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追記雲南省建水監獄警察楊國喜生前故事

2019年01月18日 15:01:49 來源: 法制日報

  他,不顧身體有病,晚上堅持到監獄值班備勤。當走進備勤宿舍一個小時候後突感脖子至胸口疼痛難受,本想請假休整的他想到同事們都下班回家了,于是他堅持下來,不料半夜他還是被病魔無情的折磨,再也沒能站起來。這是47歲的雲南省建水監獄一監區三級警長楊國喜留下的最後身影。

  2018年3月20日,楊國喜突發主動脈夾層疾病倒在了監獄備勤崗位上,經搶救無效永遠離開了他最摯愛的工作崗位上。

  4月25日,《法制日報》記者走進建水監獄,促膝聆聽楊國喜的同事、親人講述他生前的故事。

  春風再美也留不住他的笑

  四月的建水,春意盎然,建水監獄辦公大樓門前綠樹成蔭,百花盛開,但監獄警察職工們卻沉寂在失去戰友的悲痛中。

  “監區長,我身體不舒服,可能要住院治療兩天,向你請個假,今天的監區會議,我不能參加了。”一監區監區長楊成剛悲痛的回憶説,沒想到,這竟這為了楊國喜和他的最後一次告白。

  楊成剛清晰記得在楊國喜辭世的前一天(3月19日),是監區服刑人員學習日,楊國喜和監區同事普金昌忙前忙後張羅著將服刑人員送到教育中心上課後,又帶著服刑人員張某到會見室會見。

  “他本身有高血壓,加之比較胖,兩趟跑下來,我見他有點吃不消了就勸他要不要休息一下,可他卻説‘我休息了不全你幹了,沒事,咱一起幹吧’”普金昌告訴記者,日常工作中,楊國喜總是第一個身先士卒,所以,同事們把他呼之為“老黃牛”。

  2015年五月的建水迎來炎熱的酷暑,室外溫度接近40度左右,可楊國喜卻每天都堅持在服刑人員勞動改造第一線,認真履行著現場管理的職責。

  “就算年輕警察也難堅持站那麼長時間,可44歲的他往往一站就是兩個小時左右。”楊國喜徒弟張強説,一站下來,楊國喜已是汗流浹背,可他沒有任何怨言,總是笑著説黨員就應該多做一些。

  可如今,春風再美也留不住楊國喜那張熟悉的笑臉。他中道而殤,匆匆告別了他摯愛一生的監獄事業。

  樂于奉獻勤奮工作感人肺腑

  楊國喜樂于奉獻,勤奮工作的背後絕非偶然。

  《法制日報》記者採訪了解到,這得益于他從小生長在監獄警察世家的生活環境有關。

  楊國喜的父母親和哥哥妹妹都是建水監獄警察,從小對他們的崇拜,讓他對監獄警察心生向往。

  1989年,19歲的楊國喜在紅河州技工學校畢業參加工作,成為建水監獄的一名工人。1996年6月,當了七年工人的他因為工作表現突出,被建水監獄推薦到中央司法警官教育學院學習。

  1998年7月,楊國喜通過考試,實現了當監獄警察的願望。

  “他每天來單位比別人早,回家比別人晚。”曾和楊國喜工作時間接觸最多的八監區警察王雲生告訴記者,每天7時10分,楊國喜準時來到監區辦公室上“裝備”,佩戴好4公斤左右重的單警裝備,便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工作上,楊國喜始終牢記身為警察的責任,忠實履行自己的崗位職責,兢兢業業地做好本職工作,他在崗期間從未發生責任事故,有他在就讓人放心。”建水監獄政治處主任李坤介紹説,他還記得2016年8月初,楊國喜在四監區工作期間,發現服刑人員儂某憂心忡忡,在他幾經追問下儂某向他道出了苦衷。

