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他坐在那裏,就像一座豐碑

2019年01月18日 15:01:49 來源: 法制日報

  “上身正直坐著,雙眼緊盯執勤臺。”這是監獄警察禹淩雲向世界告別的最後身影。

  2018年3月9日淩晨,雲南省官渡監獄三監區警察禹淩雲在執勤過程中突發疾病,穿著摯愛的警服犧牲在工作崗位上,年僅42歲。

  從警24年來,禹淩雲累計對服刑人員談話教育千余次,化解矛盾數百起,感化服刑人員百余名,喚醒一個又一個迷失的靈魂,轉化了一個又一個服刑人員頑固的思想。

  如今,禹淩雲走了,但他在工作生活中的點滴卻成為親人、同事及服刑人員心中永不褪色的記憶。大家總會想起禹淩雲犧牲在崗位時的樣子——他坐在那裏,就像一座豐碑,永遠屹立不倒。

  穿著摯愛的警服犧牲在崗

  在同事們眼中,禹淩雲的身體一直很健康,大家怎麼也不會想到,他會突然離世。

  3月8日16時30分,禹淩雲與平時一樣早早地來到監管區內,接班後與三監區值班領導魏昆、值班警察龔樂洋到監舍值班執勤。

  接班後的工作一如往常。禹淩雲和同事一起組織服刑人員晚間活動學習,服刑人員就寢後,他又逐一對監舍進行檢查,確保門窗等設施安全後才放心地前往二級分控平臺進行夜間值班。

  一整夜,監區一切如常。

  “老禹!老禹!快醒醒啊……”3月9日早晨6點半,龔樂洋看到禹淩雲仍保持著工作的姿勢——上身正直,雙眼緊盯執勤臺,可怎麼叫他都沒有回應。

  “我立即向指揮中心報告,尋求支援。”龔樂洋説, 聞訊趕來的魏昆等人立即將禹淩雲送往醫院搶救。

  不幸的是,一切努力最終都沒能挽救禹淩雲的生命。

  7時45分,醫生宣布:“禹淩雲心源性猝死。”

  吃苦耐勞忠誠奉獻不停息

  禹淩雲的父母都是監獄警察。在父母的影響下,禹淩雲從小就立志要當一名忠誠正直、敢于擔當、樂于奉獻的監獄警察。

  1994年,從雲南省機械學校畢業的禹淩雲接過父母的衣缽,成為一名光榮的監獄警察,一幹就是24載。

  初到崗位,禹淩雲發揮專業特長,在監獄技術崗位任職。馬玉明是禹淩雲當時的領導,他記得,那個看起來還有些稚嫩的小夥子很能吃苦,經常主動加班。

  2005年,禹淩雲調入一監區,成為一線包幹責任警察。通過迅速調整,加強學習,禹淩雲用最短的時間從技術人員變成了教育改造的“行家裏手”。

  官渡監獄一監區監區長尹利武是禹淩雲的老同事、老朋友,他深諳禹淩雲迅速成長的秘訣所在。“他骨子裏有韌勁,肯吃苦,不服輸,會默默地把每件事做好”。

  尹利武清楚地記得,禹淩雲在一監區工作的7年裏,經常下班後背著電腦回家,查資料、找方法,思考如何幹好工作。

  湯國慶是官渡監獄第三監區教導員,説起禹淩雲時幾度哽咽:“他時刻以黨員身份嚴格要求自己,不怕苦、不怕累,有事總衝在前面,不計較個人得失。”

  由于勤學習、專業素養強,2000年,年僅24歲的禹淩雲就擔任了業務中層領導。那時候工作條件艱苦,禹淩雲帶頭苦幹,憑著闖勁和韌勁攻堅克難,有時候忙起來,一個饅頭就著一杯水就是一頓午餐。

  今年3月1日,官渡監獄舉辦監區迎新晚會,禹淩雲能歌善舞的女兒為服刑人員百人合唱團擔任領唱。禹淩雲原本坐在臺下,因工作需要臨時回到監區值班。就這樣,他遺憾地錯過了女兒的那場演出。

  真情幫教溫暖高墻內外

  重點罪犯的教育改造是難啃的“硬骨頭”,但禹淩雲有自己的一套辦法,他總能和服刑人員找到共鳴,從一些小事切入,“潤物細無聲”地感化他們,因此被同事們稱為“小諸葛”。

  2013年,三監區收押了一名年輕的服刑人員楊某,他從14歲起就只身一人來到昆明“闖蕩”,幾乎和家人斷絕了聯係,認為“世界上根本沒有好人”,遇到禹淩雲之前經常不服從管理,違反監規監紀。

  摸清情況後,禹淩雲經常找楊某談話,關心他的生活和思想狀況。2014年8月的一天,楊某因闌尾炎手術外出住院,他的親人一個都沒有來看他,是禹淩雲一直陪在他身邊,守了三天三夜,讓他感動不已。

  不僅如此,禹淩雲還主動聯係楊某家人來監獄對他進行親情幫教,幾經周折,終于做通了楊某父親的工作,父子倆交流了大半天時間,親情的溫暖讓楊某進一步堅定了改造的決心。

  在得知禹淩雲辭世的消息後,楊某悲慟不已,一時哭跪在了地上。此刻説起禹淩雲,楊某的眼裏滿是淚水,很多次哽咽得説不出話來。

  如今,楊某變得主動配合管理,不再違反監規紀律,不僅獲得減刑獎勵,還學會了兩門職業技能,為將來出獄後在社會上自食其力奠定了重要基礎。

  類似的案例不勝枚舉,禹淩雲成功教育感化了一個又一個服刑人員,為他們走上人生正軌付出大量心血。

  2016年,禹淩雲所包幹的服刑人員王某在親情電話中得知兒子考上了北京某重點大學,這讓他興奮不已。

  “兒子的學費從哪裏來?”短暫的喜悅過後,王某很快陷入了憂愁。連續好幾天,他都情緒反常,不言不語,這引起了禹淩雲的注意。

  禹淩雲主動找王某談心,得知這一情況後,同樣為人父的禹淩雲十分理解王某的心情,他發動全體監獄警察捐款,自己帶頭捐了500元。

  孩子的學費總算湊夠了,但卻錯過了學校的報名時間。禹淩雲在網上查找到該大學的聯係方式,向校方誠懇地説明了情況,校方決定破例為孩子保留一個星期的報名時間。為了讓孩子和家人能夠盡快趕到北京,禹淩雲不加思索地為他們訂了機票。

