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政法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行業 專題 服務 州市 雲南故事 新媒體

“黑馬”《無名之輩》有另一個結局

2018年11月20日 13:37:19 來源: 新京報

圖/視覺中國

  在剛剛結束的一周(11月12日-11月18日)內地周票房累計達10.9億,再創新高。11月累計票房已逼近25億大關(同比全年漲30.3%)。11月進口大片陸續降臨,扎堆上映,罕有國産影片的身影,《毒液》幾乎以一己之力將之前市場的饑渴填補。就在業內外都將希望放在進口片“救市”、“升溫”的情況下,本以為國産無片可看,但原屬“無名之輩”的小成本影片《無名之輩》殺出重圍。極高的品質讓本片迎來了一次超級逆襲,票房分析師羅天文甚至預測,本片很有可能突破3億票房。連貓眼專業版也將預測票房成績抬高到3.8億。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導演饒曉志,解析故事靈感和劇本創作等“逆襲”根緣。

  票房

  逆襲“毒液”“神奇動物”

  上映首日,《無名之輩》一如它的片名,排片佔比絲毫不佔優勢,13%的排片佔比,幾乎僅是《毒液》和《神奇動物2》的三分之一,11月16日單日兩部頭部影片都卷走8000多萬票房,《無名之輩》僅收獲917萬票房,可謂非常慘淡。隨著口碑發酵,次日大盤也發生了改變,該片雖説排片佔比下降到了10%,但單日票房上漲到2527萬元,上座率26.4%,明顯高于《神奇動物2》(上座率19.8%)。周日單日票房繼續攀升,收獲3224萬排名第三,上座率超越了《毒液》和《神奇動物2》。與此同時,豆瓣評分也從上映首日的8分飆升至8.4分,(高于《紅海行動》8.3分;僅次于《我不是藥神》9分)。至截稿前,《無名之輩》上映4天票房達8000萬。

  從事院線工作多年的影院經理李玉霖表示,“近年來有很多影片和《無名之輩》很像,在類型局限和娛樂性的前提限制下,叫好容易叫座難,但《無名之輩》的質量和口碑實在太硬了,這是繼《瘋狂的石頭》後最成功的多條敘事影片。”羅天文則認為,“在前期觀眾期待值不高,甚至不看好的情況下,最終他們的觀影體驗大大超出了預期,這樣物超所值的感受會將更多的觀眾大力推進到影院,還會刺激觀眾線上線下的傳播,可能接下來的環境會讓《無名之輩》開始更華麗的逆襲模式。”羅天文提到,現在《無名之輩》很有機會能夠突破3億票房,這會成為近年來此類影片的首次逆襲,這樣也會給很多小片創作者極大的信心。

  故事

  靈感來自堯十三《瞎子》

  2016年,饒曉志和演員章宇去英國參加愛丁堡國際戲劇節,結束之後一起從倫敦飛回北京。登機之前,章宇喝了些酒,在飛機上睡著了。饒曉志有點恐飛,就開始聽歌,“正好聽到堯十三的《瞎子》,章宇推薦的,我一直反復地聽,感覺聽到了鄉愁,一種排山倒海的感覺就來了。我跟十三也説過,聽到那首歌之前我覺得自己都沒有鄉愁。”饒曉志在聽《瞎子》之前,已經聽過堯十三的《寡婦王二嬢》等一些歌,但是《瞎子》卻把他聽出了惆悵。

  在此之前,饒曉志的記憶中從來沒有過鄉愁,對故鄉的情感沒有那麼濃烈,“甚至有時候是一種羈絆或者約束,我們這些小鎮青年總是認為故鄉有一些裝不下自己的情懷和夢想,但在聽到那首歌之後,覺得某些東西其實就在你的身體裏,一直沒走過,就是那種感覺。”所以,饒曉志就想創作一部電影,故事背景設定在自己的家鄉貴州,講述自己熟知的人和事,“包括我、章宇、陳建斌、大潘(潘斌龍),都是這麼長大的,都不是大城市的孩子。”最後,《瞎子》成為電影中的一個插曲,導演還邀請了詞曲作者堯十三在影片中本色出演,在路邊抱著吉他邊彈邊唱,與整個影片的氣質極為契合。

  劇本

  把每個人物都做到實處

  一開始導演是想做一個眾生相的東西,劇本是按照四個獨立故事寫的,之間沒有彼此的關聯。但是導演也提出了一個目標,就是把時間設定在一天之內,只是到了最後四個故事走到了一條線上。于是導演就找到拍《你好,瘋子》時合作的編劇雷志龍,一起聽堯十三的《瞎子》,大家一起聊成長過程中遇見的一些人,看看他們有沒有特別可愛的地方,就拎了一些人物出來。任素汐演的馬嘉祺這個角色,就是從她與導演之前合作的話劇《蠢蛋》中拎出來的,但故事完全不一樣。

  在創作過程中,作者開始慢慢尋找四個故事間的可能性,由原先四個彼此獨立的故事變為多線索交叉敘事。這種轉變,對導演來説最困難的部分是“如何在一天的時間把事件堆積起來,讓大家看到他們的前半生。”而導演的做法是把每個人物都做得很扎實,通過人物的邏輯和目的去找他們可以相交的可能性。電影雖然講述一天之內發生的故事,但我們卻能看到每個人物的前史:馬先勇(陳建斌飾)因為自己之前的過錯,承受著妹妹和女兒的埋怨,死皮賴臉地活著;馬嘉祺(任素汐飾)彪悍毒舌的背後卻有著極度的脆弱;胡廣生(章宇飾)一心想當大英雄,幹大事,年少時殺死眼鏡蛇的英雄事跡卻是個自己已經忘懷的謊言……

  劇本創作了一年時間,直到開機時都還在修改。整個影片的風格也延續了導演一直追求的荒誕喜劇的路子,讓觀眾笑中帶淚,“我們做荒誕喜劇還是按照正劇拍,主要以人物內心的走向和規定情境為主。”

  結局

  章宇恨導演沒讓他“死”

  影片最後,陳建斌、章宇、潘斌龍三人飾演的角色巧合地出現在一輛救護車上,緊張對峙下,章宇開槍射中了陳建斌,章宇被捕。其實,這個故事曾經有過另一個結局:章宇飾演的胡廣生被亂槍打死。

  導演説,章宇特別喜歡這個結局,作為演員他特別想讓胡廣生在裏面死掉,覺得這是一種圓滿。但對導演來説,這不是圓滿,所以沒有讓他死,“對我來説,他打在馬先勇身上的那一槍,其實就是打在他自己的身上。後來章宇非常痛恨我,有一次喝多了還説我為什麼不讓他死。”(周慧曉婉 滕朝)

[責任編輯: 胡安琪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01376193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