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政法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行業 專題 服務 州市 雲南故事 新媒體

秦昊:做演員給觀眾靈魂觸動是很牛的事

2018年11月12日 14:37:30 來源: 新華網

  “這部戲,導演、劇本、對手演員都ok,跟我想傳遞給大家的東西落差不會很大。”這是秦昊接下電影《你好,之華》的原因。“傳遞”是秦昊選擇“演員”的理由,在秦昊眼中,觸動觀眾的靈魂,影響關于的思想是做演員很牛的事也是最幸福的事,正如他少時被《教父》觸動一般。“觸動”是秦昊選擇角色的標準,在秦昊眼中沒有商業片和文藝片的劃分,只有人物、故事是否打動人的區別。《你好,之華》是打動秦昊的電影。

  遺憾但溫暖的愛情故事

  《你好,之華》由岩井俊二執導、編劇,陳可辛監制,周迅、杜江、張子楓、胡歌等參演,講述了由一場同學聚會引發的一段青春往事。秦昊在片中飾演尹川,“一個‘失敗’的作家”。對于作家的身份,秦昊並不陌生,“平時會接觸很多,我太太也是女作家,所以生活中積累的素材還挺多的。”“尹川”的身份不陌生但“尹川”經歷的情感,秦昊並不熟悉。“這種情感如果放在十年前,我是演繹不好的,因為尹川與之華之間的情感我不了解。當人生閱歷有些積累的時候,才會知道,原來還有一種感情不是曖昧,不是愛情,是到了一定年齡才會明白的東西,其實尹川跟之華之間就是這種情感。”經過歲月歷練的秦昊,人生變得厚重,情感變得濃鬱,之如電影中的情感。

  電影中的情感很復雜,有“青春”、有“錯過”、有“殘忍”、有“溫暖”、有“揪心”、有“釋然”,更有“遺憾”,“遺憾在很多人眼裏是殘酷的但很多時候也是很溫暖的,比如在《你好,之華》裏呈現出來的。”對于電影,秦昊坦言故事比角色更加打動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之南”的畢業演説。“她跟同學們説,我們終于畢業了,我們未來的人生很長,我們可以實現我們的夢想。你在那一刻聽,是一個感受,幾十年以後,在她經歷了她幾十年的人生以後,再聽這段話,每個人的感觸是不一樣的,那個感觸是有力量的。”

  影片中秦昊與“之南”的人生擦肩而過,與“之南”的愛情停留在他的書《之南》中,與之華的碰面沒能帶來與之南的再次相遇,只能陰陽相隔,“這是一部關于遺憾的電影”,但遺憾之後的故事“是很溫暖的”。

  書信是可以存在的

  《你好,之華》雖然與《情書》是完全不同的人物和故事但依然被稱為《情書2》,是因為影片中的重要道具“書信”。影片通過多線“書信”往來推進劇情,串連人物,將三代人的故事娓娓道來。“書信”這個充滿年代感的信物讓影片散發出濃濃的文藝感,讓片中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變得有質感,但正因“書信”的年代標志性太強,也讓秦昊對故事的信任感和代入感心存擔憂。 “我跟導演聊過,寫信的人真的太少了,基本上沒有了,都被電子郵件取代了,我們還呈現這樣一種東西,會不會影響到大家對故事的信任感和代入感。”但秦昊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找到了“書信”可以存在的理由。“我太太每次過生日會希望我能給她寫一封信,她可以不要任何物質方面的東西但是希望我能給她寫信,覺得這個是最珍貴的。因為我有親身經歷,讓我相信了寫信在這部電影裏是可以存在的。”

  拍岩井俊二的戲很疲憊

  “很疲憊,拍他的戲是正常工作量的兩到三倍。”這是秦昊談跟岩井俊二導演合作的感受,“他很嚴謹認真,一個場景,一場戲會拍很多遍。有場戲是在街上走,在街上走完後他就等到天黑,然後再走一遍,因為他也不知道是要黑天的還是白天的,工作起來疲勞度很大,很累。但是每次你看到監視器,看到他呈現出的畫面,你就覺得説算了,還是挺值的。”

  雖然拍戲很辛苦,但也有讓秦昊開心的事,“這次跟周迅合作是多年來願望的實現,之前有很多次可以合作,但都陰差陽錯沒有實現,終于通過這部戲可以碰一下,合作起來也很開心。”

  一場不知道怎麼演的戲

  影片中有一場秦昊與胡歌見面的重頭戲,這場戲重要到陳可辛導演親自飛到現場觀看,但這場戲卻讓秦昊發出“這怎麼演”的感慨。

  “這場戲特別有意思,劇本大概有五六頁,這五六頁所有的臺詞都是他(胡歌)的,我的臺詞大概只有兩到三句,我就只能看著他演,我就想這怎麼演啊。我們看不到監視器,我和胡歌都沒有把握,我們出來以後看到陳可辛導演,導演豎大拇指,我們就想,這場戲應該過去了。演完大概就20分鐘。”

  做演員幸運也幸福

  相比電影中青春的遺憾,現實中秦昊是幸運的,“我小時候就想成為一名優秀的演員,我現在還在做我想做的工作,在這條路上我還有選擇的空間,所以我覺得我是特別幸運和幸福的。”之所以幸福是因為演員讓秦昊享受到嗨點,“我接收到的東西傳遞出去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這是我很享受的嗨點。”

  而40歲的年紀在秦昊眼中正是演員的黃金時代,“18歲到20歲的時候,我演《教父》,演阿爾·帕西諾,演馬龍·白蘭度,我當時就想你看我呈現出來的多牛啊,但是現在回頭看就覺得特別幼稚。那個時候拼命想演一個成熟的男人,但是就像小孩過家家。我之前的作品也都是往成熟了演,現在我終于到了這個年紀,我不用演了,這才是我看那些演員帶給我的魅力,所以這是我作為演員的黃金時候。”

  作為演員,秦昊不趨名赴利,“我沒分商業片和文藝片,很多商業片打動不到我,很多文藝片的故事角色真的是能打動我。”作為父親,秦昊像其他爸爸一樣簡單普通,“每天送孩子去上學,回來彈彈鋼琴然後吃飯,中午接女兒放學,下午陪孩子上鋼琴課,帶著孩子去散步,晚上跟全家吃飯。”只是無論多忙碌,他都會給自己留出時間“看場電影”。(文/楊瑩瑩)

[責任編輯: 丁凝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11376009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