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頻道

獨龍江畔的老方家——火紅果實照亮紅火日子

2019年12月03日 08:45:45 | 來源:新華網

村民們正在將草果裝袋。

  一片空地、一個簡陋窩棚、一大堆剛剛採摘的新鮮草果……草果採摘季,在雲南省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獨龍江鄉的一條公路邊,村民們圍成一圈將這些紅彤彤的果實一顆顆掰下來放進麻袋裏封裝,公路上行駛的車輛偶爾也被這些散發著獨特氣味的草果堆吸引,停車詢問。(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方新明正在清點裝袋完成的草果。

  這是獨龍江鄉獻九當村村民方新明家正在採摘草果。方新明家一共種植了100多畝草果,除了全家人出動,還請來19位村民幫忙,採摘、裝袋、稱重、記賬,一派繁忙。(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過去的獨龍族同胞們依靠“刀耕火種”的生産方式生活。

  過去,受特殊的自然條件和社會發育程度制約,獨龍族同胞靠“輪歇燒荒、刀耕火種、廣種薄收”等耕作方式艱難度日,導致“樹越砍越少,山越燒越禿”,生活卻一直在“貧困線”上掙扎。獨龍江鄉生態環境保護與群眾脫貧致富之間的矛盾日益突出。(資料圖片)

獨龍族群眾民房背後種植的草果林。

  窮則思變,變則思通。當地黨委政府深深意識到,實現穩定脫貧、全面小康還得“靠山吃山、依林致富”。獨龍江林業資源豐富,發展林産業大有可為,于是當地樹立了“在保護中發展、在發展中脫貧”的目標,探索出了一條“不砍樹、不燒山”也能脫貧致富的路子,大力發展以草果為主的林下特色産業。(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火紅的草果。

  草果是豆蔻屬多年生草本植物,喜溫暖濕潤氣候,適宜在林下或溪邊濕潤處種植,是藥食兩用中藥材大宗品種之一。(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森林中的草果林。

  在先行先試的基礎上,2012年初,獨龍江鄉通過給獨龍族群眾免費發放草果苗、主動送技到家門等方式展開幫扶工作,以點帶面、逐步推廣林下草果種植。(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丁秀麗正開心地向大家展示新鮮草果。

  方新明的妻子丁秀麗介紹,他們家從2011年開始種植草果,至今已有8年,收益最高在6至7萬元左右,最低在3至4萬元左右。(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村民們正在將裝袋完成的草果稱重。

  在2011年之前,方新明家裏主要靠種植玉米、芋頭、土豆等農作物,但收益僅夠一家人吃飽,並不能帶來經濟收入;隨著獨龍江鄉草果試種成功,方新明一家也加入種植草果的隊列裏來。(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方新明正在核對賬目。

  “一共七千四百一十六斤,賺了三萬三千多塊!”方新明看著自家已經裝袋完成的草果堆説,“今年的行情還不錯,一市斤草果最高可以賣到4.5元左右。”(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方新明正在滑過溜索。

  這批草果剛剛售罄,方新明便和幾個年輕村民一起拿上溜索滑輪,準備到江對岸森林裏採摘種植的草果。原始森林山路十分陡峭難走,方新明卻如履平地般背著籮筐收獲著“致富果”。(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方新明正在收割自家的新鮮草果。

  過溜索、爬陡坡、摘草果……方新明在體力上一點都不比年輕小夥差,同行小夥開玩笑説:“我翻過一座山的時間,老方已經翻過兩座了!”(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方新明和妻子一起清點到賬的收益。

  方新明和妻子育有一兒一女,大女兒現已成家,小兒子目前正在昆明讀書,平時夫妻二人會請一些村民幫忙照看草果地,女兒和女婿有空的時候也會過來幫忙,日子越過越紅火。(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鳥瞰獨龍江。

  截至2018年底,獨龍江鄉草果種植面積達6.8萬畝,産量達1004噸,産值約743萬元,草果種植戶僅草果一項人均純收入就達3000元以上。前不久,貢山縣在“中國生態文明論壇十堰年會”上榮獲“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踐創新基地命名。小小的“草果樹”,讓人們看到了獨龍江産業興旺的曙光。(潘越、趙普凡、羅春明攝影報道)

【糾錯】 [責任編輯: 范芳鈺]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21385949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