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幸福生活幹出來——來自怒江州決戰脫貧攻堅一線的報道

2019年06月20日 10:04:13 來源: 雲南日報

    炎熱夏季,怒江兩岸機聲轟鳴、車來人往,到處是繁忙的工地;從溝箐坡地到易地搬遷現場,到處都是忙碌的身影。

    決戰脫貧攻堅,激發起越來越強勁的內生動力,54萬大峽谷兒女奮發自強,向深度貧困發起最後總攻,建新房、育産業,轉觀念、學技能,靠苦幹實幹奔向更美好的日子。

    草莓甜,草果香

    早上在臘咱易地扶貧搬遷點查看配套設施項目施工情況,下午在禾波村現場解決農村危房改造問題,傍晚回到鄉政府,趕寫問題整改方案……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普拉底鄉副鄉長王國新負責鄉裏的基礎設施、易地搬遷、農村危房改造,每天不是在項目工地,就是在去村寨的路上。

    去年,普拉底鄉公路、防洪堤、農危改等30多個項目全面鋪開。王國新一心撲在項目建設上,家裏的20多畝草果地全交給妻子。雖然離家就10多分鐘車程,他一個月也回不了一兩次家。

    “今年貢山就要實現脫貧摘帽,每天都有幹不完的事。”王國新説,看著一棟棟新房拔地而起,一片片草果地開花飄香,再怎麼苦怎麼累也心甘情願。

    貢山多山缺地、有物缺錢,是雲南省11個限制開發區域和生態脆弱貧困縣之一。經過70年艱苦奮鬥,群眾實現了從照明靠松枝、取暖靠火塘,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的生活到基本上吃穿不愁,但全縣還有貧困村17個、貧困戶2215戶、建檔立卡貧困人口6345人,要在今年實現脫貧出列。

    面對如山重任,貢山縣幹部群眾的選擇是:苦幹實幹拼命幹!

    盯住不放,久久為功,幸福自然來敲門。走進茨開鎮茨開村牛郎當小組“草莓大叔”余新家,一塊“我家有黨員,鄉親向我看”的牌子格外引人注目。

    余新自學試種草莓,組織成立種植專業合作社,成功打造了貢山草莓品牌。他還免費給村民和周邊群眾送草莓苗,傳授種植技術,帶動牛郎當小組和周邊村寨種植草莓500畝,讓牛郎當成為花果飄香的特色小村。

    “今年反季節草莓試種成功,我們一年四季都可以種草莓、賣草莓了。”余新説,只要真心幹事,就沒有幹不成的。

    人人想辦法,戶戶爭進步,貧窮總有逃離時。其達村的山林裏,60歲的黨員余學明和村民余克光正清溝引水,給草果地澆水。“今年雨水比往年少,不能影響挂果。”余學明是村裏的草果種植帶頭人。每天,他都要到村民的草果地走一走,指導村民除草、清溝、砍老枝,進行精細管理。

    “以前,大家對管理不怎麼上心,讓草果自生自長。這幾年可不一樣了,村裏白天基本上沒人在家,都在草果地裏幹活呢。”

    “村裏這幾年變化很大,想法子掙錢發家的多了,土地上的獲得感越來越多,‘我要脫貧、會脫貧、能脫貧’的信心越來越足。”余學明説,習近平總書記給獨龍江鄉親們回信的消息傳來後,大家更是充滿幹勁,都爭著種草果,希望過上更好的日子。

    走出去,掙錢回

    今年3月2日,兩輛大巴車經過2000公裏的長途跋涉,到達珠海市鬥門區井岸鎮。

    清新的海風,喧鬧的街市,林立的廠房……73名來自大峽谷深處的農民踏上了這片陌生的土地,開啟脫貧致富的“務工之旅”。

    “窩在山頭種包谷,一年到頭苦不著千把塊錢。到珠海市,只要肯吃苦、肯動腦、肯學習,一個月最低能收入4500元。幹上三四年,一棟新房就建起來了。”福貢縣子裏甲鄉金秀谷村黨總支書記坡相奪,去年帶領41名金秀谷村村民來到遙遠的珠海。

    一年的務工生活,讓這群習慣于朝陽下地、夕陽收鋤的山裏人真正開了眼界、長了見識,轉變了“農民只能在土裏刨食找出路”的傳統觀念。一年不到,到珠海務工的金秀谷村村民就由原來的41人增加到80多人。

    翻過山的那一邊,是廣闊無垠的大海。

    怒江經濟社會欠發達,社會發育程度低,工礦企業少,商貿業發展滯後,就業吸納能力弱、務工渠道窄,農民群眾大多靠幾畝山坡上的包谷地求生存,脫貧增收門路非常狹窄。

    “就業一人,脫貧一戶”。珠海對口幫扶怒江以來,把群眾素質提升、技能培訓和勞務輸出就業幫扶作為花錢少、受益多、見效快的精準幫扶措施。為此,專門設立怒江州駐珠海勞務服務工作站,出臺用工企業社保補貼、中介機構獎勵、村委會獎勵、貧困勞動力穩定就業補貼等勞務協作政策,引導怒江農村勞動力到珠海市務工就業,學技術、轉變生活理念,激發內生動力,提升能力素質,實現就業增收脫貧。

