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州市 教育 社會 圖片 經濟 服務 雲南故事 雲南青年説融媒報道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昆明網紅直播基地越來越多

2020年06月28日 09:12:29 來源: 昆明日報

  搶抓直播風口 培植網紅經濟

  昆明網紅直播基地越來越多

  6月18日,“雲南省級新媒體直播基地”建設在昆明啟動。

  “雲南互聯網新零售網紅直播基地”落地晉寧。

  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以及自媒體平臺的不斷發展,網紅代表人士已成為具有重要社會影響力的一支新生力量。他們不僅在引導、組織網絡輿情等方面具有獨特優勢,也逐漸形成産業鏈,創造出越來越高的經濟價值。近年來,網紅經濟已成為促進和重構傳統經濟産業的重要力量。有關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網紅經濟市場規模超過5000億元。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網紅經濟”對銷售雲南綠色食品、打造旅遊目的地、穩固脫貧攻堅成果等都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雲南也在努力搶抓風口,培植網紅經濟。從企業自主經營到政府主導建設,越來越多的網紅基地落地昆明。

  “異軍”突起

  雲南這些網紅你知道嗎?

  臘排骨、酸角糕、雲腿酥、竹筒飯、蘸水辣……打開自媒體博主“滇西小哥”的視頻,可以看到這些雲南特有的美食,正在被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粉絲喜歡著。澳大利亞媒體AWOL説:“‘滇西小哥’的頻道讓世界迷上了雲南。”

  名叫“滇西小哥”的網紅博主,是個地地道道的雲南姑娘,來自雲南保山。2017年,她從外地回到家鄉,開始通過拍攝視頻方式宣傳雲南美食。通過她的視頻,不僅可以看到美味誘人的酸木瓜魚、鮮花餅、景頗舂菜等,還能感受最淳樸的雲南特色風情。視頻中,雲南明媚的陽光、熱鬧的潑水節、鄰裏溫馨的鄉村,讓無數網友心馳神往。

  截至目前,“滇西小哥”的粉絲數已突破千萬,自2018年9月開始在YouTube上傳視頻至今,已積累510萬粉絲,全網單條視頻平均播放量1500萬次。

  除了美食,美景也是雲南網紅博主的“寵兒”。喜洲古鎮的油菜花、海埂大壩的紅嘴鷗、玉龍雪山的牦牛……這些是旅行博主“初一”鏡頭下的雲南。“我是一名平面模特,之前只是在抖音上發一些拍攝花絮,後來發現大家很喜歡,就正式開始成為一名旅行博主,拍攝雲南的美景。”“初一”是昆明人,她的視頻不同于以往宣傳片式的拍攝,而是加入時下年輕人都很喜歡的“仙女風”,充滿“人美”“景美”的清新、治愈風格。這樣的風格,也吸引了很多人在看過“初一”的視頻後,紛紛來雲南打卡。2019年,“初一”成為抖音人氣網紅旅行家第一名,以及“區域美好發現官我為雲南景區代言”第一名。

  雲南網紅博主儼然成為整個網紅市場上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他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宣傳和推介雲南,助力雲南發展:

  ——“滇西小哥”走紅後開始發展自己的電商品牌,雲南蘸水辣、雲南紅糖、雲南甜白酒、滇式雲腿酥等美食真正變成商品銷售出去;

  ——“雲南小花”通過直播,幫助農戶銷售500多噸水果,被央視評為扶貧電商新模式的帶頭人;

  ——“陳翔六點半”位列2019年中國網紅榜單第三名,視頻中融入了雲南的方言、滇劇文化、特色地標等元素,讓雲南的傳統文化在新媒體語境中獲得新生……

  搶抓風口

  雲南建設網紅直播基地

  “這些雲南網紅博主是一筆豐厚的資源,如何找準抓手、規范引導,讓‘網紅經濟’為雲南經濟社會發展最大化賦能顯得尤為迫切。”昆明市政協委員鐘毓説,將“網紅經濟”模式嫁接地方經濟,通過政府的主導、培育和宣傳,推動地方經濟發展,已有很多成功案例。

