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雲南省景洪市壩卡村:日光暖暖 閒庭信步

2018年05月29日 09:53:01 | 來源:雲南民族宗教網

  到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動龍鎮壩卡村的時候,已是晌午時分,心裏的溫度與陽光一樣漸漸灼熱起來。

  寨門在哈尼族人看來是對家園的守護,是人和鬼的分界。壩卡村的寨門兩側的寨神邦春和康德傲然挺立,共同護衛著這個哈尼村寨。側門的門柱頂上端放著兩個大葫蘆,哈尼人認為葫蘆能傳播福音,綿延子孫。寨門頂上九只白鴿神態各異,栩栩如生,寓意著和平、穩定和安詳。走過寨門,便踏上了祥和、安寧的凈土。

  我們來到村長家,一個寬敞明亮的小院,幹凈整潔,溫馨暖人。一棟小洋樓,貼上白色的瓷磚,現代中又保留了幾分哈尼特色。樓房的外墻上挂著大兒子的婚紗照,眼光中閃爍的全是幸福的光芒,就連旁邊的空氣也能讓人聞見幸福的味道。對面是一間瓦房,有了些年歲,生火做飯全在這裏,從這裏散播出來的味道是會讓人喉結鼓動,饞涎欲滴的。院心裏一張竹編的桌子,幾只竹編的凳子,玲瓏別致。哈尼族人的文化總是與竹子分不開,而哈尼族人的生活也與竹子一樣常年青翠,節節高升。坐在小院裏與村長閒聊,他指著院墻外的一棵酸角樹説現在已經可以吃了,我一時興起,沒見過酸角樹,非得去看一看。村長拿著平常摘酸角的工具——在一根長竹竿上繞上一根鐵鉤,我們就去摘酸角了。枝太多,葉太茂,用碩果累累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村長索性爬上樹去摘,輕而易舉,摘了很多扔下來,我去旁邊摘了幾個寬大的葉子,把撿來的酸角放在裏邊。像回到了小時候,那時的快樂與此時此刻一樣,簡單而純粹。坐在小院裏吃著剛從樹上摘下來的酸角,酸酸甜甜的,心裏像是抹了蜜一樣。

  等到太陽不是很辣的時候,我們在村長的引領下來到村子的民族文化廣場上,村長説每到節慶的時候這裏就是熱鬧歡騰的海洋,身穿民族服飾的哈尼人在這裏載歌載舞,笑語聲聲。民族文化廣場旁邊是村史館,村史館尚在修建中。等到建成,從裏邊的陳列中便可窺見一個村落、一個民族的文化簡史。

  從村史館出來,我們在村子裏閒逛,這個村寨與其他哈尼村寨不同的是基本上每家的房子都是庭院式的,圍墻、大鐵門,裏邊是兩層的哈尼族幹欄式建築或是小樓房。走到一戶人家門口,藤蔓花爬滿了鐵門頂端,有些枝條從上面垂下來,綠色的葉子,白色或紫色的花,院子裏邊三個漂亮的身穿哈尼族服裝的姑娘圍坐在一起,身後是一棟哈尼族的傳統民居。旁邊一個六十多歲的奶奶,在院子裏來回地走著,靜靜地聽著姑娘們的閒聊。剛洗完頭發,不時用梳子梳理著濕濕的短發,陽光暖暖地照在她的臉上,泛出年輪的光圈。那一瞬間想起小的時候手裏揮舞著大剪刀,躍躍欲試地想要給外婆剪頭發的情景。從大門往裏望去,像是一幅畫,一個久別的夢境。進去跟奶奶問聲好,發現奶奶家房子側面的墻壁上挂著很多具有東南亞風情和哈尼族特色的面具或者墻畫。有點驚訝,奶奶説這是她兒媳布置的,屋子裏還有很多。踩著木質的樓梯來到小樓上,哈尼風情迎面撲來,哈尼族服飾,長布袋,以及各種手工制作的工藝品。搖一搖馬蹄鈴,清脆的鈴聲有微微的回音。這只是一間民居,卻像一個小小的哈尼風情展示館,這個民族對文化的珍視、愛護和傳承潛藏在每個人的血液和骨髓裏。

  到了晚飯時間,村長邀我們去他家吃飯,幾個芭蕉葉拼湊成桌布,包谷酒、苦筍、臘肉、幾個忘記了名字的野菜,還有雞肉與大米熬成的粥。清風陣陣,香甜四溢。

  美酒佳肴會讓人忘卻時間,熱情好客的哈尼人會讓溫熱的感覺滲透進你的皮膚,隨著血液溫暖你的整個心房。(吳珮雲 張恒釗)

  鏈接:

  壩卡村隸屬景洪市動龍鎮壩卡村委會,距離動龍鎮20公裏,是一個屬半山區以哈尼族為主體民族的村寨,全村現有137戶617人。橡膠為其經濟支柱産業,有橡膠面積14000畝,其中已開割4000多畝,2014年人均收入8500元。現已完成的建設項目有:寨門、民族文化廣場、集貿市場各一個,太陽能路燈蓄水池50盞,垃圾池及焚燒爐2個,村內道路硬化5.7公裏。正在建設的項目是民族特色團結村寨,預算總投資150萬元,包括村史館、豬糞池的建設及擴建廣場等。

【糾錯】 [責任編輯: 康靜]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72003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