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政法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行業 專題 服務 州市 雲南故事 新媒體

在《見風》裏認識演員劉昊然

2018年11月19日 13:57:53 來源: 新華網

  他是《北京愛情故事》裏青澀稚氣的宋歌,他是《唐人街探案》係列電影裏帥氣聰慧的秦風,他是《妖貓傳》中驚艷的白鶴少年,他是《瑯琊榜之風起長林》裏鮮衣怒馬的少年將軍……四年,八個角色,且大多可圈可點,他是演員劉昊然。

演員劉昊然(出版方供圖)

  在北京Pageone書店裏見到劉昊然,米色背心、白色運動鞋,戴著眼鏡、清瘦斯文,像是剛從課堂上趕過來的學生,和屏幕印象中的少年相差無幾。一臉陽光,好似冬日裏的一杯暖姜茶,又似清新拂面的一陣春風。但是開口説起話,你會發現,這個生于1997年、已入行四年的年輕人已然是大人模樣。

  17歲,仍在北京舞蹈學院附中學習的劉昊然,被挑中出演《北京愛情故事》正式出道。18歲,他獲得了人生中的一個重要角色——《唐人街探案》中的高智商少年“秦風”。20歲,他推出了一本自傳隨筆《見風》,書名的靈感就源自“秦風”。“年輕人本身就像‘風’一樣,東奔西跑,有很大的不確定性。20歲能寫出什麼?一開始我也在猶疑。這本書不是想講什麼大道理,只是分享我的生活、思考的片段,隨筆式的記錄。這個書名和我的文字風格比較貼。”劉昊然説。

《見風》,劉昊然 著

  磨鐵圖書出品

  《見風》裏記錄了劉昊然人生中的很多初次:初次離家外出求學,初次備戰高考,初次試鏡、初次拍戲,初次陷進角色裏哭到崩潰,初次對自己的作品感到沒有底氣……看過書的讀者粉絲最多的評價是“理智、清醒、少年老成”,這樣的評價也常見于他的合作者口中。

  很早就進入劇組拍戲,進入工作的狀態,劉昊然覺得成熟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劇組裏的人都比自己年長,必須得讓自己保持一個很成熟男性的樣子,不能隨心所欲。而且劇組有規范的工作流程,我是其中的一塊磚要保證規整性,尤其是在緊張的拍攝階段,那種時候呈現出的狀態可能就比較成熟。”

  但劉昊然覺得這層成熟底色更多來自家庭環境的影響,書裏他回憶與姐姐之間的成長趣事,姐姐大他11歲,上小學時姐姐已經大學畢業,像一位大家長似的管著自己。“小時候我看的書大部分都是她的,像《紅與黑》《追風箏的人》《擺渡人》……差不多沿著姐姐看書的軌跡走了一圈。爸媽也是在用教育姐姐的方式教育我,所以,你看現在的我,是不是90後的年紀、80後的心態?!”聊起家人,劉昊然笑意滿滿,表情不由得更生動起來。

  對于成長,劉昊然似乎既有迫切也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他笑説,雖然還沒從中戲畢業,但也是入行幾年的藝人,算是步入社會工作了。“《見風》是寫給20歲的我,也是寫給之前和之後的我。這個年齡正處在現實和夢想碰撞和摩擦的階段,書裏既有少年飛揚的東西,又有沉下來思考的內容,這種衝突可能讓大家覺得我少年老成。希望等我30歲時再翻開它,依舊不會顯得那麼的稚嫩。”

  談起自身職業、從事的行業、未來的道路,劉昊然都有清晰的認知和超越年齡的成熟思考。近年來,影視市場的IP熱度不減。劉昊然突然發現,現在改編成影視劇的熱門IP在初、高中階段幾乎全讀過,包括2018年自己拍完的網絡作家江南的《九州縹緲錄》。聊起知名網絡作家與作品,他如數家珍,對這類角色的熟悉讓他“能看到劇本改編與原作之間有沒有劇烈的衝突,也能很清楚地知道這個角色適不適合我。”

  當下的IP改編影視劇市場,制作上偏重演員對作品的加持,但劉昊然卻認為演員能夠給IP加分的項並沒有大眾想像中那麼大。他很清醒的意識到,IP作品的優勢是它已經有了受眾群,但這個群體更多是認書,而不是演員、導演、創作團隊。“如果改編得好,會收獲比原創劇本更多的掌聲,但改得不好也會收到更多負面情緒。所以對演員來講,IP作品是個雙刃劍。”

  劉昊然在書中也坦承,此前有一些大IP的戲找過來,給出的條件讓人心動,投資很大,在很好的平臺播放,完全只需要裝酷耍帥就可以了,但最後想想還是推掉了。他希望能夠更踏實一點去選擇戲,選擇適合自己的角色,每一部都能夠有所成長。

  劉昊然笑稱自己有一個優秀品質是“懶”——就是歇得下來!過去三個月一直歇著,讀書、騎車、考駕照、看劇本……雖然休息,但仍處在不斷吸收的狀態中。“這與學習專業知識不一樣,這是一個在生活裏沉淀的過程。以前學跳舞的時候,老師常教導説要‘松而不懈’,我現在就處在放松而不是松懈的狀態,很喜歡。”

  業內有句話叫“做演員要藏”,拍完《最好的我們》《唐人街探案1》後,剛上大一的劉昊然“藏”了近一年,瘦了20斤,而之後接拍的《妖貓傳》《建軍大業》《瑯琊榜之風起長林》呈現出的狀態與此前已明顯不同。“一個演員的爆發往往是在沉寂一段時間之後,如果我一直拍一直拍,大家不會明顯感覺到我的變化。”劉昊然認真分析著“藏”的好處。

  這像是他在書中寫道的:當每次覺得自己學到的東西已經無法再繼續支撐下去的時候,就想停下來,想重新去學習,想去充實自己,想讓自己變得更“重”一點。

  “如果能在20歲的時候,知道自己有哪些不足,還能有時間去彌補,將是一件很幸運的事了。我希望自己有足夠的運氣與足夠的勇氣,去見到命運裏不同的風。也期待在未來的日子裏,能夠被這些涌動的氣流雕刻成不一樣的山川與河流。”劉昊然説。  (採寫/王志艷)

[責任編輯: 胡安琪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01376171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