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資訊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雲南: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

2019年08月03日 11:22:0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2015年1月19日至21日,習近平總書記到雲南昭通、大理、昆明等地,看望魯甸地震災區幹部群眾。對于雲南的生態環境,他指出,良好的生態環境是雲南的寶貴財富,也是全國的寶貴財富。他要求雲南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爭當全國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

  素有“植物王國”“動物王國”美譽的雲南,雖然是一個經濟欠發達的邊疆多民族省份,卻也是我國生態環境最好的省區之一。多樣的氣候與地貌特徵蘊藏著巨大的發展潛力,良好的生態環境是彩雲之南的寶貴財富。

  2018年年底,雲南獨龍江鄉6個行政村整體脫貧,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當地群眾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匯報了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的喜訊。獨龍江這片秘境,就是中國原始自然生態、原生動植物帶譜保留最完整、特徵最明顯、跨幅最大的生物河谷。科學家將它稱作“東亞物種多樣性中心舞臺”“野生植物天然博物院”。獨龍江流域1994平方公里的范圍內,有植物特有種490多個,還有嶺牛、戴帽葉猴等國家保護珍稀動物,是亞洲大陸最重要的動植物王國和物種基因庫。

  作為我國重要的生物多樣性寶庫和西南生態安全屏障,新中國成立70年來,雲南肩負著維護區域、國家乃至國際生態安全的重大責任,在我國生態文明建設中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鬥南一枝花撬動花卉大産業

  1982年,昆明呈貢縣農業局良種場場長化忠義從廣東佛山購買了一些唐菖蒲的種球,帶回來種在自家菜地裏。幾個月後,他將開出紅花的唐菖蒲插在一個有水的小桶裏,捆在自行車上,讓女兒化俊華騎車到昆明尚義街賣掉。

  化忠義的這一畝唐菖蒲,後來被認為是“鬥南商品花卉種植的起步”。“鬥南花卉”商標成為第一個花卉類的中國馳名商標。鬥南村被譽為“亞洲花都”,成為亞洲最大的鮮切花批發市場,是中國乃至亞洲鮮切花價格的“風向標”和“晴雨表”。

  地處高原的雲南,土地肥沃,氣候溫潤,強烈的紫外線、遼闊的適宜土壤,是全球最適宜花卉生産的區域之一。

  30余年來,鬥南的一枝花撬動了一個龐大的花卉産業:2018年,雲南全省花卉種植總面積達158萬畝;全省鮮切花總産量達80.5億支;花卉綜合總産值386億元;花卉種植業産值290.7億元;花卉加工業産值20億元;花卉服務業産值75.3億元;花卉出口總額1.2億美元;累計育成花卉新品種560個,創新技術和專利100余項;從業人員上百萬名。

  “是改革開放讓鬥南花卉産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昆明文史研究館館員徐啟亞説,“鬥南花卉的發展,印證了中國從窮變富、從柴米油鹽到享受精神物品的歷史飛躍和變遷。”

  如今,花卉已成為雲南省最具發展優勢的綠色新興産業,也是雲南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的重點産業。

  2018年1月25日,在雲南省十三屆人大一次會議上,雲南省省長阮成發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雲南將全力打造世界一流的“綠色能源”“綠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3張牌。

  其中,“綠色食品牌”的優勢明顯。過去5年,雲南高原特色農業風生水起,農産品出口額穩居西部省區第一,獲國家馳名商標的農産品品牌有21個,認證“三品一標”農産品2000余個,鬥南花卉、普洱茶、文山三七等區域性品牌聞名遐邇。

  以農業增效、農民增收、農村增綠為目標的“綠色食品牌”的提出,成為點燃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綠色發展新引擎。

  2018年,雲南茶葉、花卉、蔬菜、水果、堅果、咖啡、中藥材、肉牛8個重點産業量效齊增,其中花卉、咖啡、堅果産值連續多年居全國第一,茶葉、蔬菜、水果、肉牛、中藥材分居第二至第七位。

  築牢中國西南生態安全屏障

  每年3月8日,是哈尼族祈求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的盛大節日昂瑪突節。與往年不同的是,2019年的這天,雲南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陽縣新街鎮阿者科村裏舉行了第一次旅遊分紅大會:66戶人家分別獲得1600元至640元不等的紅利。

  海拔1800多米的哈尼族村寨阿者科,雲霧繚繞的村子腳下是依山而下的梯田,遊客喜歡把阿者科稱為“雲上梯田人家”,而在哈尼語中,阿者科的意思是“一個吉祥的小地方”。

  在元陽,19萬畝綿延不斷的梯田,從山腳延伸至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之巔。1300多年來,哈尼族創造了“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田有多高”的奇跡。2013年6月,氣勢磅薄的元陽哈尼梯田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名錄》,成為我國第一個以民族名稱命名的世界遺産。

  有160余年歷史的阿者科,是哈尼梯田遺産區5個申遺重點村落之一,它因出現在電影《無問西東》中,而為更多人所認識。

  2018年11月,元陽哈尼梯田遺産區被生態環境部命名第二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踐創新基地,同時入選的,還有雲南省騰衝市。

  “擔負著保護與發展雙重責任的雲南,守住了藍天白雲、青山綠水,築牢了我國西南生態安全屏障。” 雲南省生態環境廳副廳長高正文説。

  不以GDP論英雄

  黨的十八大以來,雲南闖出了一條綠色跨越發展的路子,不以GDP論英雄。

  在領導幹部政績考核指標中增加了生態文明建設、環境保護權重,取消了對怒江、迪慶地區生産總值、工業增加值的考核,對西雙版納不再考核工業增加值。全面開展縣域生態環境品質監測評價與考核,考核結果納入各級領導幹部年度績效考核內容,同時作為生態轉移支付的重要依據。

  近年來,雲南把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的相關要求貫徹落實到重大決策、重大規劃、重大項目建設中,優化産業布局和項目選址選線,提高清潔生産水準,發展綠色低碳迴圈經濟;實施九大高原湖泊保護治理,開展以長江為重點的六大水係保護修復、水源地保護、城市黑臭水體治理、農業農村污染治理、生態保護修復、固體廢物污染治理、柴油貨車污染治理八大戰役。

  目前,雲南已建立了161個自然保護區、66個風景名勝區、11個地質公園、18個國家濕地公園、13個國家公園,森林覆蓋率達59.7%,建立了以就地保護為主、遷地保護和離體保存為輔的生物多樣性保護網絡體係,使全省90%以上的典型生態係統和85%的重點保護野生動植物物種得到有效保護;頒布實施了全國首個生物多樣性保護法規《雲南省生物多樣性保護條例》;建立了全國唯一的“中國西南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收集並保存了我國野生物種種質資源2萬多種、20多萬份;實施了極小種群物種拯救保護行動,一批珍稀瀕危物種得到保護。(記者 張文淩)

[責任編輯: 羅春明 ]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031382807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