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頻道

雲南非遺·麗江記憶 (2)東巴畫| 薪火相傳 讓納西古韻煥新彩

2018年04月18日 09:31:20 | 來源:新華網

東巴紙牌畫。新華網 李寧 攝

  新華網昆明4月18日電(韓文萍 潘越)從雲南麗江古城出發,溯金沙江上行至玉龍納西族自治縣老君山,在老君山深處,坐落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魯甸鄉新主村。村子雖不起眼,卻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東巴畫的重要分布地區。“以前這個村落出過很多著名的大東巴,他們寫的經書,畫的東巴畫,很多已被海內外多個博物館收藏。”雲南省麗江市東巴畫市級非遺傳承人楊正元説。

  東巴是“智者”的意思,是納西族原始宗教中的經師或祭司。納西族東巴在做儀式時,要繪畫各種各樣的佛神、人物、動植物等形象,並進行膜拜與祭祀。這些繪畫被稱為“東巴畫”。東巴畫亦字亦畫,因保留了濃鬱的象形文字書寫特徵,被稱為研究人類原始繪畫藝術的“活化石”。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關于東巴畫的一切漸漸被人們忘記,“活化石”面臨消逝的危機。

  幸運的是,仍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不辭辛苦,堅持不懈,薪火相傳,甘當這些“活化石”的守護者和傳承人,只為讓東巴畫這一寶貴的文化遺産在現代社會重新煥發生機。

東巴畫傳承人和嘉龍(右)和楊正元一起上色。新華網 李寧 攝

  責任擔當——“弘揚本民族文化,努力學習。”

  據了解,傳統上東巴繪畫主要以家庭為單位,以父傳子、祖傳孫的方式在民間自然傳承,也有師徒傳承。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很多傳承人對東巴畫的興趣最初都源自家庭影響。

  “我是1968年開始跟父親學習東巴文化,1983年在麗江市東巴文化研究所學習納西語義表。”出生于新主村東巴世家的雲南省麗江市東巴畫省級非遺傳承人和聖典説。

  “以前我曾祖父是一個著名的大東巴,我的一個姑爺爺也是一個東巴,小時候,他在村裏面做祭祀,我經常跑去他旁邊,聽他念經、誦經。”楊正元告訴記者,耳濡目染之下,他漸漸對東巴文化産生興趣,大概20歲左右時,正式開始學習東巴畫,一學就學了14年。

  像和聖典、楊正元一樣的傳承人,多年來對東巴畫由最初的自發喜愛,到如今的自覺傳承,皆源自對保護和傳承東巴文化的使命感和責任感。

  “學習東巴畫最初是以愛好畫畫為主,後來慢慢知道是自己本民族的語言和文化。”和聖典説。

  2004年,麗江市非物質文化遺産培訓基地在新主村辦了一個培訓基地,後來和聖典被聘為培訓教師,至今已有八年時間。八年裏和聖典一共教了100多位學生,他們有來自寧蒗縣的,有來自古城區的,有來自玉龍縣的,人們匯集在這裏,共同學習東巴文化。

和嘉龍介紹東巴畫。新華網 李寧 攝

  甘苦之間——“四處奔波,學到的東西來之不易。”

  “這是象形的山,是美的意思,山美,水美。這一行我用納西語給你讀一下,好言好語傳千裏,山高水深對家門。”雲南省麗江市東巴畫市級非遺 傳承人和嘉龍指著一幅東巴畫為記者講解道。

  這項亦字亦畫的古老藝術並不好學,學習東巴畫的過程通常很漫長。“一開始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會,連一個線條都不會畫。老師就讓我們寫納西文字,如果連納西文字都寫不好的話,就不能成為一個東巴畫傳承人。”楊正元介紹,當時他們是五六個人分成一組來完成一幅東巴畫,大概畫了七八年以後,就可以獨立完成一幅作品。去年他畫了一幅大鵬神鳥,現在挂在麗江市新主東巴文化傳承學校裏。

  而且,當時的學習條件也十分艱苦。“我是2003年開始學習東巴文化的,那個時候沒有手機,我們就用錄音機錄下來,把今天晚上老師教的所有話題、所有內容都錄下來。那個錄音機不可以充電,一兩天就要換一副電池。”和嘉龍説。

  另外,畫東巴畫所用的原料也十分昂貴,家庭困難的學習者只能用國畫原料代替。後來,在麗江市、玉龍縣政府的支持下,一些學習者有機會來到麗江市新主東巴文化傳承學校。“在這裏包吃包住,還給我們發補助,畫的原料都是學校提供的。”和嘉龍説。

  除了學習過程本身的困難外,傳承人還要面臨生活上的困擾。談及學習東巴畫之路,和聖典分享了他的經歷:成家之後,和聖典有了兩個兒子,但家裏就只有夫人下田勞動,家庭也比較貧寒。他四處奔波學習東巴文化,“有時候是老人家上山放牧,有些時候是到田裏幹活,我都是跑著到地裏和山上放牧的地方去跟他們求學,學到的東西來之不易。”

  楊正元也面臨類似的問題。他2004年開始跟著師傅和桂生一起學習東巴文化,“學了兩年以後,中間有一段時間又不想學,因為我們畢竟是農民,要種地,每一年要在這裏學習二三十天,家裏面的事就忙不過來了。”楊正元説。

雲南省麗江市玉龍納西族自治縣魯甸鄉新主村非遺傳承人。新華網 李寧 攝

  留住文化——“我們已經老去,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

  盡管困難很多,但和聖典、和嘉龍、楊正元們還是堅持了下來,他們有著最樸素的心願:讓東巴畫長久地傳承下去,讓子孫後輩了解東巴畫、熱愛東巴畫。

  “東巴文化是在麗江三大遺産裏面最主要的一個記憶遺産,傳承東巴文化,教授東巴文化主要是希望我們本民族的文化永遠存活下來。”和聖典説。

  楊正元表示,“我必須要傳承納西族東巴文化,傳承給下一代那些沒有了解過東巴文化的孩子。”

  對于未來,和聖典還有一個心願,讓這些學生更好地掌握東巴文化全方位的記憶,希望他們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希望這些學習東巴文化的學生們學得越來越好,因為他們是年輕人,朝氣磅薄,我們已經老去,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完)

【糾錯】 [責任編輯: 石光良]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01371192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