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頻道

【雲南青年説】以愛為名,為愛而行!

2019年07月04日 08:57:03 | 來源:新華網

  對話李金

  問:為什麼會選擇支教?

  李金:選擇支教是因為我家也在農村,在雲南彌渡縣的一個小鎮上,家鄉和龍頭山鎮差不多,交通閉塞,經濟發展相對落後。上小學時家裏條件不好,所以我希望通過讀書來改變自己的命運,能有機會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上高中時,我遇到了一個從北京大學來的支教老師,他給我們帶來很多新穎的東西,開闊了我們的視野,也為我的家鄉做了一些貢獻。因此,在我得知有支教機會時,就毫不猶豫報了名,參加了師大第四屆研支團,並擔任隊長。我希望把所學的知識教授給龍泉中學的孩子們,並陪伴他們度過一年的時光。

  從2015年9月雲南師范大學組建第一屆研支團至今,已有4批共20名志願者來到龍泉中學開展支教工作,第五屆研支團成員現在也已完成招募,將于2019年9月奔赴昭通。

  問:第一次上課有什麼感受?

  李金:緊張!在來龍泉中學支教之前,我的話很少、性格非常內向,而且我普通話並不好,所以第一次站上講臺的時候,看著下面幾十雙渴望知識的眼睛就特別緊張。我們第四屆研支團6個人都來自不同的學院,學的是不同的專業,到這裏後我們所教授的課程不只是我們所學的專業,所以,我們會通過請教、調研、討論等方式,提高自身的教學實力。如今,給孩子們上課我已經能得心應手了。

  李金在去家訪的路上。(新華網 潘越 攝)

  問:還記得第一次家訪的情形嗎?

  李金:第一次家訪,我們步行了兩個半小時去到一對姐弟家,體驗了一次彎大坡陡且沒有護欄的山路,有的地方坡度約七八十度,我們都是手腳並用地上山。

  姐姐上初三,成績非常好。弟弟就在我帶的班讀初二,被武凱老師看中,現在參加了學校的拳擊隊。去家訪前,姐弟倆和我們介紹,平時他們都是走路回家,問我們是走路還是坐車?我們問有什麼區別呢?他們説走路可以省10元的車費。後來得知,姐弟倆家裏只有奶奶帶著他們,爸爸在弟弟約一歲時去世了,媽媽改嫁,一直以來都是奶奶一個人通過種玉米、土豆換取收入供他們讀書。現在奶奶年紀越來越大,可能再過幾年也沒辦法供姐弟倆上學,所以他們非常節約。

  問:支教給你帶來了什麼?

  李金:這一年的支教生活,給我帶來了很多改變。靦腆的我來龍泉中學支教後,硬逼著自己變得開朗。我也希望通過我們以身作則、言傳身教,讓他們學會遇到困難、挫折的時候不放棄,以一個更樂觀、向上的姿態去面對以後的人生,所以我來到這裏之後也變得更加自信、樂觀,願意與人溝通。

晚飯過後,李金和第四屆研支團其他成員一起帶著學生們在操場上遊戲。(新華網 潘越 攝)

  問:你能分享下讓你感動的瞬間嗎?

  李金:我們和這裏孩子的關係更像是朋友,他們沒事就來找我們玩或是聊天,我班上的學生都叫我“金哥”。在這裏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感動:生病上課時會多把椅子、下課後在辦公室會有同學找你聊天、經常有同學發信息問“老師您下個學期是不是要走了,不教我們了?”、周末學生會來找我們拍合照……我對這裏的學生、老師都有很多的不舍,馬上就要離開,走的時候可能也不會告訴他們,悄悄地選擇一個早上或者晚上走,因為太舍不得了,心裏肯定會很難過。

  問:怎麼評價你的支教生活?

  李金:我覺得支教的生活很辛苦,但是很幸福。辛苦是因為我們除了要保質保量的完成教學任務外,還要開展課外活動豐富孩子們的文化生活,同時要聯係外界資源,組織募捐等公益活動,給這裏的孩子更多的關愛。剛來的時候很不適應,只要一換季,成員們都會生病。但每當累的時候,只要看到孩子們臉上那種對知識的渴望,就能感受到自己被需要,這種感覺無法替代,所以心裏很幸福。

  這一年也讓我看到了另外的“世界”,我的內心在成長。在這裏,我看到很多為貧困地區脫貧而努力的扶貧者,看到眾多基層教師在辛勤工作,看到山裏孩子對知識的渴望、對學習的渴望……這些都觸動著我的內心。希望通過我們一年的支教,通過我們的微薄力量,讓龍泉中學、龍頭山鎮越來越好。

【糾錯】 [責任編輯: 石光良]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1897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