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用愛心耐心解開服刑人員心頭“千千結”——記元江監獄二監區警察張浪

2019年04月04日 15:32:31 來源: 雲南法制報

  “當時的他是一塊‘頑石’……”

  元江監獄二監區警察張浪在本子上寫下這句話時,想到了筆下的這塊“頑石”——服刑人員王某在習藝樓暈倒的場景。

  自暴自棄

  那天,服刑人員王某突然暈倒,在現場的警察將他送到監獄醫院治療時,王某醒了過來,他告訴醫生心慌、氣短、頭暈。在進一步檢查後,王某被確診為先天性心臟病和嚴重貧血。得知自己的病情後,王某開始自暴自棄,在日常改造中將自己完全封閉起來。

  “對他的教育轉化走了很長的路”……張浪繼續寫道。

  作為王某的責任警,找到解開他“心鎖”的鑰匙,是張浪的責任,也是監區的責任。為教育轉化王某,監區成立了攻堅轉化小組並制定了專門的矯治方案,同時為了王某的健康著想,監區還將其送到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治療。

  張浪第一次深入接觸王某,正是在送他去中心醫院治療的警車上。

  天氣很熱,封閉的車廂內更是異常悶熱。在隨手遞給王某一瓶水時,張浪發現王某的眼神中似乎有了一些與平日的冷漠不一樣的東西,于是張浪抓住機會,與王某拉起了家常。將王某送至中心醫院後,張浪叮囑王某,一定要聽從中心醫院醫生的醫囑,配合治療,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王某回到了監區,雖然話多了一些,但依然還是一副對什麼事都漠不關心的樣子,對他的教育引導還是難以找到突破口。

  找到症結

  在某次清監時,張浪在王某櫃子裏找到了一封家書。信中寫道,王某的弟弟妹妹在外打工,父母安好。但這封家書已經是2年前寫的了,而王某也很長時間沒有打過親情電話。

  在心理咨詢室裏,張浪約王某談話。

  “家裏安好嗎?”

  “弟弟妹妹在外打工,父母……不知道。”

  提到父母,王某的臉上顯出了愧疚之色。

  王某告訴張浪,他入獄後就一直沒有聯係上父母,在王某看來,父母肯定不能原諒他這個犯了罪的兒子。

  這是張浪與王某多次談話以來,王某情緒最為激動的一次。親情,或許就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的打開王某心結的“鑰匙”。

  王某多年未與家人聯係,想要聯係上他的家屬並不容易。由于拆遷,王某的老家早就搬離了,這也是王某一直未取得家人聯係方式的原因之一。在監獄領導的多方協調下,監區警察終于聯係到了王某的父母。

  打開心結

  “王某,會見!”

  接到通知時,王某有些不可置信,但能從他微微顫抖的雙手看出他內心的激動。在會見室,當看到弟弟的一瞬間,王某放聲大哭,跪在會見室久久不願站起。得知父母健在,一切平安後他方才平靜下來。

  會見結束後,張浪同王某進行了一次深入談話。

  王某雙親身患殘疾,家中經濟條件較差。為了減輕父母的負擔,王某在14歲時就輟學去當地的淘沙廠打工掙錢,他拼命幹活、努力賺錢。後來,他聽別人説去緬甸打工收入很高,于是在2003年去了緬甸,並沾染上毒品,最終走上犯罪道路。

  “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張浪聽完王某的傾訴後問道。

  王某説出自己的計劃後,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新生之路

  在隨後監獄組織的“心懷夢想 走向新生”係列活動中,王某踴躍參加,多次獲得監區改造之星和改造積極分子。而在去年的親情幫教活動中,王某與分離10余年的親人再聚首,他拿著減刑裁定書和弟弟妹妹抱在一起,當知曉父母對他所犯的錯已經釋懷,逢年過節都會在飯桌上給他留一個位置時,王某淚流滿面。

  王某在監區組織的一次演講中説道:“在我的親人都不知道我的身體如何的情況下,是監獄警官一直關心和陪伴著我,你們讓我知道了我並不孤獨。今後,我一定會腳踏實地,積極改造,用新生來回報警官們的良苦用心,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

  統籌推進“五大改造”新格局,讓每名服刑人員滌清罪惡、重獲新生,這是每名監獄警察的職責,也是他們每天都在身體力行的擔當。 (通訊員 元萱)

[責任編輯: 陳露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13461379497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