城花都”,底氣何在?願景如何實現?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王長山、龐明廣

5月2日,昆明市教場中路盛開的藍花楹 (胡超/攝 )

  “今年二月,我從海外回來,一腳踏進昆明,心都醉了。”作家楊朔在《茶花賦》中寫道,“雲南的春天卻腳步兒勤,來得快,到處早像催生婆似的正在催動花事。”

  不單是楊朔,只要到過昆明的人,無不醉心於這裏的春天和月月不斷的“花事”。

  眾所周知,昆明因冬無嚴寒,夏無酷暑,四季如春,故有“春城”之美譽。

  2016年,昆明提出打造“世界春城花都”城市品牌,定位升格,讓春城“花事”華麗升級。

  一個偏居西南一隅的內陸省會城市,打造“世界春城花都”,底氣何在?願景如何實現?

4月2日,晉寧昆陽張良花卉合作社工作人員在包裝鮮花。(胡超/ 攝)

  與花結緣,“花事”不斷

  春城與花結緣,讓歷代數不清的文人雅士才思泉涌,吟誦成篇。

  “天氣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斷四時春。”這是明代文人楊慎所作《滇海曲》中的詩句,形象描繪出昆明四季花開的秀麗風光。

  西山華亭寺山茶花開,驚嘆于千百朵重瓣的大花,每朵都像一團火焰,楊朔寫道,“不見茶花,你是不容易懂得‘春深似海’這句詩的妙處。”

  李廣田去昆明圓通山看花後,在散文《花潮》中感慨:春光似海,盛世如花……

  文人大家為昆明的花所折服,就是市井百姓,在千百年來的花文化影響下,也養成了獨特的與花為伴的生活方式。

  1月茶花、3月櫻花、6月荷花、9月菊花、年底梅花……這是昆明市民的賞花“日歷”。

  玫瑰做餡兒的鮮花餅、芬芳四溢的花卉伴手禮、庭院裏四季次第開放的花卉……這是昆明居民的用花日常。

  因為有花,才能與花相伴。因為近花,才能芳香不俗。

  “昆明一年四季都有鮮花盛開。”昆明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王昆華介紹,昆明所處的滇中地區屬于低緯度、高海拔氣候帶,日照充足、晝夜溫差大,被世界園藝界公認為世界上最適宜發展花卉生産的地區之一。

  翻閱史料和方志不難發現,昆明人栽花種草的歷史十分悠久,種花、插花、戴花、賞花、食花早已成為當地百姓生活的一部分。

  明《滇志》記述雲南府的花卉就有30余種,後來的相關通志對雲南和昆明的花卉都有記錄。前兩年雲南評出“十大名花”,有多個來自昆明,比如錦苑牌玫瑰鮮切花、“楊月季”牌繡球鮮切花、“英茂”牌康乃馨種苗,已成為業內知名的花卉品種。

  除了悠久的種花史,昆明人還十分熱衷于舉辦花展、聚會賞花。

  古人把每年農歷二月的一天定為百花的生日,稱之為“花朝節”。據史料記載,昆明在明清時期就曾舉辦過“花朝節”,在這一天,昆明人自發聚會賞花,全城歡慶。1920年,雲南官方主辦了“第一屆花朝大會”;

  新中國成立後,昆明首次舉辦的花卉展覽是1954年在翠湖公園舉辦的茶花展,當時展出數量有3000盆;

  1999年,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舉辦,更是把昆明悠久的花文化推向了新高潮,推向了全世界……接連不斷的芬芳花事成為了春城昆明獨特的氣質和名片。

  “自然條件是花卉種植的基礎,但文化才是花卉産業的靈魂。這一點,昆明優勢明顯而獨特。”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總經理高榮梅説,昆明擁有悠久豐富的花文化,注定要與鮮花結下不解之緣,“花事”不斷,花香永駐,打造世界級的花都也就水到渠成。

