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頻道

【微紀錄·雲南故事】從小李到老李 漫畫家李昆武筆尖的眾生百相

2018年01月15日 11:42:36 |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昆明1月15日電(詹晶晶 丁凝 孫汝浩)“有些深刻的意義往往會來源于一些看似平淡的事情。”著名漫畫家李昆武近日在接受新華網採訪時説。幾十年過去了,李昆武從“小李”變成了“老李”,如今仍然孜孜不倦地創作,他筆下記錄的看似都是普通中國人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細節,他説他要抓緊時間用畫筆記錄、還原、保留一個時代,留給後人,“至于以後的人覺得有沒有意義,就讓他們來説吧。”

  墻內開花墻外香,十幾年前,李昆武頗具中國風格的漫畫偶然走出國門,由其創作的自傳體漫畫《一個中國人的一生》,讓這位追求“順其自然”的漫畫家在國外備受關注,並攬獲多項大獎,今年他還將參與到米其林集團、路易威登等國際企業的文化項目中,他的漫畫也成為了中國文化走出去的一張“名片”。

李昆武在作畫

  “自學成才”的專業畫家

  李昆武喜歡戴著帽子,壓低帽沿,他説話語速偏快、簡潔明了,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老昆明人,講到高興時,還會不時冒幾句昆明話出來,初見他時,可能很難將他與“藝術家”三個字聯係上,正如李昆武所説,他其實更像一名軍人。

  李昆武1955年出生于昆明,1972年17歲的時候參軍到了部隊,轉業後到了雲南日報社《春城晚報》工作,擔任過美術編輯、美術攝影部主任,以及中國新聞漫畫研究會常務理事、雲南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專業從事漫畫創作。

  然而李昆武卻説,他小時候的夢想是能加入空軍,父親則希望他成為一名國家幹部。可誰也沒想到,至今都沒有受過一天專業美術教育的李昆武,最終成為了一名專業漫畫家。

  李昆武説,畫畫讓他感到非常快樂,“小時候把畫畫作為一種興趣愛好,那時候沒有電話,我給父母的留言條都是用繪畫表現,畫一個小人代表我,表現這個小人去食堂、去上學、去玩等等。”到部隊後,李昆武繼續創作了許多有情節、有故事的反映部隊生活的作品。在報社擔任美術編輯時,李昆武更是油畫、國畫、漫畫、插圖等“十八般武藝”樣樣都行。

  到目前為止,李昆武已經出版了40多本漫畫書,無論是“小畫”還是“大畫”,李昆武都從日常生活中取材。他的畫冊中記錄了許多老昆明的人、事、景,賣洗臉水的、剃頭發的都是他記錄的對象。他創作的《雲南十八怪》漫畫作品,還被印在了雲南山泉瓶裝水的瓶標上,成為鮮明的具有“雲南屬性”的文化符號。

李昆武“老昆明三百六十行”漫畫係列作品

  墻內開花墻外香

  讓李昆武始料未及的是,他創作的漫畫作品在國外備受追捧。

  2005年,李昆武帶著一位法國朋友在雲南旅行,這位法國朋友偶然間看到了李昆武創作的漫畫,感到很有意思。很快,李昆武得以與一家法國出版社合作,用漫畫日記的形式,畫他自己的故事,李昆武的自傳體漫畫《一個中國人的一生》就此誕生,並迅速在歐洲走紅。

  “中文版叫《從小李到老李》,法文版叫做《一個中國人的一生》。”李昆武説,這部自傳體的長篇漫畫,用數千幅畫面,描繪了一個普通中國人自20世紀50年代到21世紀初,五十多年的人生經歷。這部書很快引起了圖書市場的關注,後來陸續出版了英、德、西班牙、葡萄牙、日、韓等不同語言的版本。

  李昆武的係列漫畫叢書《從小李到老李》也獲得了第十三屆法國“歷史會晤”文化節國際漫畫大獎、法國聖馬洛漫畫節“最受讀者歡迎獎”、2013年阿爾及利亞漫畫節“最佳外語作品繪畫獎”、中國2013年最高漫畫大獎、2014年日本漫畫大獎等。

  “我在古巴、緬甸、日本,以及非洲都見過我的書,我去參加一些論壇時,國外的觀眾還認為我是一個在中國很有名的人,實際上我跟他們説我在中國沒有名氣。”李昆武笑著説。

  近年來,李昆武時常到國外參加一些文化活動,他感到中國現在非常重視文化傳播,最成功的一項就是中文和漢字的推廣。“我在國外看到我們的孔子學院等,在積極傳播中國文化,並且非常有影響力,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在學習中文,當然這也是中國經濟發展帶動的。”李昆武説。

  在文化的對外傳播方面,李昆武認為中國漫畫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提起漫畫,相信很多年輕人都會自然而然想到日本漫畫。”李昆武説,他的作品曾在日本出版銷售,同時也獲得過日本的漫畫獎,一方面他感到欣慰,另一方面也覺得失落。

  “這種糾結的心態是因為中國的漫畫還有很巨大的發展空間。”李昆武説,漫畫在西方被譽為九大藝術形式之一,與電影、戲劇、音樂等齊平,漫畫對受眾的影響力是巨大的,希望中國漫畫能夠更多的走出去,産生更大的影響力。

李昆武的漫畫作品

  記錄波瀾壯闊時代場景下的蕓蕓眾生

  “我很喜歡‘生活是我的老師,社會是我的課堂’這句話。” 李昆武的作品往往著眼普通人、普通事,但是作品中展現出來的故事和形象又往往會引起很多人的共鳴。

  李昆武曾創作了一幅長達21米的春運長卷,展現的是一張張普通人的面孔,他們有不同的表情神態,不一樣的身體語言,但是卻有著共同的目的,就是回家!值得一提的是,李昆武把自己的自畫像也放到了春運長卷的趕路人當中。

  “你能找到我在哪裏嗎?”李昆武説,“我喜歡一種手法,就是畫一個大的場面,把我自己也放進去,因為我也是蕓蕓眾生之一嘛,一個小小的人物之一。”

  李昆武在長卷上寫了一段話:“全世界,沒有哪一個國家像中國這樣,在每年一個特定的日子裏,數以億計的人口幾乎同時涌向車站、碼頭和機場,不畏饑寒,不畏勞累,只求能盡快趕到幾百裏、幾千裏之外的故土,與家人吃上一頓除夕年夜團圓飯。”

  “這其實也是一種中國文化的展現。”李昆武介紹,這幅春運長卷將于2018年1月在法國展出,下一步還將在法國的部分建築物、公交車上以海報的形式展示。

  如今,年過花甲的李昆武仍然每天都在創作,他也被別人稱為“天天的畫家”。“我不敢説我自己有多少靈氣,但是我覺得我就是‘勞動模范’,天天幹活。”這名“勞模”漫畫家始終在堅持記錄著普通人的生活。

  “中國這幾十年的發展太快了!”李昆武説,因此他想抓緊時間記錄所經歷的生活場面,“至于以後的人是不是覺得有意義,交給後人去説。”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昆武對自己作品的認識也在不斷改變,原先更強調對藝術風格和效果的追求,但是現在他認為,作品除了跟個人相關,更與國家、民族、社會的發展息息相關。

  “在我的作品裏面,我希望讀者看到更加深厚博大的文化,這一點作為一個中國的藝術家我覺得是幸運的,我非常慶幸自己生在這樣一個波瀾壯闊的偉大時代。”(完)

  往期回顧:

  【微紀錄·雲南故事】老人與鷗         

  【微紀錄·雲南故事】康復村

【糾錯】 [責任編輯: 石光良]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91368964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