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頻道

雲南非遺·麗江記憶 (4)木雕| 啊東的麗江“雕刻”時光

2018年04月27日 08:45:18 | 來源:新華網

  和金平的木雕作品。新華網 潘越 攝

  新華網昆明4月27日電(康靜 潘越)走進雲南省麗江市大研古城,土木結構的店鋪分布在青石板路兩旁,木雕是古城旅遊紀念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手工藝品。而到了麗江要説木雕,就不得不提麗江市古城區木雕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和金平,他的作品曾多次在國內外展出,當地人稱他為“啊東”。

  與木雕結緣 自學成才

  20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啊東接觸到了木雕,從此結緣。“朋友的姐夫是麗江木雕廠的木雕技師,我們去他家玩,看見他的雕刻工具與作品特別有意思,就想學習。”啊東回憶,當年朋友的姐夫給了他10把刻刀,他與木雕的故事就此開始。

  “那段時間,我經常去古城裏轉悠,不斷看手工藝品店裏賣的木雕産品,回家後畫在木頭上,照著記下來的樣子一遍一遍地刻。”啊東憑著對木雕的喜愛,用這樣的方法自學雕刻。短短幾個月,他就能完全倣刻出市面上的木雕,甚至做得更好。

  和金平的木雕作品。新華網 潘越 攝

  上個世紀90年代末,一大批懷揣著理想,有藝術追求的人聚集到了麗江大研古城,靠手藝營生,改變生活。

  啊東也是這批人中的一位,中學畢業後在啤酒廠做了4年美工的他看到了古城內的商機,于是,1999年他毅然辭職,在古城內找了一間9平方米的小店鋪,開始以木雕手藝為生。

  吃住都在這間小店裏,一開始的半年只賣出去幾百塊錢的木雕,當時覺得很痛苦,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卻是幸福的時光。”啊東説,當時一無所有,反而對將來的生活有各種憧憬,內心很充實。

  創作靈感來自納西族元素

  在納西藝術中,最具魅力的就是木雕。雕刻家們在木頭上,用線刻、浮雕、立體雕的手法,雕出圓形、方形、立體的圖案。在啊東心裏,他制作的木雕分為“走心”和“不走心”的,走心的叫創作,不走心的叫設計。

  和金平,他的作品曾多次在國內外展出。新華網 潘越 攝

  “創作需要靈感,可遇而不可求。”制作一個作品,啊東一般會先在木材上畫出想要表現的主題,然後開始雕刻。之後拿刻刀慢慢修整,就如同打磨一樣將木雕雕刻光滑,最後涂上水粉顏料,一個作品就完成了。

  作為麗江人,啊東最初的創作靈感都來源于納西族傳説、象形文字等元素。

  殉情是麗江納西族婚姻關係中獨特的文化現象。于是啊東就這個題材創作了他木雕生涯中第一個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殉情》。

  “我以一個圓盤的形式來創作,作品裏面由一對青年男女構成一個圓形,他們的神態看來很淒美。”納西族殉情男女在外人看來很殘酷,但啊東從中看到了更多,“他們一定是非常幸福地去尋求內心的理想國度。”直到今天啊東還在延續這個題材,只是作品名字已由《殉情》變為了《凈地》。

  “我在審視作品的時候,會覺得每一件都是我的孩子,賣它們的時候會很心疼。”啊東的木雕最初只能賣幾塊錢,如今賣到了上千上萬元,在他眼裏,養活了全家人的木雕,每一件都很珍貴。

  木雕打初坯階段,用錘跟刀在木頭上敲打,這是一個費體力的活計。新華網 潘越 攝

  傳承面臨困境 需從娃娃抓起

  隨著制造業的發展,如今一件簡單的木雕,手工制作需要幾天時間,而用機器制作只需幾十分鐘。同樣一件木雕,由于成本、價格差異太大,致使手工制作的在市場上佔有的份額越來越少。

  “這兩年這個行當越來越不好做,很多人放棄了這個職業。”説起木雕的未來,啊東顯得有點擔憂,他説今天的麗江木雕處于沒落中,從事的人越來越少,即使有些改行的人還有喜愛木雕的心,但也不會再回到這個行業當了。

  一個嚴峻的問題擺在面前,怎樣才能激發年輕人對制作民間工藝的興趣?

  啊東認為,要讓年輕一輩看到做木雕的希望,才可能吸引他們從事這個職業。而作為業內代表人物,就應該努力在藝術層面做到更好,改善自己的生活,讓別人看到這種希望。

  20年來,和金平與刻刀為伴,他的刻刀已有上百把。新華網 潘越 攝

  關于傳承,啊東一直有個設想。他想針對青少年做一些培訓,從小培養他們對木雕的愛好,研究一些能夠青少年提起興趣和參與進去的東西。

  啊東曾被邀請到華南理工大學設計學院講授木雕課,讓他很有感觸。“有的學生假期裏還跑來麗江找我學習木雕。”啊東看著這些學生把他的傳統手藝學回去後,又融入了年輕人現代、超前的想法進行創作,出來的木雕作品很符合當前審美。

  隨著技藝的提高和對木雕藝術的不斷感悟,啊東的創作開始擺脫地域性元素,往比較現代的方向轉變。“我很感激這個職業,這麼多年讓我最幸福的就是家人的支持。”他説。

 

【糾錯】 [責任編輯: 羅媛]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8137106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