  立足于艷麗的“花事”,2016年,昆明市第十一次黨代會提出,昆明將打造“世界春城花都、歷史文化名城、中國健康之城”等城市品牌,其中“世界春城花都”位列昆明城市品牌之首。學者認為,“世界春城花都”準確詮釋了“花出雲南·集萃昆明”的概念。

  “昆明的區位和氣候條件得天獨厚,種花賞花歷史悠久,還有世界頂級的花卉産業、花卉交易市場和上千年的花文化積淀。”王昆華説,要想成為花都,必須提煉出自身獨特的形象元素,昆明擁有其他城市無法比擬的優勢,打造花都也有底氣和實力。

  中國昆明國際花卉展創辦于1995年,至今已成功舉辦20屆,成為引領亞洲花卉行業發展的高水準交易盛會。2019年7月舉行的第二十屆中國昆明國際花卉展,來自荷蘭、以色列等18個國家的47家花卉園藝企業和國內400余家花卉企業參加。

  王昆華説,昆明正著力建設藍天永駐、碧水長流、綠潤昆明、花香滿城的“世界春城花都”,努力打造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示范城市和“美麗中國”典范城市。

4月2日,一家花卉企業的工作人員在工作區分類擺放盆栽花。(胡超/ 攝)

  花卉産業的“風向標”

  “中國市場上,每10枝鮮切花中,有7枝出自昆明。”鬥南花卉産業集團運營總監董瑞介紹,鬥南花市交易的鮮切花有100多個大類、1600多個品種。鮮切花每天從這裏通過航空、鐵路、公路運往全國80多個大中城市,遠銷全球50多個國家和地區。

  數字的背後,折射出鬥南這個小村莊不平凡的花卉産業之路。

  上世紀80年代初,鬥南村民把第一枝劍蘭栽種到田裏,拉開了昆明鮮切花産業的序幕。

  如今,這個位于滇池東岸的小村莊已成為亞洲最大的鮮切花交易市場。

  2019年,鬥南花卉交易市場鮮切花交易量達92.31億枝,交易額達74.36億元。“全國的花商都在此聚集,在鬥南花市活躍的花卉經紀人達1萬多人。”董瑞説,整個市場服務著雲南30多萬戶花農。

  在鬥南花市,對手交易、電子拍賣交易及其他包括線到府店、花卉産業各鏈條行業等一應俱全。除了花卉交易外,這裏還是獨特的景區,眾多到昆明的遊客都要安排鬥南花市遊。

  走進位于鬥南的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可容納600人同時競拍的交易大廳,有六個拍賣鐘,客商緊盯著大屏,價格的游標從高到低逆時針轉動,進行“降價式拍賣”。

  40多歲的花店店主郭亮正在替上海的花商拍花,他上午11時就進場看貨,下午3時開始在大廳裏拍花。郭亮説,自己一天能幫外地花商拍下上萬支鮮切花,按拍賣數量提取報酬。“這裏交易公開公平透明,省去了面對面討價還價的麻煩。”

  “鬥南花市是中國第一、亞洲第一,接下來的目標是世界第一。”從開始的小規模昆明市場銷售,到2002年前後開始拍賣模式,再到融傳統集貿市場、拍賣交易、對手交易、線上交易等多種方式為一體,高榮梅是鬥南花産業發展壯大的見證者。

  “一開始,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每天只拍賣幾萬枝,發展到現在,平均每天有300萬至350萬枝。”高榮梅説,“此外,我們還建立了花卉交易的標準,推動花卉交易現代化、國際化、標準化。”

  如今,鬥南已成為中國花卉産業的一張“名片”,被譽為中國花卉産業的“風向標”和“晴雨表”。

  除鬥南外,昆明各縣區也在積極布局花卉交易和種植。

  在晉寧區昆陽玉蓮花卉農民專業合作社所在的墩子村,20年前這裏僅有少部分人種花,現在幾乎家家種花,本村和周邊村組的126戶花農加入了合作社。

  合作社負責為花農提供技術指導、品種選育和産品外銷服務,每年賣出的花卉毛收入約2000萬元。合作社負責人周毅蓮説,“我們通過航空、冷鏈運輸等方式外銷花卉,最遠賣到俄羅斯。”

