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文山監獄的高墻裏 有這樣一群心靈引路人

2019年03月11日 17:04:57 來源: 春城晚報

  

監獄警察用催眠療法為服刑人員進行心理疏導。

駐守監獄的心理咨詢師。

  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在鐵網高墻內工作,成天與監獄服刑人員打交道。他們有著雙重身份,既是心理咨詢師,又是監獄警察。監獄服刑人員承受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又長期與社會隔絕,心理問題成為影響改造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監獄心理咨詢師就顯得尤為重要。最近,記者走進雲南省文山監獄,走近一群監獄心靈引路人,看他們如何與服刑人員打交道。

  文山監獄裏有群“男阿姨”

  讓人心靈得到凈化,才是真正的改造。

  “讓人心靈得到凈化,才是真正的改造。”擁有國家二級心理咨詢證的黃恩剛,是雲南省文山監獄服刑人員心理健康指導中心的一員。如今,他已經在高墻內默默奉獻了13年青春。

  黃恩剛説,監獄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教育、改造服刑人員,而監獄心理咨詢師作為監獄人民警察隊伍中的一個特殊群體,承載著罪犯心理矯治的工作重任。除了日常監區管理工作,每天還要留意服刑人員的吃、喝、拉、撒、睡,從細節之處觀察服刑人員,用心去感受他們的傷痛、苦悶,幫助他們疏解心理問題,直至讓他們樹立正確的世界觀、價值觀和人生觀。黃恩剛詼諧地説,他們就是高墻內的“男阿姨”,是清除服刑人員“心理垃圾”的人。

  據介紹,大部分監獄服刑人員都存在不同形式及程度的心理問題,其中一些人甚至由心理問題發展為心理疾病。服刑人員的心理狀態,不僅影響其自身改造,還關係著監獄監管安全。因此,心理咨詢已成為服刑人員教育、改造工作中的一項重要內容。

  “啞巴”終于開口説話

  每當看到一個罪犯有轉變,心裏就特別有成就感。

  因犯盜竊罪被判12年的聞某,入獄後雖認罪、悔罪,但他認為法院判決過重,加之其文化水平較低,認知能力較弱,自卑心理嚴重,因此仇視社會,不服從管理。在改造期間,常因瑣事與其他服刑人員爭吵,甚至動手。同時,聞某還患有嚴重的焦慮症、抑鬱症,自殺、自虐傾向明顯。

  自2014年6月28日起,聞某不再願意説話,拒絕與任何人交流。如何讓他開口,成了心理咨詢師們的重要工作。

  首先,個案小組成員與責任警察給予其足夠的尊重與重視;為獲得聞某的更多生活信息,咨詢師們多次與其家人溝通,並利用“親情幫教”,通過其母親的情感接納,使之重獲精神寄托;此外,還特別安排積極、樂觀向上的服刑人員對其進行開導。

  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啞巴”聞某逐漸展示出對警察的信任,並終于開口説話了。同時,其焦慮、抑鬱症狀明顯緩解,自傷、自殘傾向已消除,改造態度大有轉變。

  黃恩剛説,每天面對服刑人員,無時無刻不關心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每當看到一個罪犯有轉變,心裏就特別有成就感。

  建監獄心理咨詢師人才庫

  讓他們在接受刑罰的同時,改變自己的認知,是我們最想看到的結果。

  在文山監獄,需要幫助的,遠不止聞某一人。經常有新犯人被送來,咨詢師們每天都要面對各種“硬骨頭”。

  服刑人員李某患有“癱瘓癔症”,咨詢師們從他注重親情的心理入手,把他白發蒼蒼的老父親請來;服刑人員孟某是個有名的“刺頭”,他生活在大涼山,不懂漢語,咨詢師們通過“親情幫教”,使他放下懷疑和對抗。

  在黃恩剛看來,罪犯固然可恨,因為他們的想法有偏差,認識有問題。但通過心理疏導,讓他們在接受刑罰的同時,改變自己的認知,是警察最想看到的結果。

  文山監獄一領導表示,在這樣一個特殊的工作環境下,提升監獄心理咨詢師的專業素質迫在眉睫。為此,文山監獄建立了心理咨詢師人才庫,對咨詢師擅長的咨詢方向進行細化分類,分類包括婚姻情感家庭、情緒管理、人際交往、危機幹預、親子關係、沙盤繪畫、個體咨詢、團體輔導、宣泄放松等20種。為了更好地掌握服刑人員的心理健康問題,文山監獄還分“人群”、分“季節”開展精準心理疏導,如情感應急類、婚姻家庭缺失類等。(記者 夏體雷 文山監獄 供圖)

[責任編輯: 張楠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1347137886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