  作為網紅經濟第一城的杭州,早在2008年就出現了第一批網紅,並很快進入由單一的個人IP向職業化包裝運作的階段。今年,浙江省政府聯合阿裏巴巴發布“春雷計劃”,明確線上銷售和線下市場結合起來,提出在全國産業帶聚集省,每省打造100個淘寶直播産業基地。特別是疫情防控期間在線消費暴增,直播帶貨逆勢增長,杭州商務部門和主要官員開始關注杭州經濟的市場容量和規范管理問題,預計網紅經濟的標準體係、統計體係、監管和政策體係都會逐步建立起來。

  雲南也在努力搶抓風口,培植網紅經濟。今年以來,共青團雲南省委廣泛開展了“團播雲南”新媒體平臺助力脫貧攻堅活動,攜手“雲南共青團宣傳工作推廣大使”薇婭開展“公益助農·消費扶貧”活動,3款優質産品的銷售額達386萬元,其中10%的銷售額將用于雲南省9個未申請摘帽貧困縣的脫貧攻堅工作,助力9個縣順利實現脫貧摘帽。

  從企業自主經營到政府主導建設,越來越多的網紅基地落地昆明。今年5月,“雲南互聯網新零售網紅直播基地”落地晉寧區,作為昆明首家直播電商網紅孵化基地,將致力培育出一批“為家鄉帶貨、為晉寧代言”的新型人才。6月18日,“雲南省級新媒體直播基地”建設在昆明啟動,將打造成為雲南省內新媒體電商公益和公共服務平臺,為省內外優勢信息技術企業培育雲南省新媒體電商新業態提供平臺和體係支撐,推動新媒體與實體企業融合共生,助力鄉村振興,助推雲品出滇,助力推進雲南綠色能源、綠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三張牌”和數字經濟全面融合發展。

  意見建議

  制定激勵措施最大化賦能

  僅靠幾個網紅基地的建立,顯然是不夠的。鐘毓認為,雲南目前的“網紅經濟”模式為從有需求的農戶、經營主體或者政府機構發起,通過尋找相關的聯係中介渠道和專業人士對接網紅,這種方式相對單向和被動。

  “只有極其頭部的網紅才能有比較長的生命周期。大多數的中部網紅,在直播平臺上火的時間不超過7天。”在鐘毓看來,近期以來的直播帶貨,雖然在短時間內吸引了很多人關注雲南的産品並下單購買,但一場直播結束後,卻難以形成用戶粘性,後續的産業鏈不能跟上,就無法長期從“網紅經濟”中獲取紅利。

  鐘毓建議,相關部門應該制定規范管理措施,建立和引進對接平臺,對昆明市的相關優惠政策進行宣傳,讓供需雙方在平臺上實現精準對接,降低溝通成本,也便于監管和引導。一方面,針對網絡人士的輿論影響力,制定管理措施,以建立的“網紅經濟”示范區、“網紅經濟”産業園區和“網紅公會”中的黨組織和共青團組織為引領,加強對網絡代表人士的引導,傳遞正能量。另一方面,參照廣東、上海等“網紅經濟”發展前沿的城市,以昆明市優選出的2~3個試點,建立和引進對接平臺,深挖昆明市網紅價值,由市級財政建立專項獎勵資金,對具有示范效應的平臺進行獎勵。同時,制定“網紅經濟相關人才”引進和培養政策,吸引優秀的相關人才助力“網紅經濟”發展。

  從網紅主播的角度來説,“滇西小哥”和“初一”都認為必須在內容上下功夫,只有真正優質的內容才能留住粉絲,從而延長生命周期。“滇西小哥”通過視頻吸引粉絲後,立足雲南特色,用産品承載內容,建立自己的品牌,希望通過自己的品牌,帶動更多的雲南特産走出雲南,讓更多人愛上雲南;“初一”也期望相關部門能為像她一樣的旅行博主搭建一個平臺,對接更多的雲南景區、民宿等,從而將旅遊産品帶貨融入其中,讓雲南網紅為雲南旅遊發展發揮更大的作用。(記者 陳雯)

[責任編輯: 丁凝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11391719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