  周毅蓮是晉寧區眾多從種菜轉向種花的農民之一。晉寧區位于滇池西南岸,其鮮切花種植面積、産量等均居雲南全省各縣區第一。2019年,全區花卉園藝種植面積達5.39萬畝,其中鮮切花種植面積4.9萬畝、産鮮切花41億枝,種植面積較大的品種有玫瑰、康乃馨、非洲菊等,花卉農業産值22億元,加工産值32.8億元。

  近年來,隨著花卉種植技術的不斷提升,晉寧花卉種植業正在改變“小散弱”局面,畝産效益屢創新高。

  在位于晉寧區寶峰街道的雲南愛必達園藝科技有限公司種植基地,本刊記者看到,盆栽花卉溫室大棚佔地45畝,被分割為插苗區、裝土區、灌溉區、生産區、包裝區,整個基地流水線式生産,通過智能控制、潮汐式灌溉以及廢水迴圈利用技術,盆花生産周期可精確至天,單位産能較傳統種植方式大幅提升。

  公司工作人員杜巧玲介紹,一盆迷你玫瑰在這裏只需培育68天左右,而自然種植則需要3個月以上,種植基地1年可産出300多萬盆迷你玫瑰,平均畝産值逾100萬元。

  不僅有鮮切花、盆栽花,昆明的花卉産業鏈也正在不斷延伸。

  由食用玫瑰做成的鮮花餅、玫瑰原汁酒、玫瑰糖等,以及由鮮花提取物做成的各種化粧品,成為深受市民遊客喜愛的伴手禮。

  原本以花卉種植、交易為主業的鬥南,也正著力打造花卉特色小鎮AAAA級景區。

2019年2月12日,花商在中國雲南昆明鬥南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內競拍各種鮮花 (胡超/攝 )

  一街一景,皆成“網紅”

  4月下旬,昆明市藍花楹陸續進入盛開期。每到藍花楹盛放時節,位于五華區的教場中路,從空中俯瞰,並不寬敞的街道猶如藍色飄帶,引來無數市民遊客前來“打卡”。教場中路因此也被稱之為“藍花楹大道”,成為昆明近幾年熱門的“網紅打卡地”。

  從國外引入昆明的藍花楹又叫藍霧樹,高大優美,在昆明適應性良好,在昆明教場中路、盤龍江邊、翠湖、北京路片區、紅錦路、前衛西路等地都能看到它的美麗身影。

  藍花楹“網紅街”只是昆明秀美街景的一個代表,圓通街“櫻花大道”、龍泉路“梅花大道”、一二一大街“杜鵑花大道”、紅塔西路“冬櫻花大道”、環滇池一連串的生態濕地公園……每一條街道都因鮮花而別具風情,裝點著昆明的春夏秋冬。

  2019年6月,昆明市政府辦公室印發《昆明市推進“世界春城花都”建設2019年園林綠化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確提出提升道路景觀特色,建設多彩繽紛“最美城市道路”“美麗小區”“美麗林帶”“環滇花帶”。對標世界著名花園城市,堅持“以春打底”“以花為媒”,美化花都城市空間,建設四季飛花“多彩昆明”,彰顯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特色。

  “花是一座城市生活品質的象徵,打造精致的城市景觀,不僅要有大量的鮮花綠植,還要有先進科學的設計理念。”昆明市城市管理局副局長保艷瓊介紹,昆明市以“公園城市”的理念,按照“一路一景”的原則,充分運用花、灌、草和喬木,合理搭配花卉和色葉植物,融合周邊建築的花元素,打造景觀形象道路,作為“花都”建設的示范路。