  原來儂某家住紅河縣阿扎河鄉,地屬貧困地區。其父親2005年因車禍一條腿已截肢,其母親則早已病故,其奶奶也已是垂暮之年,家裏完全失去了勞動力。

  “楊國喜向我反映後,監獄領導立即組織相關人員與其親人取得了聯係,並組織警察職工捐款,同時啟動服刑人員困難幫扶基金為儂某家屬送去了一萬余元幫扶資金,消除了儂某的不穩定情緒”李坤表示,楊國喜總是善于從細節入手,從日常工作中發現服刑人員的細微行為變化,及時掌握他們思想動態,有針對性地做好個別教育,消除了服刑人員的思想顧慮,幫助多名服刑人員走出困境。

  用關愛點燃艾滋病犯求生的欲望

  2007年12月,雲南省監獄管理局決定在建水監獄三監區(現八監區)試點集中關押、治療、改造艾滋病犯監區。

  消息傳來,引起一片震動——“艾滋病是絕症,無藥可治,艾滋病傳染性很強,唾液、蚊子都能傳染,一時間,人們‘談艾色變’”時任八監區監區長高飛告訴記者,作為三監區的老黨員楊國喜找到自己表示,工作再危險、再困難,也總要有人去幹,他願意留下來在八監區工作,他一幹就是六年。

  既然選擇了,就不後悔。愛學習的楊國喜在高飛等領導的帶領下,通過聽專家講座、查閱資料等方式學習艾滋病防治知識,逐漸對艾滋病有了正確認識,減弱了“恐懼心理”,並對每一名病犯的病情都有了掌握。

  今年33歲的邵某是雲南省德宏州芒市人,因犯搶奪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2012年投入建水監獄八監區服刑改造,而楊國喜成為了邵某的管教警察。

  “邵某身染艾滋病,全身上下都有皮屑掉落、血跡滲出,其他病犯都不願和他在一個監室,加上他刑期還長,邵某的改造壓力非常大,兩次企圖自殺”高飛告訴記者,第一次準備上吊自殺的邵某被楊國喜發現後,及時隔離談心初見成效,而第二次企圖自殺的場景至今還記憶猶新。

  那是2012年夏天的一個晚上,邵某突然用頭撞擊窗戶玻璃,頓時頭部鮮血直流,楊國喜及時趕到,控制住了邵某,並和同事王雲生等人一同將其送往醫院治療。一陣忙活後,大夥才發現楊國喜身上已沾染很多邵某的血液。

  當時邵某叫囂説“我想死了,你們要管我,我就把艾滋病傳染給你們!”事後檢查因為防范及時,萬幸楊國喜沒有被感染。

  “其實每個人都有求生的欲望,而監獄警察需要用關愛這根火柴去點燃它。”高飛説,從那以後,楊國喜告訴他自己決定拿下這個“刺頭”。

  為幫助邵某,楊國喜多次找他談話。

  “你這麼年輕,人生才剛剛開始,從哪裏跌倒就要從哪裏站起來,給自己爭口氣,好好改造爭取減刑,早日回歸社會……”

  經過不斷地耐心溝通,邵某終于講出了心裏話:“當時認為得了絕症,反正活不長了,而且家人親朋好友也都躲得遠遠地,心裏就想著死了算了。沒想到你們這麼關心我。就憑你們對我這麼好,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楊國喜用真誠和努力焐熱了一顆浪子的心,邵某從遵守監規、服從管理開始,一點點改變。之後,邵某成為改造積極分子,先後2次獲得減刑,即將刑滿出獄。

  “‘我們雖然不一定能延長他們生命的長度,但我們可以努力幫助他們拓展生命的寬度,讓他們有活下去的勇氣和信心,讓他們有尊嚴地活著’。”高飛介紹説,楊國喜生前談及此事,多次這樣表示。

  “非常感謝楊警官沒有放棄我,這輩子我都忘不了!”面對記者的採訪,邵某眼含淚花,他説,“楊警官一路走好,安息吧!”

  “我們失去了一位優秀黨員和戰友,是建水監獄事業的巨大損失。”建水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余世國無比痛惜地對記者説,楊國喜人雖然走了,但他用生命鑄就的時代警魂,將永遠被建水監獄全體警察職工永遠銘記與傳頌。(記者 石飛)

[責任編輯: 陳露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77545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