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政法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行業 專題 服務 州市 雲南故事 新媒體

蔣雯麗:怕被説裝嫩 幸運能演到老

2018年11月01日 13:18:5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霸王別姬》中的小豆子娘,出場短短7分鐘,演繹出一個出生底層妓女的悲涼淒楚;《立春》中的王彩玲,出身平庸,外貌醜陋,即使有著夢想,卻還是散落在冷漠和惆悵的世俗人際之中;《金婚》中的文麗,青年時熱戀而俏皮,中年時疲憊而疏離,老年時沉穩而堅定,在青春韶華裏坦然老去,卻留給眾人一個留戀回味的身影……

  就在同時代女演員逐漸退居幕後之時,蔣雯麗卻又帶著新作回到觀眾面前,化身《正陽門下小女人》裏的徐慧真——雖然開播後為了角色減齡的大“柔光”引來意料之中的吐槽,但正如周迅最終用演技拯救了《如懿傳》,蔣雯麗也迅速用實力説服了批評者。

  對于爭議,蔣雯麗淡笑著説:“演年輕確實很難,害怕觀眾覺得我們裝嫩。但我覺得能夠從年輕演到老其實是非常幸運的事情。因為在這樣的角色裏頭,你能表現出對角色的駕馭,年輕的時候演出年輕的精彩,年紀大也演出年紀大的那種溫柔與沉穩。”

  即便塑造過各種類型的女性,蔣雯麗依然為徐慧真著迷,“她是我沒有演過的角色,我基本上像看教科書一樣學習怎麼經商。”生活高于劇本,而《正陽門下小女人》對生活的高度還原,真實而鮮活的故事,深深地吸引著蔣雯麗,“電視劇《阿信》裏女主人公也不是一個女強人,但她有著自己的人生智慧和為人處世的方式,最後收獲了成功。《正陽門下小女人》中,徐慧真待人接物的智慧和處事方式也是她成功的關鍵,是這個女人身上特別讓人著迷和覺得敬佩的地方。徐慧真身上很多東西讓我重新看待女性、看待生活、看待社會,這對我來説也是一個全新的體驗。”

  對于蔣雯麗而言,這一次除了年齡跨度大,還有一個實際困難,就是説北京話。一個安徽人要演北京戲,方言本身就是一大難題。播出後,果然也有很多觀眾提出蔣雯麗的口音讓人出戲。實際上,在拍攝時劉家成導演並沒有刻意追求北京口音,反而告訴她:“男的説北京話沒事,覺得特爺們;女的一説北京話就不好聽,因為特別多兒化音,顯得油。”導演這一番話讓蔣雯麗放心不少,但即便如此,她還是盡可能地跟劇組的其他老北京學習,以求自己跟角色更加貼近,“就盡可能地把她的語言稍微往兒化音找補。即便這樣,劇中有些臺詞,比如那些排比句、菜名等等,要一連串説出好多,就像説相聲一樣,特別燒腦。”

  戲裏的徐慧真在事業上是大女主,戲外的蔣雯麗卻是一個熱愛生活的小女人,享受著自己的小確幸,“我是挺願意做一個小女人的,收拾收拾家,然後帶帶孩子,弄弄這些事情。對我來説,這是非常享受的事情。”(記者 楊文傑)

[責任編輯: 潘越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21375741641