  保艷瓊介紹,昆明市今年將舉辦至少三項大型花藝賽事活動,提高花卉從業人員以及市民的審美能力。“每一條主要道路的花卉綠植都要有造型設計,通過設計讓市民感受到城市的花文化。”

  據統計,1985年,昆明市建成區綠地率僅14.5%,每人平均公共綠地僅2.73平方米。到2017年底,全市建成區綠地率達38.65%,每人平均公園綠地面積達10.93平方米。

  為避免公園內以營利為目的過度開發,佔用公共綠地及活動空間,昆明市出臺《公園綠地設計規范》,要求公園綠化用地不得少于65%。

  持續多年以鮮花綠植對城市形象進行打造,昆明的孜孜努力終于慢慢迎來了“收獲季”。走在昆明街頭,根據不同街區特點設計的花圃、花帶各具特色,而不是以前毫無特色的盆花“大雜燴”。

2019年12月22日,遊客在昆明市花卉主題旅遊綜合體“花之城”參觀高16米、長58米的“孔雀山”(胡超/攝 )

  錦上添花,世界花都

  自2018年以來,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已連續兩年舉辦“花拍之夜”。2019年舉辦的第二屆“花拍之夜”,2500多名來自全國花卉界的從業者、花店店主等匯聚一堂。

  “就像時尚界每年都會舉辦時裝周。”高榮梅説,通過發布權威行業數據、未來行業預期,發布花卉新品種,舉辦花卉T臺秀等形式,“花拍之夜”已成為引領花卉行業潮流的一次盛會。

  “我國目前每人平均一年僅消費七八枝鮮切花,而國際上同等收入的國家每人平均年消費量達50枝左右。”在高榮梅看來,隨著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中國花卉消費市場可以説是全球最有發展潛力的市場。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昆明花卉産業如今已具備諸多優勢:

  一是具有最完整的花卉産業體係,一二三産業高度融合,具備打造世界一流花卉産業的産業體係保障。在全國范圍內找不到第二個城市可以像昆明這樣便利地獲得花卉生産所需的全部資源。

  二是具有完善的花卉市場體係,具備打造世界一流花卉産業的話語權和定價權。依托鬥南花卉交易市場,昆明花産業成為全國農業産業和雲南高原特色農業之中有效解決農品“難賣”問題的行業。

  三是具有雄厚的花卉産業研發力量和人才優勢,具備國際流行的花卉品種技術快速本土化的能力。目前,昆明市花卉行業從業人員超過30萬人,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雲南農業大學、雲南省農科院花卉研究所等多家科研院所為産業發展提供了充足的科技支撐。

  專家認為,在全國乃至亞洲,“雲花”産業如今都處于重要地位,昆明創建“世界春城花都”可謂恰逢其時。

  在董瑞看來,打造世界春城花都,昆明軟硬實力兼具,下一步就是要把優勢放大,把短板補齊,建設整合交易與一體化服務平臺,讓農民有好花可種,讓好花賣上好價,讓産業和文化深度融合,打造良好的生態環境。

  按照昆明市發展特色花卉産業提升世界春城花都品牌工作方案,“世界春城花都”未來建設的總體目標是:構建與國際接軌的中國花卉産業生態和中國鮮花供應鏈,形成中國及南亞東南亞鮮花市場及其物流集散中心,成為影響世界鮮花價格的定價中心和價格指導中心,建成重大國際花事活動目的地、國際鮮花主題旅遊目的地,把昆明建設成産業型、文化型、景點型花都。

  根據昆明市政府相關規劃,預計到2023年,昆明全市鮮花種植面積將穩定在15.5萬畝,實現綜合産值達500億元,鮮切花産量達到120億支,花農收入將達110億元。

  “四季看花花不老,一江春月是昆明。”花卉文化傳承發揚,花卉産業壯大拓展,花卉景觀愈發精美,“世界春城花都”正在一步步從藍圖邁入現實。

【糾錯】 [責任編輯: 潘越]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13481390528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