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政法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行業 專題 服務 州市 雲南故事 新媒體

提升了國産電影競爭力 青年導演成長起來了

2018年11月17日 14:43:32 來源: 光明日報

  電影《西遊記之大聖歸來》海報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電影《繡春刀2:修羅戰場》海報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文藝觀潮】

  經過十余年的高速增長,中國電影業取得了令世界矚目的成績:銀幕數世界最多,觀影人次、故事片産量、票房總數世界第二。市場迅速擴張,僅依靠張藝謀、陳可辛等成熟導演的創作明顯無法保證長期有效的內容供給。令人欣慰的是,在青年導演扶持機制、資本對中國電影的青睞、市場擴容為産品提供的巨大空間以及電影人才形成渠道多元等因素的作用下,一批青年導演成長起來,為中國電影市場提供了類型豐富的産品,提升了國産電影的競爭力。他們和前輩一起,不斷創作兼具藝術效果與時代情懷,富含文化基因、核心價值的精品力作,去充盈每天增加的銀幕,讓票房的增長更具文化價值和社會意義。

  代際更迭 給電影生態帶來嶄新氣象

  改革開放至今,我國形成了幾代導演群體共存的創作局面。當初,第五代導演因對傳統文化的深刻反思以及對影像美學的強烈追求,而在年輕時一鳴驚人,産生世界級影響,為中國電影引入了以代際命名導演群體的方式。20世紀90年代以來,管虎、賈樟柯、陸川等年輕導演又以獨特的現實視角、富有探索的影像語言,再次在海內外影壇引起關注。第五代、第六代導演人數較少,作品又具有突出的電影藝術和文化特徵,成了較易辨識和標明代際的群體。

  但第六代後出現的青年導演,無論在教育階段還是創作階段,由于市場的不斷擴大和電影攝制與傳播技術及環境的變化,並沒有太多時間和空間去進行影像美學實驗,就紛紛走向了市場。這一青年導演群體不僅數量上遠超過第五代、第六代導演,而且大多數初始便以商業美學的多樣方式來生産電影,難以形成可辨識、穩定的文化審美的代際特徵。六代後,代際命名無法延續。不過,正是這些新人導演加入,和前輩導演們一起保證了高速增長的中國電影市場的本土份額,促進中國電影類型的不斷成熟並更加適合融媒體時代觀眾的文化消費需要。

  人才孵化 為行業進步蓄積蓬勃生機

  中國電影教育和生産機制的開放多元是這群青年導演能迅速成長的重要原因。中國每年生産故事片七八百部,其中不少是處女作。這些初試牛刀的導演出身五花八門,不再限于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等傳統專業重點院校,李睿珺、畢贛等均來自地方院校;很多導演轉行自編劇、攝影等其他行當,比如丁晟、肖洋、曾國祥;影視明星轉行當導演的更是俯拾皆是,像徐崢、吳京、黃渤;還有來自非電影業的名人,比如張嘉佳、吳克群等;更有一些導演學成自海外,如張大磊等。

  青年導演扶持政策和各種青年導演扶持平臺無疑是青年導演快速成長的因素。從當初的“青年導演資助計劃”到當下的“中國電影新力量論壇”,相關政府部門對青年電影人的扶植力度和影響作用不斷加大;作為當下創辦最早、規模最大的青年電影人推介平臺,中國電影家協會的華語青年影像論壇每一屆都吸引眾多業內人士的關注;由中國電影導演協會主辦的青蔥計劃至今舉辦了三屆,其扶持的作品已取得了入圍國內外電影節的豐碩成績;阿裏影業、騰訊影業等影視制片公司也為青年電影人提供各種財力、物力上的支持;賈樟柯、寧浩、黃渤等知名導演、演員自覺擔負起人才發掘培養的工作,前輩提攜後輩、科班出身者扶持跨界新人;FIRST青年電影展、吳天明青年電影專項基金以及一些省市的青年電影人扶持活動,辦得有聲有色;長春電影節等傳統電影節紛紛轉型,將目光聚焦在青年電影人身上,很多海內外電影節的創投環節也為青年電影人提供了親近觀眾的機會。中國已初步形成影視高校培養、扶持平臺助力、投資主體接棒,多方協作、多元融合的青年電影人成長生態環境,為中國電影未來發展蓄積著蓬勃力量。