  其實,禹淩雲的家境也不富裕,他工資不高,他的愛人長期在家照顧小孩,沒有收入。

  如今,王某已經刑滿釋放,還找到一份安穩的工作,一家人的生活逐漸回到了正軌。

  “當時王某的孩子已經因為無錢上學回到老家準備復讀,很難想象如果沒有禹淩雲的幫助,孩子明年是否還能考上這麼好的學校,王某又是否能夠安心在監獄裏接受教育改造……”官渡監獄三監區副監區長賈明濤參與了整個過程,説到此處,人已哽咽。

  古道熱腸樂于助人的暖男

  禹淩雲是個人盡皆知的“暖男”,他就像一棵大樹,撐起了和諧家庭,溫暖了同事鄰裏。

  禹淩雲生前有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妻子在家相夫教子,10歲的女兒活潑可愛。

  禹淩雲懂技術,愛鑽研,家中的任何事情,他都喜歡親自動手操辦。知道女兒喜歡唱歌,他就動手改裝了一套音響。家裏的每一樣家具,包括房頂的燈泡,都是他親手安裝的。

  對家人如此,對同事亦然。

  “我21歲就認識了師父,到現在9年了,師父突然走了,感覺親人不在了一樣。”説起禹淩雲的離去,一監區警察周維瞬間紅了眼眶。

  2009年,周維大學畢業後考入官渡監獄進入一監區工作,在不知如何管理服刑人員的迷茫階段,是禹淩雲手把手地將他帶入了工作正軌。

  除了工作,禹淩雲在生活上也給了周維許多關懷和幫助。

  “前幾年,從單位回家的路不好走,交通也不方便,每次想回家,只要師父不上班,他都會開車把我送回去。”周維永遠也忘不了,禹淩雲每次送他之後再從反方向回家的那一幕幕情景。

  只要同事有事,他總是隨叫隨到,第一個站出來。因此,同事們都親切地稱他“禹頭”。

  “他經常幫助身邊的同事。”同事魏昆紅著眼圈説,就在禹淩雲去世當天,其警服的上衣口袋裏還裝著同事馬武泉的醫保卡和身份證復印件。原來禹淩雲打算下班後去幫馬武泉換二代醫保卡,可惜沒能去成。

  禹淩雲的古道熱腸也造就了和諧的鄰裏關係,在他家小區,誰家電腦壞了、網線斷了,誰家要買個電視、冰箱,都會請他幫忙維修或出主意。

  舍小家顧大家,苦自己樂眾人。多年來,禹淩雲用燃燒自己的熱度溫暖了身邊人,澆灌出一個個幸福燦爛的笑容,留下一段段感人至深的追憶。

  向豐碑敬禮榜樣精神長存

  5月的昆明繁花似錦,街道上的藍花楹和三角梅開得正盛,可官渡監獄裏卻再也沒有禹淩雲忙碌的身影,只有他犧牲時坐過的那把椅子還靜靜地擺放在值班室內。

  時至今日,妻子李劍仍然很難接受禹淩雲離世的事實,“想著他還能推門回來,家裏處處都還有他的氣息,感覺天都塌了。”

  在禹淩雲家的電視櫃中央,醒目地擺放著他工作時用的水杯,上面有他的警號,水杯旁邊是一張全家福,一家三口笑得格外燦爛。

  “又見官獄櫻花開,不見故人音容現,長水連雨低聲泣,花伴雨落戰友別。”官渡監獄警察李曼玲的一首哀悼詩感人淚下,其他同事也紛紛以各種形式表達對禹淩雲的哀思。

  得知禹淩雲離開的消息後,三監區的四名服刑人員懷著悲痛的心情寫下了“一封信”——“我們可親、可愛、可敬的禹警官,您怎麼能這樣就走了呢……我們不能為您獻上一枝花,鞠上一躬,只能在心中一遍遍地想著您的音容笑貌……”。

  三監區全體服刑人員自發為禹淩雲哀悼,很多服刑人員當場痛哭失聲,甚至有出獄後的服刑人員,聞訊後不辭千裏趕來昆明要見上敬愛的“禹警官”最後一面……

  禹淩雲犧牲後,司法部、雲南省司法廳和省監獄管理局負責同志通過各種方式對其家屬進行看望慰問。3月23日,雲南省監獄管理局追授禹淩雲“全省監獄係統優秀共産黨員”稱號,並決定在全省監獄係統開展向禹淩雲同志學習的活動。

  “禹淩雲把一生奉獻給了他熱愛的工作,以後我們就是他妻女的親人,擔負起為她們遮風擋雨的責任。”官渡監獄監獄長張國志説。

  一路走來,禹淩雲雖沒有驚天動地的舉動,卻始終堅定不移地履行著監獄人民警察的光榮使命,他用生命踐行了對黨和監獄事業的無悔誓言,他的事跡折射出監獄人民警察的崇高與擔當,是新時代監獄人民警察的偉岸豐碑與光輝榜樣。(記者 蔡長春 王宇 石飛)

[責任編輯: 陳露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77545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