    “坐在墻根曬太陽等國家幫助,脫了貧也會返貧。趁我們年輕去外面闖一闖,學習人家的生産生活理念、學技能技術。只要努力,日子就會好起來,長遠致富就有保障。”

    今年春節前,在珠海務工的貢山農民劉銘行程3000公裏,從珠海市駕車回到貢山縣秋那桶村,通過自己的經歷現身説法,動員村裏的父老鄉親,特別是年輕人去珠海見世面、學技術,靠自己的汗水掙錢。

    通過4年的努力,目前怒江已轉移5000名勞動力到珠海市就業,帶動了近萬名貧困人口脫貧。

    “讓大山裏的群眾‘走出來’,哪怕只在衛生習慣、生活方式、就業觀念等方面有所改變、有所進步,珠海付出多大代價都是值得的。”怒江州委常委、副州長、珠海市對口怒江州扶貧協作工作組組長張松説。

    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就是民生大事。在珠海市、中交集團、三峽集團和大唐集團等幫扶下,怒江州大力實施扶志扶技工程,加快對青壯勞力的勞動技能培訓,讓怒江更多老百姓通過勞務輸出,轉變觀念,學技能,長見識,增加收入,實現打工就業脫貧。

    2018年,怒江州完成農民技能培訓85994人次,其中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43266人次;新增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88053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38517人。

    下一步,怒江州將對25萬名勞動力進行勞動技能培訓,至少轉移15萬人到省內、省外務工,並通過設立護林造林員、護河員、護邊員等公益性崗位吸納就業,組建專業的合作社、扶貧車間等,讓農民變産業工人,走上長久穩定的致富路。

    綠色美,氣象新

    一場夏雨過後,瀘水市稱桿鄉王瑪基村萬畝核桃更加鬱鬱蔥蔥,把高山村寨裝點得生機勃勃。

    核桃1萬畝、紅豆杉700畝、旱冬瓜1320畝、山羊存欄3000只、中華蜂1000箱……以前遠近聞名的窮鄉僻壤王瑪基村,如今已變為一個綠色、生態、農業多樣性的示范村。

    太陽剛出山口,64歲的密波才扒就上山查看蜂箱。“一斤蜂蜜賣70元,好多人直接來家裏買。”密波才扒告訴記者,從王瑪基到鄉政府,得走七八個小時。現在,公路通到村口,村民戶戶種核桃,家家養土雞、中華蜂、種魔芋,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以前王瑪基人逢年過節就比誰家堆的柴火多,比誰家殺的年豬大;如今比的是誰家的核桃樹多、蜂蜜好。”密波才扒説。

    産業散、弱、小,組織化程度低,精深加工與品牌培育滯後,農業龍頭企業量少質弱,帶動作用不明顯,一直是怒江州産業發展的短板。

    怒江州依托氣候、林地優勢,實施鄉村能手、能人帶動工程,引導農民群眾轉變觀念,發展高原綠色産業,唱響綠色富民新歌,種樹興果盤活山林,把自然資源稟賦轉化為經濟優勢。

    綠色産業遍地開花,美了怒江峽谷,富了百姓口袋。108萬畝草果、200萬畝核桃、30萬畝漆樹,在扮靚怒江峽谷的同時,兩岸農民群眾真正能夠靠山吃山。

    洶涌奔騰的怒江畔,古老的躍進橋古渡口,樹木蔥蘢,花草爭妍,一個嶄新的移民新區拔地而起。搬遷戶榮生客廳裏,聚在一起的搬遷群眾道出他們的新感受。

    “相信幾年後,日子會越來越好。特別是下一代,有良好的生活、教育、就業環境,與山上的條件完全不一樣了。”

    “剛下來時,還懷念山上的日子閒。時間長了,感覺就不一樣了,天一亮就睡不住。這裏道路好,做什麼都方便,打工機會也多,時間就是錢呀。”

    峽谷兩岸各族群眾居住分散,一山一村落,一坡一寨子。 “竹籬為墻、柴扉為門、茅草為頂的‘千腳落地房’,曾是當地民居的真實寫照。讓這些群眾挪窮窩、斷窮根,搬離大山,進城入鎮,是怒江發展的現實選擇。

    怒江州易地扶貧搬遷建設快速推進,創造了易地扶貧搬遷怒江速度、怒江經驗。今年底,10萬名貧困群眾將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到縣城和鄉鎮生活居住,並通過扶貧車間、勞務輸出、設立公益性崗位等實現就業,徹底改變怒江州建檔立卡貧困群眾居住差、生活難現狀。

    等不來、靠不來,幸福生活幹出來!

    3年攻堅,各族群眾思想大解放,傳統生産生活方式大改變,內生動力不斷被激發。目前全州各級幹部下沉一線,逐村逐戶攻堅克難。怒江州各族幹部群眾正在用自己的雙手,編織更加動人的大峽谷新美圖景。(記者 徐體義 李壽華 樂志偉)

[責任編輯: 胡安琪 ]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201381578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