  創新探索 為産業良性發展保駕護航

  中國電影正在向全年總票房600億元的目標衝刺。如此規模引領全球增長速度,令人驚嘆,也存在困難和挑戰,而青年導演群體正是助力電影市場擴張、保證産業良性發展的重要力量。

  首先,青年導演已是為市場提供內容的重要力量。第五代、第六代導演被世人所知多是因獲獎。與前輩不同,青年導演更多的是以市場成功獲得業界認可。尤其自2014年始,青年導演進入群體力量爆發階段,每年均有多部作品票房大賣,甚至進入年度票房前十的榜單。可見,青年導演已經成為市場繁榮的重要創作力量。其次,青年導演一直身處現實主義創作的主力陣容中。他們最初的作品一般屬于小成本制作,多與自己的成長記憶有關,帶有對社會、人性的深度思考。即便成名之後,獲得的資源越來越多,他們的社會責任感和藝術探索力也未曾消減。再次,青年導演不斷對電影的類型與形態創新探索,讓電影生態更為豐富、有層次。徐浩峰的作品讓武俠電影呈現冷峻硬派的獨特風格;烏爾善的作品以工業化生産、品牌化建設使中國魔幻電影創作向前邁進一步;董越、忻鈺坤的作品豐富了犯罪片的敘事形態;田曉鵬、劉闊的作品以高品質吸引成人觀眾,促使動畫電影由針對低幼群體創作向全年齡層覆蓋轉變;青年導演的創作還助推方言電影和少數民族電影的發展,讓多元文化得以呈現與傳承。

  逐漸成熟 中國電影後繼有人

  青年導演已成為中國電影産業的重要力量。但由于資歷尚淺、經驗有限,他們的作品在制造文化熱點、輿論焦點,以藝術新方法、工業化運作和市場化生産獲得票房成功的同時,藝術質量、思想內涵、社會影響等方面仍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間,尚無法完全滿足中國觀眾日益增長的文化需要。有些青年導演發揮不穩定,個別影片一鳴驚人,但大多數的作品反響平平。有些人藝術功力不足,拍攝手法和敘事技巧不甚純熟。還有些人在商業與美學的天平上掌握不好平衡,創作方向容易被資本邏輯、明星效應與粉絲經濟帶偏,落入一味地進行話題炒作、過度娛樂化的窠臼。所以,我們在為青年導演群體的崛起感到歡欣鼓舞時,還應對“如何提高青年導演的藝術生産力,才能可持續性地為觀眾提供更多更好的電影作品”的問題進行深入思考。

  對此,加大對青年電影人才的培養力度,已成為行業共識。成熟穩定的政策市場環境,已為青年導演提供了豐富的資金支持、堅實的體制保障和廣闊的發揮空間。在此基礎上,我們還可以進一步打開思路,從電影工業體係的完善、觀眾欣賞水平的提升、電影藝術批評的介入、良好輿論環境的營造、國際交流活動的舉辦等方面入手,給予青年導演更多的幫助。而青年導演應加強學習和實踐,努力提高自己的專業能力、文化素質、思想高度和認識水平。面對資本誘惑,保持冷靜頭腦,不忘藝術初心,搞清楚“拍什麼”“為誰拍”“跟誰一起拍”,踏踏實實投入創作,心無旁騖打磨作品,這樣才能使拍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經典成為可能。

  當下的中國電影已擁有5萬多塊銀幕和龐大觀影人群。接下來,其發展若想更上一層樓,進而對世界電影格局産生深遠影響,我們就需要持續、優質的內容生産。這離不開足量的成熟導演群體,更需要青年電影人才有序的梯隊建設。只有中國電影業形成良好的青年導演成長機制,擁有一大批富有創造力和文化品質的青年導演,才會讓這即將成為世界最大的電影市場不只停留在“世界最大”,而穩步向“世界最強”邁進。

   (作者:譚政,係中國文聯電影藝術中心研究員、博士)

[責任編輯: 石光良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131376136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